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博文
麦仔痛失父亲后,悲痛逾恆,性情大变。他不想说话,埋头在铁路线上死命工作,收工后倒头便睡,天亮起身出门,接着出力出汗甚至出血,他没感觉,无所渭。唯手脚一停下来,思亲的痛苦无边,却让他泪水难干,无法忍受。 他未满15岁,心想离娶妻还太早,先在外面多飘荡几年再说吧!于是在父亲的骨灰盒里加了个夹层,把那两块金叶子放了进去。过了一段日子,在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很快,大半年的日子,相对平静地过去了。 阿韶和钟凌,却没能好好地享受二人世界。 房子完工那一晚,阿韶回来,见钟凌一脸满足地歪睡在地,好笑地把他扶好睡正,再盖上薄被。她自己一个人,屋里屋外地看着,开心傻笑了好一阵子,躺在他身边,很快也睡着了。他俩在憧憬中,各自甜睡。 第二天,曙光初现,起床号远远地在矿区响起。钟凌猛然惊醒,看到阿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阿韶和钟凌辨明方向,决定往旧金山相反的方向走,这样或者可以避开麦哥和他手下追捕的人马。天时已近黄昏,他们看到路上有几个华人,挑着担子往荒芜的山区走。他俩赶上去打听,原来这些人来自广东四邑,正挑着全部家当,准备去蒙大拿州的铜矿找工作做。钟凌问:“金山的金矿呢,都没有工做了么?”被同伴唤为通哥的年长者,叹了口气,放下担挑,用浓重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阿韶六岁那年,她妈妈意外离世已经有好些日子了,爸爸还是很伤心,晚上回到家,什么话都不想说。只有看到天真可爱的女儿,才会露出一点浅浅的笑意。阿韶其实也很伤心,特别想妈妈,只是不想让父亲看出来,她现在只剩下爸爸了。天暖回潮,喜阴喜水的小花儿次第开苞:茉莉花,鸡蛋花,白兰花,米仔兰。。。在长洲的街头巷尾,湿气里总飘着淡淡的花香。快到清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麦仔谢过他,低着头进门去。那个名叫亨利的主管正站在窗边,他穿着考究,华衣洋服,上唇还留着两撇胡子,看样子是精心打理过的,与工地那些胡子巴渣的粗鲁汉子比起来,相当不协调。他穿着三件套的紧身西装,转过身来,尖脸大肚,竟让麦仔联想到乡下常见的大田鼠,低头差一点就笑出声来。 亨利看着眼前衣衫破烂的少年,皱起了眉头:“你想来这里工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8-21 11:21:32)
麦仔扶着一拐一蹶的麦爸,慢慢地往山上爬。因为藏金处在一块大石头后面,每见到一块大石,麦仔就用兴奋的闪亮的目光转向父亲,麦爸总是笑着摇头。身子虽累,看到儿子如此高兴,又身强体壮,颇觉欣慰。一路走,一路认着自己以前留下的标记,是一个刀刻的中文的“八”字。这座山不算太高,但是延绵广阔,远远地一直通到外州。而他们所处的这个山头,怪石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大学时期写的英文,全是为了应付老师们的功课。有几篇作业,虽然被当作范文在课堂念,现在却一点也想不起到底都写了些啥:)反正是交功课哈,文字通顺,字数过关也就差不多了:)) 唯有上美国历史101的那门课,写的那第一篇的RESEARCHPAPER,让我一直念念不忘。 我甚至还记得那时初夏的天色,去学校时走的那条LOCAL小路,两边都是红砖的旧楼,有杂货小店,也有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6-24 19:01:41)
第八章掘金当麦哥还是麦仔的时候,只是长洲城里一个无所事事的街头小混混。母亲早年病故,父亲为了赚钱通常出洋在外。麦仔不喜读书,更不喜耕田务农,至于做家仆,侍应,打手之类的辛苦低薪工作,他更加看不上。他特别聪明,从九岁开始,靠了父亲每年辛苦从海外寄来的几个钱,天天在街上溜达。每逢有大戏看,新的食肆开张,盲公出现讲古仔,谁家的猫仔走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5-28 13:58:04)
鸟儿的喃昵,清晨的阳光,把阿韶弄醒了。张眼一看,钟凌正靠在树上,长腿直伸到树屋的另一面,睡得正香。阳光隔了树叶,把他的俊脸映得生动而柔和,正如那日在他的小船,让她看痴了,心跳莫明。低下头,自己居然在他怀里睡了一夜,立时羞红了脸,急忙想转身,这下把钟凌也弄醒了。 他看到自己竟然环抱着心上人睡了一夜,又喜又羞,赶紧把手抽回来,一边低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5-25 04:21:21)
阿韶躲在房间的最里面,心里茫然一片。这是两层洋楼里最高最远的一间,小得只容得下一张小床。唯一的窗口用两根木条,钉成一个大大的X字,显是怕有人跳窗潜逃。 那年轻男子兴奋地关上门,双眼发亮,一步两步跨到她身旁。她双手捂脸,想大哭,想尖叫,想立时撞墙死去不再受罪,可是她的双手被他用力拔开。她不想看来人,转脸泪眼婆娑间,她看到了窗外的一轮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