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羊补牢

都这岁数儿了,赶上这么个说说实话的好地方儿。我能不说吗?
博文
(三十六)第二天早上小吴早上八点十分准时接了我,我们到了国管局大门时,商建华还没来,游桂森说:“嗬,还找了辆奥迪。”“这是我们公司刚买的。”小吴自豪地说。游桂森挑着大拇指说:“太棒了,也给我们装装门面。你没看每次开会那些公司的经理们那狂劲,不是皇冠就是奔驰,最次的也有桑塔纳,就我和建华跑腿。我就纳闷,他们都属于国管局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三十五)订好名片送三秋快到复兴门时才想起郎蕾,忙打了个电话给她,让她自己打车回去。她生气地说:“你又想一晚上不回来吗?你这样会把身体熬垮的。”“你放心,没事,我晚上睡觉了。你带琪琪到外边去吃晚饭吧,甭管我,再见。”我挂上后又给小胖打电话让她下楼,到那儿看到就她一人便问她:“你小孩呢?”“我怕带她去太麻烦,放我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三十四)一进家琪琪正给路路洗澡,弄得满世界都是水,衣服也湿了。我急忙拿起墩布拖地,对琪琪说:“赶快换衣服,我带你和姐姐去肯德基。”郎蕾过去抱路路,我递给她吹风机说:“先给它吹干了再抱。”“这小狗儿真好看。”郎蕾给路路吹着风,欢喜地说。琪琪在里屋换衣服喊道:“带路路去吗?”“不行,人家那儿不让带狗。”我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三十三)到了银行钱没取出来,人家说要明天才能取。三秋对我说:“没辙,那只能和那房主讲一声明儿给她。”我听后想:现在就得去和房主讲,省了人家等得着急,对小吴说:“去沙洛儿。”刚开车,尤勇来电话说我前几天给他的十三套房安排好进住户了,让我去拿身份证过户。我高兴地对小吴说:“掉头回尤勇那儿。”“三秋,赶的早不如赶的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三十二)瑞云和琪琪回来了,进门一开灯,看我在沙发上躺着。奇怪地说:“吓我一跳,你怎么不开灯啊?”我没说话,刚好电话铃响,她接了起来:“喂,哪位。哦,肖遥,你好。学车?——你等会儿啊,我问问他。”她捂着电话问我:“肖瑶说沈沉给他联系了去天津郊区一个部队学开车还有一个名额,问我去不去,你说呢?”“去吧,会开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三十一)我们一路向燕京餐厅走去,途径一个电子元件店,我说:“三姐,你那个康泰克电子元件店,是不是就和这个店经营的东西一样啊?”“是一个行业,但经营的产品不是一个档次,这店的东西都是从我那批发来的过时产品,我店里都是最新原装产品。还说呢,这店的老板是个年轻的南方人,老是拖着我的货款不给,总说卖不动,没钱,一次次地到我这儿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三十)我拿着二十万的支票放在三秋的桌上时,他的眼睛真真正正地睁开了:“你神了,百战百胜啊!”“这是百分之十的定金,卖了二百万。”我得意地说。三秋脸笑成了包子褶:“得得,就你这事要传出去,那些房虫子都不干了,干着忒没劲啦!”他拿着那张支票赞不绝口。“十六万,二百万,一百八十四万,等于用了自己一万,不到一天。我真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二十九)这是一个板楼,她家在八层,是个两居室。屋里摆设虽较简陋却充满着艺术气息。墙上挂着几幅油画,使我凝视许久。与一幅蒙娜丽莎的临摹画相对挂着的坐姿神态一样、一副中国女性的油画使我琢磨良久。这幅画道出了画者的心声,这女人不仅是美,那恬静幽怨能使对她不忠的人无地自容。“这是我妈妈,和我爸离婚两年后就病死了。我爸爸在她死后画了这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二十八)下楼后我叫上小吴一同来到宽街一小饭馆,和三秋边喝着聊了起来,原来他是在无意中成了这笔买卖。他边吃边告诉我:“我在收了十来套房卖不出去后,急得到处找买房单位,经人介绍找到了朱经理。可朱经理是个死硬人,我给他降到了三千二一平米还暗示给他回扣,他还是不干。说不是价钱问题,第一非要集中在一起的房,说这是给他们局里职工买的,必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二十七)我在收一套三居室时认识了一个叫吕三秋的人,他这个房虫子不同于别人,虽是打游击做散房,却在饭店包房作办公室。他的办公地点在离宽街不远的一个小宾馆里,结识他使我深深体会到人不可貌相。这是一个三十三、四岁的小老头,之所以叫他小老头是他的外表和举止太成熟了,成熟得过头了,简直是未老先衰。本来也就一米六几的个子还老哈着腰,头发挺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