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世的俯冲

跳入三界内,游戏五行中
个人资料
博文
退房的时候,酒店前台登记处那个男人飞快地看了陈刚一眼。陈刚硬着头皮接下了那意义不明的一瞥。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他心里嘟囔着。 “好吗?”陈刚问。 “嗯…”苏媚小声哼着,侧过身去。 酒店的冷气很足,陈刚把苏媚身上的被单往上拉了拉,顺便伸出一只手从后面搂住她。 “说实话。”他在她耳边追问,撩起盖住她半边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4-09-30 07:30:19)
那天难得纽约天气大好,在站台上等车的时候,我下决心拨了那个号码。
通是通了,却没有人接。然后自动转入留言功能。
我可以选择留言。比如说嘿我是某某,你不记得了吧?一年前我们通过电话吖,说好如果我去哪里附近,可以一起喝杯咖啡嘛。
早上多抽了一根烟,声音有点哑,其实是适合留言的,稍微低声一点,再夹两声半笑不笑。
不过我还是没等留言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4-06-24 09:14:43)


这是一个德国菜谱,写给我那位爱吃土豆的闺蜜。当年大学毕业不久,这位同学喜滋滋地对我说:我一顿可以吃掉一大碗土豆丝,两个大土豆炒的哦!我一边假装羡慕地大点其头,一边在心里嘀咕:怪不得侬的脸又圆了一圈.... 到得德国,才知道什么叫做强中自有强中手。这里的人原来是拿土豆当饭吃的吖!老石同学第一次吃到炒土豆丝,咀嚼半天,问道:这是啥吖?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3-02-15 12:46:23)
抛却净瓶
抛却柳枝
以及那朵不会凋零的花
向地心最深处
取一团
囚禁亿万年的黑火
龙蜒,冰毒,凤凰泪
印度的颜色
少女的初夜
夜莺的歌鸣
春天和雪
盘绕克里奥佩拉乳房的阿普斯
这剑的颜色
比寂寞更冷,比孤独更黑
向月
向天,向过往,向未知
向善,向愚,
向良知,向无耻,向欲望
向相思
我且举剑
向心
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2-11-01 19:06:54)
飓风过去,一切归于宁静。 周二的街道惨不忍睹。对于我们来说,还好,除了后院那棵树被吹掉三根树枝之外,没有其他什么可以惊叹的事情。门前那两根曾经让人忧心忡忡的电线杆,连站立的角度都未改变,但是二十米开外,另一根电线杆却摇摇欲坠,只在正中间有窄窄的一小部分相连。警车,消防车,电力公司的吊车,一条街被封大半天之后,他们终于把这根电线杆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2-10-29 10:11:35)
落叶飘零,乌云压顶
这末日之城啊,亲爱的
来和我相依
风铃尖叫着逃离
闪电怒吼一声,随身而上
我伸出手
你的颤抖骤然化作片片叹息
三千英里,sandy
莫非这就是生死之间的距离?
流言止了又起,江水涨过又停
欲望吹过裙裾
爱情比幻象还要荒唐
当初我们相逢的那棵树
他们取名叫做寂寞
梦想落在异乡
行囊丢失于路上
那场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2-10-20 08:27:41)

纽约在下雨,一下雨,我就有要发神经的症状,就像传说中的满月时候的人狼。我觉得这跟我童年的生活环境有关,我的童年,有一部分是在阴雨连绵的成都渡过,有一部分是在阳光灿烂的攀枝花渡过。对于前者,由于当时年纪太小,我记忆模糊,但是雨水里世界的味道,一定已经驻扎在我的血液里了,所以当我开始在后一个城市生活的时候,每次下雨我都会欣喜若狂。那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2-10-18 06:11:21)
其实是昨天读到李银河的一篇博客,很有同感,想给大家看看。呵呵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老老年,还在水电站做翻译的时候,德方工地上有个胖老头,名字记不清楚了,好像叫Herrmann,他是我老板的老板,管着一大片工地。老头大概六十多岁,据说做完这个工程就要退休了。他长了一个大酒糟鼻子,上面架着一副眼镜,脸也很红,不过比鼻子的颜色浅一个层次。一般来说,他很严肃,跟他说话的时候,隔着一个巨大的肚子,让人更加有距离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2-09-28 20:41:59)

德国学校每年一度运动节,今年轮到二黑的班级进贡蛋糕,班上人少,铁定每家人无论种类,必须上交蛋糕两个。我一听到这消息,顿时愁眉苦脸,到处找人打听:喂,要不然,我做四份沙拉?不做蛋糕行不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