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longlyrunner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8-07-18 23:44:28)

豪华酒店的电梯,很豪华。 三面墙全是暗反射的镜子。能看清人形,却看不清眉眼。电梯里,顶灯柔和,四下清亮。播放着柔美的轻音乐,还有股淡淡香气。按下自己楼层,也替同事们按下他们楼层。电梯轻柔启动,二十几层要跑上一会儿。于是,继续刚刚早餐上的工作话题。 自己,仍一身短打。一早去底层健身房跑步。过后健身房冲个澡,换下汗湿的运动衫,套上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18-07-13 00:08:15)

几年前的故事。那时还常驻北京,代表公司到无锡开某高科技行业年会。 会议酒店离著名景点鼋头渚公园两个多公里。最后一天,五点多起床。准备上午要做的keynotespeech。外面,小雨淅淅。准备完毕看看还早,一身短打出了酒店大门,向着公园跑去。 进了公园七转八专,突然大雨滂沱。街上穿蓑戴笠撑伞的看了这个雨中疾跑浑身湿透的人,眼神像看怪物。自己,倒[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同学会回来,和东胜等几位同学看望老何。老何和我的故事,之前写过【注】。中学毕业再没见他面,一晃三十年。等再见老何,却像昨天才听过他的课般,亲切熟悉,没有丝毫生疏隔膜。这回,听他讲自己的故事,才真正了解了些老何。 老何的祖上,浙江绍兴。这大概出乎很多同学意外。绍兴出师爷,老何的祖爷爷也是师爷出身。但聪慧刻苦,成就了高位。做官的传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7-09 21:09:55)

窗外骄阳,烤得人喘不过气。能窝在家清凉的沙发上看闲书,便是莫大的趣事。最近也是邪门,杂志报章,突然铺天盖地、连篇累牍全是美国的世袭精英教育,之前似乎少有。一一翻阅过来,更是惊悚。原来放眼望去,当今世界,即便优秀也来自世袭,世间早已没啥任人唯贤(meritocracy),新大陆的一切,也早是世袭传承(aristocracy)的天下了。 年前在北京,国子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7-07 23:56:56)

好吧,俺错了! 俺素以为,电影啊小说啊啥的,多是生活的夸张拔高。里面的故事剧情,千万当不得真。无论是绝顶聪明的,比如魔术电影NowYouSeeMe里的障眼骗局移身大法;还是老实淳朴的,比如电影HomeAlone里糊涂家长弄丢孩子。生活里,都是见不到的。 所以,每每看电影里孩子被丢家里或错上航班,心下坦然,脸上,却绷不住要笑。笑忙忙碌碌马马虎虎的爸妈;笑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6-26 09:57:00)

周六酷热,无心出门。看球之余翻看新到的杂志,竟然发现了WeikeWang的小说。 最早认识Weike,是几个月前在图书馆的新书架上。一本不厚的小黄书,简朴的封皮,一位简约的女性图标。头顶着原子图案,书名又叫Chemistry。第一眼,让人诧异是不是摆错了位置,把科学类教科书放在了小说栏架上。 可翻开了书,知道没搞错。静静读了几页,愈发有趣。于是,就那么站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5-24 22:05:02)

(1) 夜色下的中部平原,格外黑暗。视野里没有星光,也见不到灯火。除了车头大灯照亮的前方一节路面,或偶尔对面来车的灯光,就只有四外黑嘘嘘旷野,以及旷野里无数细小的红点,幽幽地半悬在空中,有规律地亮灭,鬼火一般,又像无数躲在暗夜里的眼睛。借着前方偶尔驰过的车灯的余光,依稀看清是大平原上无数巨型风车,像巨人武士一般排成阵列,布满原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4-20 22:36:25)

塞尚的静物,很有特色。 当年,一代文豪海明威尚未成名,落魄巴黎做记者跑腿打杂。每月入不敷出、食不果腹。对他而言,巴黎街头无处不在又香气四溢的美食铺子咖啡酒馆就成了对心智的煎熬磨难。为躲避诱惑,他常跑到左岸的卢森堡公园。那附近的馆子不多,而且,卢森堡博物馆收了一批塞尚静物,可以静静欣赏。虽说塞尚静物果盘放的是美味水果,但照海明威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2-08 23:26:21)

窗外,雨声潺潺。难得久旱的北加,迎来甘露般的绵绵冬雨。不知不觉,手里的书翻到最后一页。但电光火石般让人怦然心跳的情节还在脑海里起伏激荡,久久没有完结。 书呢,是JohnLeCarre最早三部小说的合集,厚厚的一本。三部小说分别是CallfortheDead,MurderofQuality和TheSpyWhoCameinfromtheCold。除了第二部是传统意义上的犯罪侦探小说外,首尾两部都是LeCarre看家拿手的间谍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严歌苓小说《芳华》里,女主人公不叫何小萍,叫何小嫚。 何小嫚和她的身世,小说里交代得挺清楚。上海人。一头很浓密又很不服贴、梳都梳不开的“纱发”。人呢,个头不高,长像普通。有特色的,就是那双又黑又亮的大眼睛。舞蹈功底呢,很一般。一般到了从中学文宣队考进舞蹈队,全凭着自己在考场上咬牙切齿的一股狠劲。所有的跟斗都敢翻,所有危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