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羊补牢

真实的记载如梦的一生---
博文
(一零二) 银色的飞机在强大的气流中发出了嗷嗷的叫声,穿过云层飞上蓝天。宇宙无垠,苍穹无际,片片蓝天在眼前献媚,朵朵白云在身边依偎,胸中的波澜犹如脚下的太平洋汹涌澎湃。 向前看,是海岸线尽头的异乡,客居它方,是流亡?迷惘中那生疏的乐园仿佛是触不到的梦幻。 回头望,是海岸线尽头的祖国,越来越远,模糊了,泪水中亲爱的母亲在向我呼唤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一0一) 离开机场前,我把像片交给顾先生,同时将那金腰带牌给他说:“顾先生,目前我手里没现金,我先把这个东西给你。你放心去办,到时我会把钱给你的。” 他看了看后说:“好,没问题,我会尽量办得快一些的。” “晚上九点,您有时间吗?”我问他。 “有,有什么事儿吗?” “九点时请您到燕京咖啡厅,我们具体再说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00) 从正式办理出国的事那天算起的第十天是六月二十七日,是我妈妈的忌日。头天晚上我俩商量好第二天去八宝山给我妈妈和爸爸祭奠、上坟。我们准备好了鲜花、水果、糕点,第二天一早就出发了。 我们站在路边打的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幸亏带着雨伞,不然等车时下雨的话马上就会淋湿。还好来了辆面的,我们刚一上车雨就下了起来。 好大的雨,十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九十九) 我们的面的就要到北京饭店了,已经到了东单路口,可我的心却异常地慌乱起来,甚至超过了昨晚的程度。我看了一眼小胖,她正好也看向了我,我还没问她就说:“我心慌得简直要跳出来了,本不想和你说,可一上车就这样。” “师傅,停车!”我冲司机喊道,那司机奇怪地减了速说:“还没------” “停!”我这一声吼把司机吓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九十八) 庄刚在开完严打工作具体部署会议后气闷地上了自己的奔驰车,这是沈猛那车,自打扣了这部涉案的车后他一直视它为自己的坐骑。他猛踩油门转眼来到了后海与积水潭相连的部位,独自一人来到“山滏”餐厅喝起了闷酒。这次会上,他受到了局长的批评,批评他近来工作懒散,执行任务不力,工作无成效。 表扬了小邓,记了一大功,准备提拔,因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九十七) 中午十一点多时我到了复兴门,给大非留了小胖的呼机号后下了车,想她可能还在裁缝铺没到家,便找个公用电话试着往她家里打电话。有人:“喂,哪位?” “我。” “回来啦,在哪儿呢?” “就在路边公用电话,怕你不在先打一个。” “我在我在,怎能不在呢?我今天哪儿都没去,早上送完孩子就回来等你。你快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九十六) 车子已过了山东进入河北,此刻是半夜时分,我和大非都有些累,正迷迷糊糊时小刘说:“大非,这路边有个小饭馆,咱吃点东西吧,我有点饿了。” “对,正好下去活动活动。”大非睁眼答道。 一进门那两个小服务员就扑了过来,一个拉着大非的手,一个挎住了小刘的胳膊连偎带拽地就进了里边挂着原本是白色布帘用油渍染成图案的雅座。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九十五) 我已经等了她三天,可始终没得到她的答复,只是一日三餐的饭菜总是那么周到可口。小女儿不见了,这是我第二天就发现的,本以为是偶尔去亲戚家所以没问,连续三天都是这样我不免觉得奇怪。这天她回来后,就急忙跑到厨房去做饭,我站在厨房门口问:“你女儿呢,怎么好几天不见了?” “我不想让她受到惊吓,放我妈那儿了。”她切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九十四) 此时暮色将尽,不知怎么又来到了这叫我步入深渊的路口。面对湖中碧水,想起小时每每在这里打架殴斗,数钱分赃,每来一次就向歧路上更进一步。今天,我怎么又来到了这里?是想在壮年时重蹈覆辙吗?那可是天理不容的。过去的已过去,今天就是投案自首,重回新疆也不能再做一丝损人害己、不法之事了。 我知道了,让我到这里来是让我看清我步入深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九十三) 我想先给韦蕊打电话,也许虎子打过电话呢?我找到公用电话,拨了韦蕊的电话。 “喂,哪位?” “请问是韦蕊吗?” “是,您是哪位?” “我是---我是兴源房地产开发公司的沈经理。” “哟,沈猛!你还活着呢?我一直为你担心,心说这么好的人怎么会惹这种事呢?” “你知道了?” “全北京谁不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