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眼白 海心明

故事像飞鱼般 从时间的静深中闪过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博文

第三部尾声 天气恢复了晴朗,好像暴雨从不曾来过。薇尼站在窗前才发现,一度开的红火烂漫的樱花早已无影无踪,花朵被青绿、棕褐色的新生叶片所取代。树叶蓬乱而懵懂地生长着,柳树垂下长长的枝蔓的帘子,枫树和榆树的树枝上闪烁着绿色的星星之火,那是些明亮的新生生命。 “下雨的那天晚上,过去很久了似的。”她说。 “那天晚上雨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汤姆开车回家的路上,雨点不由分说噼里啪啦地砸下来,打在挡风玻璃上面,好像急速坠落的一个个透明沉重的手掌,啪嗒、啪嗒。挡风窗很快模糊一片。雨刷打开到最快速度,面前一下子清楚,又一片模糊。再一下清楚,又一片模糊。 毕竟是夜了;路灯在雨里影影绰绰,车开在暴雨里好像在黑暗中行在一个小小隧道里。四维的雾如同一团混沌的白色记忆,堵截着汤姆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门口站着的是隔壁邻居梅琳达的女儿杰西卡。杰西卡长着一头淡黄色闪亮的直发,软软地披散在身上,身材微胖。她有点无精打采地挑起眉毛,灰色眼睛微微上吊,说:“我妈说,你有我们家的钥匙?”一面说着一面朝里观望,平薄的嘴唇神经质地翘着。“噢,是的。是的。让我想想,对的,你妈妈放在我这里有一段时间了。让我想想,我放哪里了……请进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露台上有一只白色圆桌,三把椅子。院子里的小枫树轻轻摇曳,淡薄而晴朗的春天的天气,空气里飘荡着蒲公英的花絮。远处是一片没有遮拦的远山,山脉和天际分野之处跌宕起伏,最高的山峦顶着白色雪帽。他们倆靠在露台栏杆上,汤姆说:“这些雪山,每次看见总有不一样的感觉。这山多少年了,没有改变……我喜欢海明威的小说《白象似的群山》,你读过没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蒂娜卷着一阵早晨的凉风进了门,坐在客厅的白色沙发上,双手拢着头发,打个大哈欠,问薇尼最近怎样? 薇尼穿着睡衣回到浴室里接着刷牙。听见蒂娜说:“我介绍的汤姆还不错吧。……我还记得你去年冬天那样儿,脸儿蜡黄,身材发了一圈……”说着走过来靠着门框,在自己身体周围比划一下,“才起床啊?” 薇尼嗯了一声,低头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到了星期日晚上,汤姆知道,他们不会邀请他去莉连的葬礼了。他心里难过,想到外面走走,天空却下起了雨。稀稀落落,灰暗透亮的雨中偶尔有一两声鸟叫,门前的公车轰隆隆开过,卷起一地泥水。正在窗前出神,楼下一个小留学生叫做托尼的,忽然来敲门。“汤姆,楼下水管子堵了,你来帮忙看看吧。”汤姆找出工具,捣腾了两个多小时,算是把厨房的下水槽疏通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星期二早晨约好的时间,薇尼却没来汤姆办公室。下午两点,汤姆收到她的Email:嗨,汤姆:对不起我今天早晨没去见你,因为临时见一个客户,我错过了时间。最近我觉得好多了,阿米替林停药一周,一切都还可以。我想我们的辅导可以告一段落了。也许春天帮了我的忙,阳光治愈了我,我开始找回一两位老客户了。抱歉我忽然有这样的想法,我想我需要独立了。我需要好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噢。”汤姆说着,喉咙好像梗住了。莉连,这个名字在空气里响起来,带来一种震动的痛。一下子他不知自己说了什么,这是一件跟他有关的事吗?为什么他没有一点感觉?莉连去世了。五个字,轻飘飘的声音在电话那头散去了,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什么也没有改变。噢,没什么,这事跟他无关吗。那边等了等,说:“汤姆,她的尿毒症恶化,她很勇敢,可她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中篇小说《维纳斯的春天》2014年获得台湾道声出版社征文奖。 来自北京的女孩王薇尼是位时尚达人,与男友马克生活在温哥华海滨的高层公寓。平静的生活在某天被母亲的一个电话打断…… 路过卖唱人,汤姆将一张纸票扔在琴盒里。那人冲他点点头,正在吹着口琴的嘴一鼓一鼓,脸上满是青春痘溃烂留下的疤痕。 “这说明,薇尼,我们错过了许多美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中篇小说《维纳斯的春天》2014年获得台湾道声出版社征文奖。 来自北京的女孩王薇尼是位时尚达人,与男友马克生活在温哥华海滨的高层公寓。平静的生活在某天被母亲的一个电话打断…… 第二部复调 (近半年后……) 四月的天明朗而又稀薄。榆树、枫树、橡树们光秃的枝桠摆脱了冬季的寒索,绽出众多微小的黄绿新叶,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