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英二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英二绘画 艺术成为大众与当代意识 /英二 “资本对艺术的霸权”,艺术被“物化”的时代也是艺术作为“劳动”的时代。资本对艺术的霸权,让“艺术成为大众”是当代概念。 艺术如何成为了大众 “文化产业化”在中国的尘埃落定,其中的“历史性奥秘”在于它直接地奠定了“智识劳动化”的社会普遍性建构。劳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艺术中的形象——镜头,印象,和损形 工业革命让形象(figure)与运动的关系成了新的艺术主题,所谓的“人体马达”就是将人体视作运转的机器,将机械作为身体的隐喻。马莱(Étienne-JulesMarey)发明的“记时摄影”(chrono-photography),是通过连续的拍摄,将一个运动分解成片段,再通过身体间的重叠,让序列连接成整体,从而再现了身体的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3-13 12:48:43)

戈雅的《马哈》 在马德里(Madrid)的一本旧词典里,阴性词马哈(maja)指的是那种靓丽诱人的时髦女子;而阳性词马约(majo)则是指那种魁伟自信的时尚男人。这两个词的词源是可辩的,但是,最终,它们似乎都与情色有关。 如果把它从它的母语和词义上进行剥离,让它变成一个专有名词,在绘画史上,《马哈》(maja)是一幅著名绘画的标题和主体。它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2-07 07:25:29)

裸露的暧昧 亚历山大(Alexander)大帝让伟大的画家阿佩里斯(Apelles)来画他的情人康巴斯白(Campaspe),阿佩里斯是亚历山大的宫廷画师,而且是唯一的一个被允许为他画肖像的人。根据古罗马学者老普林尼(Pliny)在他的《博物志》(NaturalisHistoria)中的描述,亚历山大要康巴斯白脱光衣服,以“欣赏她身体的美”。在工作的过程中,阿佩里斯爱上了她。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伦勃朗的“浴中的拔示巴”——一个共通的身体 裸体(TheNude)拥有一种形而上的美。只要裸体是从它所特有的美学的维度出发,裸像就是一种固着的、静止的、永恒的显现。肯尼斯·克拉克(KennethClark)在他的《裸体:理想形式的研究》(TheNude:AStudyinIdealForm)就是如此地陈述了这个裸像理论的基本要素。这种理论在艺术史和美学家中仍然颇具影响。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7-01-04 09:13:53)

爱抚的美学,之二在情人之间的这种快乐和痛苦的“玩转”,再现在让-奥诺雷·弗拉戈纳尔(Jean-HonoréFragonard)的著名绘画《门栓》(TheBolt)中。在当今的卢浮宫,这幅1777年的绘画是十八世纪法国艺术的名片。就如莫扎特(Mozart)的《唐璜》(DonGiovanni,1787),或拉可洛斯(ChoderlosdeLaclos)的小说《危险关系》(LesLiaisionsDangereuses,1782),路易十五时期的浪漫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欲望的身体,与爱抚的美学,之一 裸体的再现(representation)总是充满了欲望?可以这么认为,但也不是如此的绝对。这是因为有些裸像可以撇开欲望,它们只是满足于从自身获得快感,或只是满足于它们自身的快乐,也就是说,它的再现并不意味着欲望。比如,提香(Titian)的《乌尔比诺的维纳斯》(VenusofUrbino),毕加索(Picasso)的《阿维尼翁的少女》(LesDemoiselle[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AndreMasson,Acéphale,1937 去首——身体对主权的入侵 在上世纪二十年代的战后,令人心灰意冷的战争经验帮助滋生了一种“虚无主义”(nihilism)情绪,很多艺术家都有一种挑战理性,或清晰视觉的冲动。超现实主义(Surrealists)运动精英布勒东(Breton)把这种整体感受形容为“系统的拒绝运动”(campaignofsystematicrefusal),并定义这种拒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文化意识中的“主体性”和“对象性” 现时的很多文化人都会嘲笑诸如像“主体思想”这样的词语,但不妨想想,它就只是一个大白话。社会存在主体,也就一定有属于它的主流意识,也就会存在与之相应的文化建构。在现代文化中一些不愿意显露的词语,并不意味着它作为一种事实的消失,它只是以另一种形式存在而已。 任何行为都会有&ldquo[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04-08 12:06:24)

无头——主权的戏仿 金融业是一个朦胧的阴暗世界,它是否以某种方式为乔治·巴塔耶(GeorgesBataille)的神秘社会的化身——无头怪物——提供了庇护?这种古怪而富有挑衅性的想法就是《无头者》(Headless)的创作前提。 《无头者》是由瑞士艺术家西蒙·戈尔丁(SimonGoldin)和雅各布·塞内比(JakobSenneby)在2007年做的一个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