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博文
阅读 ()评论 (19)
(2019-05-02 23:30:06)
阅读 ()评论 (9)
(2019-04-14 23:50:30)

前些天回国暂别一段时间,回来之后听说文城发生了很多大事儿,比如才哥过火的山坡又繁花似锦了,张老汉把狗咬死了,尼姐关闭博客留言N多时日后重开留言且发表我的博客七年之痒。。。在我看来种种奇闻八卦不如尼姐的事儿重要。 认识尼姐不敢说是从尼姐开博第一天就认识,但至少比小小呀,五哥和尼姐认识感觉来得长。平时和尼姐没大没小的开玩笑,虽然尼姐也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7)
杜普蕾生于牛津一个中产阶级音乐之家,她母亲是个不错的钢琴家,也是个天才教师。这个法国姓来自她父亲那边源于Channel岛的祖籍。就在她要过五岁生日前,初露音乐才华的她在收音机上听到大提琴的琴声,坚决要求学习大提琴。之后,杜普蕾就学于HerbertWalenn的伦敦提琴学校,十岁时从师于知名音乐家WilliamPleeth,后来杜普蕾相继跟随瑞士的卡萨尔斯,巴黎的Tortelier,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2019-02-13 23:43:30)
阅读 ()评论 (15)
阅读 ()评论 (15)
(2019-01-31 09:03:38)
阅读 ()评论 (4)
(2019-01-19 04:06:10)

发酵中的腊八蒜,送给圆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2019-01-12 03:14:18)

风陵渡 浅浅 思念的颜色 我若回来 燃烬 风吹起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19-01-09 23:33:34)
小时候对绳命没赶脚,在眼里世界就是绳命,整天个傻乐傻乐的。大学时谈绳命一般是对女同学讲,脚着一谈就高尚成熟了一块。现在一谈绳命就脚着五味杂陈。 前些天微信朋友圈流传着一视频,里面有位可能是京剧艺术者在舞台上唱着唱着就直挺挺倒台上了,说死了,大家唏嘘不已说绳命脆弱,可我脚得能不拖泥带水死在自己一生热爱的舞台上,这得有多大的造化呀。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