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博文

去年九月份在申请持枪证的费用从一百二刀变成四十刀的时候,我就把持枪证给办了。 当然闻知这个大降价的消息是在那之前几个月,于是就去一个ranch办了个会员卡,基本上天天都去练枪,试不同的枪,过足了瘾。尤其我有个同事有二十几把枪。 总体来说非常喜欢riffle的感觉,特别稳,扛在肩上的充实感和打出子弹的稳准狠。最喜欢第二把riffle,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我知道我也没过。”我非常平静地说。“你过了。比通过线高一分。”我以为我听错了,愣着看着教练,教练又重复了一遍。我高兴得给了教练一个大大的拥抱,教练被这突如其来的拥抱搞懵了,还有点儿不好意思啦。“但是你还要好好练多练一段儿时间,我不希望看见你在路上骑。那样对你和对路上的车和人都不安全。”没想到我还barelymadeit。一个这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说起来都惭愧,我是一五年秋天开始学的大提琴。当时只是热情高涨地想学,并没有想着学琴需要很多的dedication和commitment。 那时还太年轻,心还没安定下来,总想着玩儿,所以琴学得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经常是三五个月,甚至半年不去上课。过去三年里在家里练琴应该不超过十次。 我是靠着滥竽充数以及甜美的笑容混进了中级班,图一中的曲子是我最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这是到北京的第二天。因为一宿没怎么睡,我晕晕乎乎打的去办事儿。到北京后感觉比一六年来时清静了很多,也干净了很多。虽然看到一些被人为损坏的共享小黄车,但对北京的总体印象还是很好的。当然我在北京那几天正赶上中非合作论坛峰会。看着人不多的大街,相对整齐的街道,我有种小时候的北京是否回来的感觉,虽然哪儿我都不认识啦。有了这个想法,心情就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王朔的书我应该是都读过,即使是他后期江郎才尽写的《看上去很美》和《我的千岁寒》是我回北京时把书背回来捏着鼻子读完的。不说他后来那些让我捏着鼻子读完的,说说他早期作品。他的早期作品通常都是先喜后悲,我印象中没有一个是有完美的结局的,总是要有人离开人世的。他的基调都是灰色的,黑色的,好像他对人生相当消极。即使《我是你爸爸》这种描写偏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去年十一月五号拿到摩托车驾照的经历久久都无法忘记。那种幸福感和成就感到现在都能感受到。 两天的摩托车课程,班里一共八个人。另外一起学习的七个孩子比我小十八到二十九岁不等。其中六个都骑过摩托车,车龄半年到十二年不等。另外一个和我一样没摸过摩托车的男孩子只有二十岁左右。 开始是半天文化课,学了四十几页的书。乖乖,那可都是英格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冯唐是老早听说过,但不知为什么从来没想过去读他的书。年初看到他在《奇葩大会》的神侃令人捧腹不说,而且他说话的方式和看问题的角度有让人耳目一新,眼前一亮的感觉。 冯唐浓眉,细目且长,感觉眼睛总是微眯着的,长得很有佛性。说话之慢条斯理,语速之迟缓,如同弱智一般,可一句是一句,很有自己独特的见解。 后来陆续又对他有些了解,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那是一个又憧憬又害怕又刺激的晚上。本来跟几个人约好一块儿去DarkHour,结果我买了不同时间的票。那几个人跟我说了goodluck后我就单枪匹马冲将过去。前前后后排队的上百人只有我一个asian。所以确实受到关注,对我一个人来更是都觉得不可思议,因为是一个组一个组放进去,每组最好四个人,所以其他人都是成帮结伙儿来的。给我们分组的帅哥儿看我一个人来还跟我打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北京,我来了。刚下飞机时有些闷热,但是比达拉斯还是不知舒服多少倍。天是阴阴的,风雨欲来的感觉。到了晚上开始下雨。因为跟哥嫂有两年没见了,所以聊得热火朝天,开始并不知道下雨了。有闺蜜微信里调侃我说“真是贵人出门遭风雨啊”。往窗外一看,北京的秋雨已绵绵。看来我就是雨神,跟萧敬腾有一拼。想想这几年也没少回北京,真是好人品,没赶上过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我下午到的北京,嫂子是一大早就去买了一堆鲜活海鲜准备着来喂饱这个馋嘴的吃货妹子。 食材新鲜怎么吃都好吃。皮皮虾的肉非常饱满香甜,好久没吃到这么好吃的皮皮虾啦。 俺家大侄子可是个青年才俊,太忙,没能给我这个姑姑接风。因为我在北京不怎么呆,都是要出去玩儿。所以等我从外地再回北京时侄子跟我一定要喝顿白的。那天等我三更半夜再回到北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