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博文
崔阿姨是老妈大学期间的室友,也是那时她最好的朋友,崔阿姨是来自吉林的朝鲜族姑娘,可能因为同是北方人,又同为少数民族,所以她和老妈关系特别融洽。家中至今还有她们俩在大学时的合影。照片上,两位英姿飒爽,当年才20出头的女兵,充满了朝气,表情上现出的是军人的自豪和对未来的向往。 大学毕业后,老妈分配到了基层,开始了一个又一个国防基地的测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作者:顾春军 1981年,那年我9岁。一个春天的傍晚,我所在的张家口宣化县北庄子村响起了汽车的马达声,那天晚上停电,全家人在煤油灯下喝着小米稀粥,吃着蒸土豆,突然村干部带着三位解放军战士背着背包到我家。 此前,就有村干部带着军人到我家“号房”,说是有解放军要来训练,需要住在村民家里。我家住的是窑洞,虽然只有三孔能住人的,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丁宁是在北京市乒协注册的运动员,在全运会和全国比赛中也是代表北京出战。 马上要年满27岁的丁宁其实是黑龙江大庆人,父母都曾经是专业运动员。她从小喜欢乒乓球,为了让她能在水平上有更大的提高,母亲有一年把她送到了辽宁的少年乒乓球培训班,正是在这里,幸运的丁宁遇到了从北京来选材的甄久祥教练,而后就被甄教练带到了北京,进入了什刹海体校。 这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其实不是别人,就是我的小姑姑和小叔叔,我父亲的妹妹和弟弟
我姑姑按岁数应该是70届的初中生,她的生日是9月2日,当年北京的入学生日是卡在8月31日,家里觉得只差这么两天就要晚一年上学,实在是太耽误孩子了,于是用尽了各种办法,终于让她上了学,因此成了69届的。她当时是整个年级里最小的一位。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北京的67,68,69三届都是上山下乡,而70[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2017-08-06 19:14:27)
这几天,随着观看庆祝建军90周年的阅兵,几坛网友们也在在热议>。这支曲调气势磅礴,旋律流畅奔放的歌曲,充分体现出了一种坚毅豪迈,勇往直前、无坚不摧精神。听到这熟悉的旋律,就会让人们,尤其是我们这些有过军旅经历的网友们为之激动,感慨万千。 第一次学唱这首歌,是我四岁的时候,而教我唱这首歌的,就是我的母亲。 那年,母亲从西昌基地回内蒙探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7-03-26 20:28:30)
我的姑姑在北京和平解放前的1948年,是北京女一中的初二学生,在学校里参加了共青团,解放后就理所当然地成了当年的地下党员。 因为和姑姑家来往不多,所以也很少和她谈起过这段经历,我问过她,那时做地下工作是不是很危险?得到的回答很出乎意料。姑姑说,当时的大气候是共产党迟早要得天下,所以即使是在学校里表现出一些进步倾向,也没什么人会去报告,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人生中第一次看歌剧,是在总后礼堂看空政文工团演出的歌剧。记不清是哪一年了,只记得那时我刚从内蒙来北京不久。 这个剧是由湖北省歌舞团在1959年10月作为向国庆十周年献礼剧目而首次进京演出的,然后红遍祖国大地,几乎是家喻户晓,人人皆唱。 文革时期,“洪”剧因为被指是为歌颂贺龙而被禁演了数年,文革结束后才被解禁,有好几个文艺团体重排了这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7-02-08 18:34:04)
一年一度的春节过去了,从传统上讲,过了正月十五的元宵节,这个节日才算结束。庆祝春节,不仅是在迎接新年的到来,也是难得的一次家人团聚,共享亲情的时刻。看看每年春节前的客运高峰,那上千万的游子走在回家的路上,就知道这个节日对我们中国人多有重要了。 在我的记忆中,真正过春节的那几年还是在上小学前,住在内蒙古姥姥姥爷家的那些年。尽管我父母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奥运刚结束的那天,一个突如其来的出差让我在不到八个月中又第二次回到了国内,更巧的是,这次出差的最终目的地离我的老家,四川西昌不远,所以顺道回去探访那些既记不住名字,也弄不清关系的亲戚们也就成了理所当然之事。好在一年中我们最重要的那个节日刚刚曲终人散,人去楼空,让我少见了很多的人,省去了许多的应酬,不然面对着那些过于热情的族人们,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今晚以平常心看奥运女排决赛,无论结果如何,都能接受。 经过郎导多年的调教,中国女排已经从低谷中走了出来,不仅在近年的世界级大赛中屡获佳绩,更重要的是以朱婷为代表的一批新生代选手已经日趋成熟,成为中国女排的中坚力量,可以预期的是,今后几年,直至下一个奥运周期,中国队应该是有能力保持在世界排坛的前列和夺冠的主意竞争者。 塞尔维亚队也是10[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