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秃笔闲聊闲写闲话

上网冲浪,下网吃饭。秃笔写我情,秃笔述我愿。嬉笑怒骂皆由我,文章长短自随便。有兴趣进来看,搏您一笑我心愿。
个人资料
博文
这几天,无聊之际,不学孔孟,不读马列,不读圣经,不念阿弥陀佛,不喊真主伟大,不看习近平文选。居然连看了几次国内电视泡沫节目,'非诚勿扰“。不过么,别以为老汉想从中找文学女青或者文艺老太太。那节目里面的美女们太年轻,不对老汉胃口了。另外老汉的钱包也太瘪,上去说出来让人笑话。咱的动机其实很纯洁:平日看多了政治,军事,股票等内容,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这几天,朝廷玩命地表演,光天化日之下在塑造一尊半神半人的红帮模特儿---前帝胡爷。习帝率领所有红帮内圈头目开会,亲自披挂上阵,金口御言,给胡前帝一块念起来别扭有点绕舌头我不说你也知道还能倒背如流的匾额。二十六年前胡帝因被废而心碎突逝。当时的邓爷朝廷给予胡爷的哀荣很够档次,排场浩大。看得俺当时很嫉妒羡慕心酸眼热的。要是当时朝廷能给我这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共产党员是什么做成的?我还记得这是俺小时候常看到的一个问题。不过,这问题不是谁问俺的,那个红色暴躁年代也不是谁真傻冒到问这种问题的时候。当时,一般是党的口舌常用来的吹捧党的自问自答的模式。因为,下一步回答,俺早就倒背如流了:共产党员是特殊材料制成。据说,这是斯大林说的。到底斯大林说过没有,我没兴趣查证。但是,跟我一般大的老帮子们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一觉醒来,发现习帝主持了前帝胡耀邦的纪念座谈会。前几天上网,看了好几篇对红帮八十年代初期的前总书记胡耀邦的回忆。其长子胡德平亲自撰写一些无关痛痒的内幕文章,还组织了几篇胡耀邦身边人写文章吹捧胡爷。这引起俺一点回忆和感想,写出来帮胡德平炒点冷饭。不过,俺对胡耀邦毫无真材实料可说,没有见过面,想吹捧几句也无从谈起,有力使不上。是故,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一觉醒来,得知台湾的马英九要去新加坡会见大陆的习近平。双方互相称呼先生,作为二岸领导人见面。首先,俺得称赞马先生和习先生作为各自地区领导人所展现的诚意和灵活性。当然,咱们谁都知道,小马哥不是台北故宫博物院的院长,习大大不是北京故宫博物院的主任。作为很难得的第一次见面,不在意正式官方称呼,表现双方互相尊重和诚意,才是重要的。而这二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1)
昨天法国恐怖屠杀事情,让俺震惊。 先是下午看到雅虎新闻,16人被打死。以为这是法国版的牛妖城周末枪击,就是比牛妖城多几个人。慢慢地,随着时间,死亡数字增多到60几人了。俺意识到,这不是一疯狂杀手个体户干的,这是有组织的杀手群干的。 谁能干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早年有咱党,苏联共产党,高棉共产党,越南共产党和朝鲜劳动党,现在有伊斯兰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9)
小马哥一表人才,头脑清楚,算台湾一宝。习帝不吭不哈,心里有谱,上台三年已有康乾二帝之气。这次,二人联手,突然出牌,让神州二岸官民目瞪口呆,二人轻轻一握却引发海啸般的反应浪涛。 俺前些时候写过一篇“满坑蛤蟆叫翻天—习帝阅兵有感,”里面调侃了各方对习帝阅兵的看法跟满坑蛤蟆叫一样,此起彼伏,各有各话。现在,把这题目再次拿出来,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小马哥是个人才-----习马会随笔和引起的回忆一听到新闻,习帝和台湾小马哥将见面喝茶谈天。不会有任何公报,协议,象征性意义大于实质。但是象征性本身就是成果,而且还是里程碑式的成果。其重要意义,按照咱朝廷说法,“你懂的,”按照台湾说法,“一切尽在掌握中,”按照俺东北人带大茬子味儿的说法,“可老好了。”俺作为长期滞留牛妖城唐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5-11-01 10:54:47)
鬼节前一天,俺去费城办事。将近中午,办完事就准备打马回府欢度鬼节。在费城北部路过,看见一亚洲海鲜自助店。肚子马上就咕咕叫,仿佛肚子长了眼睛看到那家饭店。拐进饭店前的停车场,收拾了车里东西,手里捏着手机,报纸,车钥匙,一袋垃圾,顺手再拿包烟,准备下哈口烟再进去大吃一顿。把满手东西从左手倒腾到右手,转身把车门关好。刚走几步觉得不对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习帝上台前的公众形象是温和低调藏拙,让江爷误以为其平庸好欺。挑选上台做傀儡,可以跟操纵胡爷那样,继续保持江总白相人的影响。现在习帝铁腕反腐整军清政,党内为大权总览,已经显出其坚强意志和娴熟的政治手腕。此时,习帝若是想以什么借口拿下江爷,那江爷只有束手就搏的份儿。原因很直接明白:不论是朝廷御林军还是党军高层和带兵将领,都换了一茬。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