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而行

人生的这段旅途,我愿为美而行。
博文
我在“此时此刻”这本杂志上(http://thismomentpress.com/)读到一篇好文章,位置在P22-23,学海无涯栏目。人到中年,我们都面临同样的问题与困惑,对这个问题的理解和处理,直接关系着家庭的和睦、子女的成长以及我们自己生活的质量。关于这个问题议论不少,但这篇文章重点从生物学的角度剖析了青春期叛逆的生物学基础,让我们能以更理性、更包容的爱,来和子女一起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卢瑟恩老城有座桥,桥头有个碉堡一样的老水塔,最能吸引人去那儿的就是这个景。












从老城我们乘船去游卢瑟恩湖,朋友苏画家在瑞士住了很多年,一提起这湖就喊:“啊,天堂!”



卢瑟恩湖很大,船走到对岸单程就要近三个小时,沿途在那些小村镇短暂地停靠,是当地的水上交通工具。




湖周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卢塞恩被列为瑞士最美丽的城市,又离我们开会的地方不远,我和林洁便去了。
从网上订了个旅馆,坐落在卢塞恩湖畔。坐火车按地名找到那一站时已经是快午夜12点了。我跳下车来只感到周围漆黑一片,借着车门射出的那点暗光,看到脚下两步远处,水泥路面“站台”的那边,是一蓬歪歪倒倒的秋草。一阵荒凉之感吓得我一转身,把还站在车门台阶上的林洁使劲往车上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10-11-26 08:19:49)

车驶进怀俄明州时天已经微黑,眼前的崇山峻岭,直松巨岩,山谷里亮着灯的圆木小屋,很容易就让人想起了电影“断背山”的场景,明子则干脆断言:“那电影就是在这里拍的啦!”
怀俄明,美国西部牛仔的故乡,我们去大提顿公园玩时住在一个叫JacksonHole的牛仔风情小城,那里,街上是野牛角搭的拱门,店里卖着牛仔从头到脚的行头,年轻勇敢的游客可以去和牛仔一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0-11-23 16:31:07)
在家里,我是这样的一个女人:自认为特有爱心和责任心,对丈夫和两个女儿的事小到温饱大到前途自觉地、不断地操心,以至于自己时感心力交瘁,那三人还抱怨我管得太多。于是我经常满怀出力不讨好的冤屈,恨恨地说:我也想哪天乾坤倒转,让你们也来围着我serve一下,享享你们的福!骂是骂,可我还真没往心里去,依然在家里做着“强者”。这“谁照顾谁”的问题变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一个世纪以前,Montenvers铁路开创了Chamonix山谷的第一个旅游景点,MerdeGlace-冰海,海拔1913米。

到冰海的红色小火车每半小时就有一班,沿着山的边缘迂回前进,螺旋式上升,绕山绕林地开二十五分钟,把我们送到了冰海边。这一路风景如画,没有坐缆车直上直下的恐惧或者说刺激,可谓轻松休闲之旅。




MerdeGlace-冰海,法国最长的冰川,七公里,从阿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0-08-03 17:19:35)

跟着杜马,第一次去拍焰火,亏得她当面机授了几个要点,少走了一些弯路,可惜镜头没带对。不过俺要求不高,回来看看还有那么几张看得过去,当然错过的精彩太多太多,瑞典队是非常棒的。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0-07-03 08:43:37)

白雪,把魁北克冬天的田野简洁成一幅淡淡的水墨画,纯净的白连着蓝天白云,只点缀着几间见不到人的农舍,几棵无叶的树,几蓬枯黄的草。




如果说,这片雪野里有几只雪白的雪猫头鹰,你能找到它们吗?我可没那本事,可我的魁北瓜影友Rachel能,蒙城方圆几百公里范围内,一年四季,大概没有什么鸟能逃脱她和她那帮摄友们的火眼金睛。
约了很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来到Chamonix就是为了一睹阿尔卑斯山壮丽的风采,面前的这座MontBlanc可是欧洲最高的峰。
无论是谁,只站在山谷里仰望这座名山都会觉得很不过瘾,一定是要深入那雪峰峻岭,看个究竟才会善罢甘休。
上山的路有几种:自己去爬,乘火车或是坐缆车。缆车还有高矮之分,最高的也是最刺激的是去AiguilleduMidi,高达3842米。

来到它面前时我们竟有点叶公好龙,读着3842[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Chamonix,不管正式的中文翻译是什么,我喜欢称它为“夏茉莉”,因为它的谐音,小巧,美丽,恰似一朵芬芳的茉莉,绽放在法国阿尔卑斯的雪峰下。




那片山,也叫白山(Chamonix-mont-Blanc),它几乎为所有的冬季户外活动提供了理想的场所,不仅是法国登山滑雪的胜地,在这里还举办过第一届冬季奥运会,那是1924年。



夏天的Chamonix是凉爽的避暑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