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longlyrunner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第五天:禅,和走山的古典与浪漫 湖水碧绿清澈,一眼见底。冷风习习,吹得湖面波光粼粼,也吹得汗湿的身体阵阵发冷。吃完袋子里的三明治,还是冷得发抖。从树荫里换到正午阳光下,并不温暖多少。手机攥在手里,却一点儿不敢松懈。 眼前,是今天目的地Champex-Lac。这个小城依着湖。湖不大,也不算小。湖畔有步道长凳。步道上有人散步、有人跑步。一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第四天:轻摇滚中的单人行 早餐前,到客栈露台来张快影。栏杆上的鲜花,是阴沉的清晨里最抢眼的装饰。 早餐后,匆匆和Theresa回房快快收拾,小跑着赶往车站搭7:53的班车。哪想公车站离客栈还不近。紧赶慢赶,还是迟到了3分钟。前后望望公路,车影子也没见到。 车站牌后转出来John,面色凝重----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不着急,你们没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第三天:大雨中的钢琴曲 昨晚,睡得很不好。 大通铺好几十人,夜里上厕所的络绎不绝。亮眼的头灯不时在眼前晃来晃去。我们铺位靠门。开门关门,劈啪作响。让人睡不安稳。因为气味,不想用客栈毛毯。专门把背着的睡袋拿出来铺上。睡袋局促,也不舒展。清早,天还不亮,对面床铺马来西亚走山团一大票人就乒乒乓乓起床收拾。说好早餐六点半开饭,看看表,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第二天:歌声里,遇到个姑娘 山里,天亮得晚。起床时,窗外还一片昏暗,寒气却浸入骨髓。昨晚恨不得下楼上了三四回厕所。不过,也确实有了效果。昨天的肌肉酸痛好了不少。 早餐,和Simon一桌。每人面前几大坛坛罐罐:巧克力酱、蜂蜜、黄油,还有一块肉肠加一小碗cereal。自己要了热可可,入嘴,远没有美国那般的甜。于是加糖加蜂蜜。又在面包上抹了厚厚黄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第一天:一扎啤酒惹的祸! 因为时差,晚上睡得不好。 早早起来,最后一番检查。在房里就着冷水吃了三明治作早餐。然后,扛起背包提起手杖,下楼把小手提箱寄存在旅馆。 万事俱备,只待上路。可临出门,手杖却出了问题。可伸缩调节长短的手杖,有一根无法固定。 原想三下两下能试好,搞了十分钟也不见效果。明白瞎搞于事无补,把背包从身上卸下来,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引子 初秋的加州天气明朗。坐在厨房大窗前,慢慢整理着TMB路上的照片,逐一寄给路上新认识的朋友。照片无数,又把自己带回当时。那些山、那些景,还有那些人----那些告别的和没来得及告别的萍水相逢。亲切熟悉。而按下快门的瞬间,又会跳回眼前。可,只看照片,心里总感觉缺些什么。 缺什么呢? 把自己路上的录音记录又听了一遍。听着急促的喘息、语气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7-18 23:44:28)

豪华酒店的电梯,很豪华。 三面墙全是暗反射的镜子。能看清人形,却看不清眉眼。电梯里,顶灯柔和,四下清亮。播放着柔美的轻音乐,还有股淡淡香气。按下自己楼层,也替同事们按下他们楼层。电梯轻柔启动,二十几层要跑上一会儿。于是,继续刚刚早餐上的工作话题。 自己,仍一身短打。一早去底层健身房跑步。过后健身房冲个澡,换下汗湿的运动衫,套上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18-07-13 00:08:15)

几年前的故事。那时还常驻北京,代表公司到无锡开某高科技行业年会。 会议酒店离著名景点鼋头渚公园两个多公里。最后一天,五点多起床。准备上午要做的keynotespeech。外面,小雨淅淅。准备完毕看看还早,一身短打出了酒店大门,向着公园跑去。 进了公园七转八专,突然大雨滂沱。街上穿蓑戴笠撑伞的看了这个雨中疾跑浑身湿透的人,眼神像看怪物。自己,倒[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同学会回来,和东胜等几位同学看望老何。老何和我的故事,之前写过【注】。中学毕业再没见他面,一晃三十年。等再见老何,却像昨天才听过他的课般,亲切熟悉,没有丝毫生疏隔膜。这回,听他讲自己的故事,才真正了解了些老何。 老何的祖上,浙江绍兴。这大概出乎很多同学意外。绍兴出师爷,老何的祖爷爷也是师爷出身。但聪慧刻苦,成就了高位。做官的传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7-09 21:09:55)

窗外骄阳,烤得人喘不过气。能窝在家清凉的沙发上看闲书,便是莫大的趣事。最近也是邪门,杂志报章,突然铺天盖地、连篇累牍全是美国的世袭精英教育,之前似乎少有。一一翻阅过来,更是惊悚。原来放眼望去,当今世界,即便优秀也来自世袭,世间早已没啥任人唯贤(meritocracy),新大陆的一切,也早是世袭传承(aristocracy)的天下了。 年前在北京,国子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