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竹斋话

也就是将些琐碎的事,呈献给大家。
个人资料
博文
“这样吧,先进屋,每人先进屋喝一碗热酒。”梁三才转身推开大门,乡民们都鱼贯而入,一个个神色冷峻,像是要上大战场的样子。东家抖了抖身上的雨水,转身进了泽柱的账房,随即又返回来,身后跟着泽柱。“这么着吧,大家辛苦,都是为的乡亲们自己家里的日子。保全了这条河,也是保全了祖宗的气脉。我梁某人无以为敬,给每人两块大洋,好回去买酒暖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梁三爷没做回答,只是一如既往的露出一个莫测高深的微笑。侧过脑袋,在梁泽木的头上摩挲着,低声细语地问:“好吃吗?”见泽木连连点头,便宽心地笑了。又挺起身子,正色地说道:“梁门一脉,在于斯郎!想我梁润海闯荡江湖,以身报国,身前,国运糜败,膝下,无儿无女,于国,未得尽忠,于家,未得尽孝。每思虑于此,不禁涕泪沾襟。还望承仁吾弟,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稍息吧,”梁润泰不知道打哪里就学会了这军人的术语,笑了笑,“瞧你这模样,可别吓着了你这个大头侄子。”一面拍了拍小泽木的肩头,充满爱怜地说:“孩子小,没见过大世面大阵仗。”又弯腰拉起泽木的手,催促他:“还不快过去,见过你三爷。哦,对了,你们官话,是叫三叔。快叫三叔!” 泽木眨巴着眼睛看了看面前人高马大的叔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在去罗家的路上,梁润泰特意折回自己的家,从泽木的脖子上摘下那只羊脂玉鹤的坠子。沉甸甸的,上面还带着儿子的体温。梁润泰颚下的喉结上下串动着,什么也没说,便带脚走了出去。本来,他是想拉上小泽木,去罗府上跟上上下下的道别,转而一琢磨,觉得不要把动静闹的太大,也许,这只是一场虚惊。说不定,在来年油菜花开,紫燕飞回来的时节,他就会同罗掌柜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瞧你说的。梁府上,个个都能拿得起。不过,你可也别累着了。啊!” “哪里话!您老移步过来一下,”一边说,一边在前头让着,两人进了东家的书房。好大一会功夫,才见他们一前一后的慢吞吞的走出来,细心的小琪,就发现东家的眼睛有些红,而那罗老太,明显的是哭过。 “那明天,还送丫头过来?”老奶奶回过头来,低声的问,仿佛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兄父台鉴: 暌别百日,如隔永年。润初不幸,早年丧父丧母;润初万幸,承兄台惠泽普照,得以苟且。开封包拯,得其长嫂养育,拜为‘嫂娘’。长兄对润初,亦兄亦父。一声‘兄父’,岂能报答二十八载养育教诲之恩于万一。倾汤汤扬子江水,润初敬仰孝顺之心,唯天地可鉴…… 看到这,梁润泰情不自禁,唏嘘不已,老泪纵横。 时局骚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水仙水成俩姊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毕竟水仙是穷人家出来的,见过的多一些,显得老成一些,便绕着石桌走过来,用衣袖在霞姑的脸蛋上沾了沾,脆生生地说道:“妹妹不哭,小姐姐帮你去洗。” 老先生正打门里往外走,一只脚跨过了门槛,见状便收住了脚步,生怕惊动了孩子们。他一只脚前一只脚后的跨骑在门槛上,把眼前发生的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送走老张头父子,梁润泰转身回来,就看见四个孩子,昂头挺胸地端坐在堂前的凳子上,一声不吭的,看得出,他们是极力地掩饰心中的兴奋和激动。“今天我们讲《三字经》,嗯。”就看见泽木屁股头在凳子上蹭了几下,估计有些不耐烦,因为,《三字经》他都会背了。“先给水成水仙每人安排一个小先生。这个嘛,泽木,你就做水成的小先生,霞姑就做水仙的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梁府的大门打开着,张大舅跟儿子张泽兴,还有孙子水成孙女水仙,背锣掼鼓(拉拉杂杂肩扛手提的)拖进来好些东西。泽柱张罗着接客接物,瘸着腿来来回回的忙得不亦乐乎,就迎头跟小琪撞了个满怀。只见琪姑娘脸上红扑扑的,哆着小嘴,好像眼圈有些红,仿佛刚干过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似的。又见梁三才打五爷的房间里出来,鬼鬼祟祟的,鼻尖上挂着汗珠,脸色发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五爷几天前临走的时候,还瞅着没人注意,特意地拉了拉我的手,往我手心里塞了五块大洋!这话,我只对姐你一个人说起,可千万别给传出去了。”小琪也真是个心直口快的姑娘,说起话来嘴巴不关风。万幸的是,凤子是个实诚的女人,虽然大大咧咧口无遮拦的,一眼看上去没有什么城府,但她心眼好,说话办事,会拿捏几分,知道分寸,知道哪些话可以说,哪些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