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博客

喜欢以文会友,向大家学习,天天向上.
个人资料
清衣江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译爱尔兰诗人叶芝《长久沉默之后》一诗 AfterLongSilence Speechafterlongsilence;itisright,
Allotherloversbeingestrangedordead,
Unfriendlylamplighthidunderitsshade,
Thecurtainsdrawnuponunfriendlynight, 《长久沉默之后》 长久沉默后的话语;是真实的, 所有情人都已疏远或死亡, 冷漠的灯光在灯罩下隐藏, 拉起窗帘挡住冷酷的黑夜,
Thatwedescantandyetagaindescant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文革岁月-----工农兵学员生活回忆----(73) 照片为西师校园及民国抗战时期北碚城区民居的照片 这是1975年春季末尾四月中旬的一天清晨,校园里春天到处吹送出满含桉树花香的微风。一只站在水塔边一棵老槐树的浓密的树叶里的当地不知名的鸟,它的不倦的柔婉的啭声,穿透到我们宿舍里。 断断续续地,那只无名鸟的鸣声依旧随着微风飘了进来,但是没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文革岁月-----工农兵学员生活回忆----(72) 照片为西师校园及北碚城区风景照片 清晨时分,天空映衬下,一座葱翠的山脉呈现眼前,霞光透过云缝从漫山遍野的松树林树梢上照射下来。这时我们班的几个同学刚刚在运动场上锻炼完了,他们在最外边的一圈跑道上慢走放松一下。 从那里眺望山谷。霞光沐浴下的山谷呈现出一片祥和的景象,春天田野里栽种的庄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文革岁月-----工农兵学员生活回忆----(71) 照片为西师校园及北碚城区风景照片 清晨太阳正庄严地从东边地平线上升起,悬在北碚城附近的缙云山的上空。这时候不过早晨五点过钟的光景,在东边,地平线的一端,一片橘红色的灿烂的早霞,清楚地勾勒出缙云山和华蓥山脉另外一些高峰的轮廓,那些高峰连绵不断,从北起大巴山南麓達州市境內的萬源市南部,南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译爱尔兰诗人叶芝《落叶》一诗 TheFallingoftheLeaves ByWilliamButlerYeats(1865—1939) Autumnisoverthelongleavesthatloveus, Andoverthemiceinthebarleysheaves, Yellowtheleavesoftherowanaboveus, Andyellowthewetwild–strawberry. 落叶 秋天在爱我们的长叶子上, 大麦捆扎堆里的老鼠身上, 抬头望见染黄了花揪树叶, 还见染黄了野草莓的湿叶。 Thehourofthewan...[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文革岁月-----工农兵学员生活回忆----(70)照片为西师校园及北碚城区风景照片前天我们全年级的同学们从驻扎在北碚附近的一支高炮部队结束为期一个月的军训之后返回学校,昨天休息了一天。昨天晚上下了一场温暖的春雨。学校各处,凡是有空地的地方忽然生出了碧绿的青草。校园里的白杨树上点缀着绿油油的绒毛,桉树和梧桐树抽出了清香的嫩叶。系上的会议室的门窗已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文革岁月-----工农兵学员生活回忆----(69) 照片为西师校园及北碚城区风景照片 第二天(一九七五年三月三十一日)是我们离开军营返校的日子,清晨在微风的吹拂下,头一天召开的欢送会给我们带来的心奋激动不已的欢乐气氛已经开始消退了。 这天黎明已经用一线微弱的白光勾画出耸立在北温泉南部的缙云山的高峰。这山峰即使在一月份天气最冷的时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文革岁月-----工农兵学员生活回忆----(68)照片为西师校园及北碚城区风景照片今天的早晨又是一个晴明的早晨,只有我们学军的这支高炮部队驻防的周边地区才见有这麽多,这麽好看的松林和稻田,一片接着一片,覆盖着地面,给灿烂的阳光照耀得十分翠绿可爱。昨天是我们在这支高炮部队军训的最后一天了。这样我们年级的全体同学来这支驻扎在北碚附近的高炮部队开展一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文革岁月-----工农兵学员生活回忆----(67)照片为西师校园及北碚城区风景照片清晨一层朦胧的乳白色薄雾笼罩了整个军营。高射炮训练场地坐落在穿过军营一条大路旁边不远的地方。沿着铺设在高射炮训练场旁边的那条大路的两边栽着一排高大的树木,在所有树木的中间,白杨树最为挺秀;这些白杨树都成了世上最丑陋的鸟类--乌鸦的罺了。一棵巨大的桉树---这里最普通的一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声称:要从这小行星上抓取一小块碎片,这听起来好象很难’ 在过去的两年里,依靠恒星光光压推力奥西里斯-雷克斯(OSIRIS-Rex)探测器已经跨越太阳系。像古代水手和阿波罗宇航员一样,它需要利用星座来导航飞越黑暗未知的太空空间。当周一(2018年12月3日)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发射的这一探测器最终抵达了它的目标,一颗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