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enwei

我在耶和华的手中要作华冠,在我父神的手中必作为冕旒
博文
(2018-04-26 11:30:00)
不知道谁说的,要抓住男人的心,要先抓住他的胃。我觉得这话有道理,也没有道理。因为管制儿子玩游戏,这小子就厌烦我。在金手指的博文里,我讲述了那个伤心的往事,这里就不啰嗦。为了笼络儿子的心,我决定一有钱就带他吃好吃的,他是百分百的小馋猫!我们从开始楼下的天津包子、台湾小吃到康大周围的各色小餐馆再到蒙特利尔唐人街上的强记小吃、小肥羊火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4-25 11:32:37)
有很多年我和欢乐绝缘-我有时觉得生活一片空白,我停靠在空白的港湾,没有什么能够温暖我、激励我、吸引我。人生似乎就是为了走向死亡,回归太虚。有时我觉得生活像一条没有尽头的黑暗隧道,不能转身,也不能换道,因为黑压压的一片,完全看不见方向。只能拼命往前爬,希望亮光就在前面,出口就在不远处。但出口和亮光到底意味着什么呢?对于我而言就是发自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4-24 18:45:27)
20岁那年,我很爱美。留着过膝的长发,经常需要到校理发店里洗和吹。和店里的理发师渐渐熟悉起来。有一次买了一袭白衣白裙,很仙里仙气地跑到理发店弄头发,心里想这头发再飘起来,我的回头率绝对百分百。 小李很熟练地洗好吹好我的头发,他提议把我头发盘起来,他说古代女人不都是云髻半偏地很迷人吗。我从来没有盘过头发,被他说动了,就耐心地等他把我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4-24 18:16:36)
我在路上自顾自地走,突然掉进一个坑里。我在坑里又哭又叫,咒诅这挖坑的人和这害人的坑。在坑里挣扎很久,终于爬上来了。 我在路上迷迷糊糊地走,远远看见一个坑,不由得想起上次一不留神掉进去的悲惨境地,不禁悲从中来,感慨命途多舛,形只影单。就在我缅怀过去,怨天尤人的时候,又掉进坑里。这次坐在坑里懊悔-怎么远远地看见了,又掉下去了呢?想过去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4-23 20:58:55)
当亚当和夏娃因为偷吃禁果被上帝赶出伊甸园的时候,手搭凉棚往流放之地一看,不禁大放悲声,觉得没有办法活下去。上帝答应送给送给他们两个礼物,帮助他们面对大千世界的不测风云和千辛万苦。第一个礼物是睡眠-当疲劳、困乏、孤独、无聊、饥饿、潦倒的时候,都可以用这个礼物来重新得力。睡一觉海阔天空。第二个礼物是眼泪-当伤心、失望、绝望、失落、无助、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4-22 20:38:30)
亲爱的姐妹们,婆婆要和先生一起回来啦。如何能够让她开心,我也不难受。愿众姐妹多多给建议。比如怎么吃、到哪玩?我婆婆特别能干,特别看不上我做家务的能力。每次来住3到5个月,都要亲自教我洗碗、扫地、洗被套、和面、包饺子、洗这洗那、做这做那。我不爱学,也学不会。那个时候,我周一到周五出差,就是周末回来侍候一下。现在要天天面对太后,心里有点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4-22 14:15:07)
在我认识的女人中,每一个都爱比较,但敢于赤裸裸把它说出来的只有2个。 比比谁更美 第1个是我们固高家属院的酒窝美女小玲子。那时我们都是十二三岁,她常常把我拉到镜子前面比一比谁更完美。她非常喜欢自己的酒涡和皮肤。我非常喜欢自己的眼睛和眉毛。那时我们的皮肤都很好,无斑无痘,细腻光滑。她总是说:”我的比你的好那么一点点,我只有一个斑,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8-04-22 11:36:01)
我是一个本来特别爱说话,喜欢发表自己意见的人。可工作上的挫折,家庭里的冲突,朋友间的误解,让我的话越来越少。现在我经常自己和自己说说话,和天父说说话,也想和与我一样平凡朴素的陌生人说说话。 四十岁之前,我不喜欢运动。体育课上所有项目都不及格的记忆,让我把痛苦、失败、丢脸、被人耻笑和运动锻炼联系在了一起。我喜欢读卢云的书,当时看见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4-21 17:22:44)

我的成长从落地蒙特利尔开始。漫长的冬季里遇到形形色色的人。讲讲和他们相遇的故事。 机场捡回来的一家人 我们在蒙特利尔机场等待联系好的人来接我们。他是天津人,是一个新移民网站的活跃分子。我在网上联系上他,答应给他带烟交换机场接机。后来我们还见过一面。等他来接我们的时候,看到机场同一架飞机上还有六七口人,都是新移民。大家一一打了招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8-04-21 12:54:02)

1997年1月28日,我结婚啦。当时还是学生,刚刚从哈尔滨做完毕业论文回到上海。结婚的原因主要有2点:一是先生要带我回家见他父母,我潜意识里觉得他父母可能会反对,不如先斩后奏;二是我们经常吵架打架,在一起已经很不开心。我当时的想法要么结婚,要么分手。这个决定不知道是对是错。那时候的我心智根本不成熟,最多也就是十三、四岁的程度。我想那年的春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