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微风

明月清凉地,佳茗在握时。   淡淡微风起,停杯欲语迟。
个人资料
淡淡微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一曲当年动帝王——想起李师师


旅居千里之外,待午餐于茶花之畔、松荫之下,毛豆郁青,触之则冷而寒,视之方知有冰渍莹然。入口辛辣呛鼻,眼泪欲出——蘸料原来是芥末酱油。
忽然就想起来那句话:哥喝的不是酒,是芥末!

莫名的,想起了李师师。

辇毂繁华事可伤,师师垂老过湖湘。
缕衣檀板无颜色,一曲当年动帝王。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4-01-05 14:47:22)

再读“地藏经”


其实这篇早就想写,也早就该写,以记录一次小小的改变。
那晚在一位朋友家吃饭,饭后一起喝茶,同坐的还有一位女汉纸,听她们八卦的狠,我就翻起座位旁边的书,不意看到一本“地藏经”,就随手翻开读起来。
我常常大放厥词,批评现在的佛教界抱残守缺不思进取,典型的是两种做法:一是利用西方极乐世界,诱惑大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13-12-04 15:53:19)

绝命毒师


终于看完了。

看的过程中,以为有很多话要说,看完了,却忽然觉得没什么要说了。
也许是结局太仓促,也许是差强人意——其实这部剧集的结局算是不容易了,至少保持了水准,比起大多数美剧。
幸运的是,我是在第五季出完以后才开始看的,如果一开始就跟,估计会很辛苦。如一位朋友所言,节奏太慢。
现在真是老了,没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一只灵龟的故事(涉迷信,慎入)
昨晚,朋友养的一只乌龟死了。这只乌龟,朋友养了也没多久,不过一个月。
乌龟的年龄,介于一百到两百岁之间,具体多少,没有人知道。这只乌龟,本来是抓来吃的。
有个人想找朋友合作,带大笔资金,条件也合适,朋友自然很高兴,于是就准备好好接待。
对方说想吃乌龟,朋友就抓来一只,先养着,等人来了再杀。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3-11-26 21:13:53)

关于茶的闲聊(六)
放了那么多杯子的照片,目的当然不是为了炫耀杯子,如果是那样,手里也有不少专业摄影师拍的更漂亮的杯子。
目的其实想跟大家说,我是怎么从一个错误到另一个错误走过来的。
每一个杯子都代表一个错误的阶段。
当然,杯子的材质与美观也很重要,但对于喝茶来说,最关健的还是杯型。
杯型细长可以有助于留香、保温,杯口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3-11-23 14:52:46)

烟花易冷(二)


最近一直在听这首歌。
不知为何。
或许只是,里面有些东西对了境。

有几个朋友,经常在一起吃吃喝喝,更经常的是,到了夜半,就开始你一句我一句互相挑唆:
卤煮?
拉面?
麻辣烫?
烧烤?
走起?
喝多了,你们去吧。。。
我去!!!
——当然,这最后一句是骂人的。

朋友常常奇怪:你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关于茶的闲聊(五)聊聊茶杯


人对自己不明白的事情,对神秘的事情,总是容易有好奇心。
一说多生累劫的因缘,就好奇心顿起。
其实,知道了自己过去世如何,除了满足一下好奇心以外,基本上没什么意义。
比如某人,一不留神知道了自己的一些前世,反而苦恼兼苦笑。
为何呢?
因为,她发现,自己身边的人,都曾经是自己的亲人!
比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关于茶的闲聊(四)吃茶去


一说因缘,就说偏了。
其实因缘故事,就只当故事听就好了,听完了呵呵一笑,至于有没有引发一些思考,那是各人自己的事儿。
这些年,类似的故事听过很多,有真有假。真的有照片证据,因为被有心人发现了民国时的一批照片,跟现在的照片相一一对照,面貌惊人的相似。其实这些东西在国外不算什么,有人长期研究,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关于茶的闲聊(篇外)几个因缘故事


今天本来想继续写茶,结果接到一个电话,说了很多有趣的因缘故事,聊的开心,就把茶先放放,说点瓜棚豆架卧看牵牛的陈年往事。
此篇语涉幽玄,聊博一哂,姑妄听之,当不得真。


来电话的是位女士,佛缘颇深,出家一直是她的夙愿,每年都要到庙里或长或短住几个月。直到遇到我,告诉她真正的修行在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关于茶的闲聊(三)喝茶喝什么


本来是要写杯具,结果一写才发现,想说清楚杯具,就要先说明白茶,要不然就说不清楚为什么那么选杯具。
其实前两篇也是需要先说清楚为什么喝茶、喝茶喝什么才说的明白,但因为我一向惫懒,不喜欢说那么正经的东西也不喜欢那么正经的说——说的太正经不好——现在发现躲不过去了,只能说说。
个人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