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8-07-20 13:01:58)
丁曼哭了。 她明明是按照所有人的样子活的。有什么好哭的呢?可是,可是心里怎么那么委屈啊。 怀上孩子的时候,其实自己各方面还都没准备好,只是因为丁曼的妈妈一直重复的定心丸在生效: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早点儿要孩子,我帮你看。 丁曼信以为真,觉得后盾强大。 孩子生下来那头半年,每天白天睡觉晚上不睡。怎么改都改不过来。而丁曼夜里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7-18 12:26:21)
绝大多数人都怕死,刘铮的爹刘叔也不例外,表现形式之一是有事没事就去医院检查。 大多数的人在一生中总有一两个对头,搅黄了自己某些事情,刘叔经常念叨的就是那人如何如何把他退休之前想再进一步的职位抢走了。 这两件事本是刘叔晚年的主要课题。最近又添了第三个题目,儿子不孝顺。 早早排队挂好了号,检查完毕,再从医院把刘叔接回家后,刘铮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7-12 11:09:03)
郭姓的男生,往往被昵称为“锅子”,而郭姓的女生,则经常被叫作“蝈蝈儿”。【时间:现在】我们的蝈蝈儿这时正准备出门,去相亲。盛夏的正午,阳光毫不留情。在拥堵的车流里蠕动,蝈蝈儿心里咒骂着。脸上还得避免露出凶相。打开小镜子查查脸上的皱纹,还好,没显出来,妆都干活儿。镜头切换到男方,我们的锅子现在也在往同一地点开。大礼拜天的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7-12 07:39:44)
龚晓发现自己的经历,一句话就可以概括: 七十年代生人,九十年代赴美,目前有夫有娃有高堂,有工作有体重有花眼。 既然坐四望五,到了胡搅蛮缠无人理、叽叽歪歪无人听的年纪,干嘛不开始自己逗自己玩儿。同龄人都有大名鼎鼎的作家了,同班人也一个一个都开始在微博微信上写回忆录。龚晓决定也要写点儿什么,凑不成趣,凑热闹总可以吧。 龚晓第一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