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羊补牢

都这岁数儿了,赶上这么个说说实话的好地方儿。我能不说吗?
博文
(二十三)回到家后,想起妈妈说要去看胡二大爷,便对小沉说:“你要困的话就睡个午觉,不困就在屋里玩儿,不许出去,我看看胡二大爷去,一会儿就回来。”前天我和小沉才见过胡二大爷,他正挂着黑五类的牌子扫街。他的腿脚已不大听使唤了,低着头吃力地扫着。我俩站在东煤厂西口拐角,看看四周没人,就探出半个脑袋,悄悄地喊他:“胡二大爷,胡二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二十二)妈妈住院已经二十五天了,哥哥姐姐们也都没回来过。昨天晚上,家里连一点能吃的东西也没有了。我把面口袋翻过来,在下面垫上报纸,是《只把春来报》。我爱看它,每一期到了我都会到街上抢一份。倒不是因为报纸是哥哥的学校主办的,而是它说出了许多我想说、可又表达不清的心声,每次看完它都能减轻一些心中的郁闷。我用手指把面口袋上沾着的面轻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二十一) 一九六六年八月十八日,毛主席接见了红卫兵。当时还是小姑娘的宋彬彬在面对面地聆听了伟大领袖毛主席说的那句话后,改变了她自己,那句话也改变了全国的学生青年们,甚至改变了全体人民。 在天安门城楼上毛主席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宋彬彬!” “噢,文质彬彬的彬。不好,要武嘛。” 自此,宋彬彬改名宋要武。她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二十)音乐学院要斗争马可了。马可,中国音乐学院副院长,大音乐家,他也要挨斗了。音乐学院在柳荫街南口与龙头井东口交叉点去往什刹海的拐弯儿处。大门坐北朝南,我的同学肖宁就住在里面,我非常崇拜音乐家,一定得去看看这位大音乐家。这天,音乐学院人山人海,高音喇叭里播送着毛主席语录:“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十九)“小猛,我饿着呢!”小沉说。可不是吗,跑出去都一天了,能不饿嘛,我的肚子也叫唤上了。我无精打采地站起来,又懒得做饭,就舀了一碗米熬了锅粥,我们俩凑合喝了。“妈和老抗都三天没回来了,今儿是礼拜六,该回来了吧?”这两天,小沉一天到晚唠叨着妈妈为什么还不回来,尤其是在晚上睡觉的时候,问了一遍又一遍,弄得我心烦意乱。我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十八)我和小沉躲在家里两天了,感到实在太闷,我就带着小沉去找吕希中,心想就算不踢球也可以在一起聊天。他家住西口袋胡同,还没走到他家院门,就听到院里传来了口号声:“打倒反动资本家!”“顽固到底,死路一条!”我拉起小沉的手,跑着说:“快看看去,吕希中家可能出事儿了。”一进去就看到院子里围着许多人,我拉着小沉钻到里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十七)妈妈和哥哥都在单位作为”黑五类”受到批斗了。妈妈的罪名是“反动军官太太”,哥哥的罪名是“资产阶级的狗崽子”,抄我家的就是他们学校的红卫兵。他们在学校先把老抗臭揍了一顿,边打边问:“你爸爸是不是国民党反动派?你是不是你爸爸的孝子贤孙、狗崽子?”老抗脑海里立刻涌现出小时侯,爸爸天天抱他去龙头井买小笼蒸包的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十六)一九六六年四、五月份是五年级下半学期,语文课突然多了一课题——学习【文汇报】刊登的姚文元撰写的“评【海瑞罢官】”这篇文章,六月份的时候,老师又叫我们结合【北京日报】批判“三家村”的文章写一篇作文。“三家村”指的是邓拓、吴晗和廖沫沙,这三人都是当时的大文人、作家,是文化部和全国文联及作家协会负责人。但当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6-06 12:43:06)
阅读 ()评论 (0)
(十五)一九六四年十月一日国庆节,我们学校选了二十名学生,参加天安门国庆典礼,我被选中了。起先我不以为然,后来被选中的学生在一起集训前辅导员的讲话令我激动了,那讲话的人说:“------最后少年儿童拥向天安门时,你们可能会见到毛主席------”啊,毛主席,能见到毛主席!这是我做梦也不敢想的事啊。从上幼儿园起,我就知道世界上最伟大的人、中国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