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7-05-28 19:37:34)
渡水复渡水,
看花还看花
春风河畔路,
不觉到吾家从家到学校的路途有多种选择,从学校回家的路途也有多种选择。清晨离家,中午离校;中午离家,傍晚离校,姐姐和我,主要是姐姐,都要花一小段时间斟酌一回。头一年仲冬,我失足落入环绕我家的园沟,并在水面上仰天浮了约半小时。隔壁奶奶把我捞起,口中同时念叨,“三奶奶有灵,三奶奶有灵!”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5-28 18:56:50)
同学们后来都忘记了自思还叫自思.
吾们那时叫田一生为"老大",对角线为"梦游子".这儿,他两是枝叶,不费笔墨.
吾,他们仍然叫吾为"吾".因为吾为人端正,太无可挑剔.
曾经,他们叫吾为"周恩来",可惜吾没周先生的美貌.又叫吾为"毛泽东",但吾下巴没帝王痣.叫吾为"华盛顿",吾小时候没把吾家的樱桃树砍倒,叫吾为"拿破仑",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5-28 18:53:14)

1."师妹,怎么是你呀?"
遭遇漂亮妹妹时,我就这么惊讶地发句话.
妹妹们的反应不一样,用脚后跟也能想象出来.不须赘言.
我至今还记得的是,有个妹妹,不假思索,回曰:
"你在哪个山头?"
我乐了:
"空洞山!"
"尊师?"
"空空道人!"
"请问师兄你是------?"
"无靠."
然后我就说:
"我没记错的话,你是无依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5-28 18:41:29)
疏篱缺月!
茶几,破而显朴,旧而显古.
我一个人在偶有虫鸣的院中,啜饮.无有所思.端起茶杯,我突然笑了.
我想起了辜鸿铭.
先生是主张男人纳妾的.理由简单而令人玩味------一个茶壶理当配多个茶杯.
呵呵呵.
当然就有人有意见,理由也简单而直接------一个茶杯为什么不能配多个茶壶呢?
哈哈哈.
当然,有意见的人是你啰.可你又是谁呢?
嘎嘎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5-28 18:39:52)
回想起来,读书为乐的时光,一在高中之前,一在大学.
初三时,还没到知好歹的时候,也没在乎中学好坏与以后的关系,因此,仍乱读书.乱到何种程度呢?一上课,老师在台上讲,我在台下,不听,或听而不闻,在自以为很隐蔽的状况下,沉迷于小男小女的故事中.
我那时个头不高,晚长.先派在第一排,老师眼皮下.很长时间的不自在终于因为那谁近视,我助人为乐,让那谁去了第一排,我去了倒[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5-28 18:11:17)
因为排行第五,所以,想ID的时候,掂来掂去,觉得这个"吾"字让吾觉得还可心。
这也是中了念过几本书的毒,觉得这个"吾"字比那个"五"字来的文气,其实,用那个"五"字也未尝不可,然而,吾还是中了念过几本书的毒了。
姓丁,所以,往前溯,有人叫,"小五","小五子","丁小五","丁小五子","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5-28 17:45:17)
1.
在烧酒的辛辣中
寻思品味月色
年轻时的热烈
现在是存留在唇边的
甘醇
2.
记忆就如晚秋的树
枝干分明
繁茂的叶子凋尽了
而你
就是那枝头的果子
红透了.
3
勤劳的渔夫
一网一网的不是为了捞鱼
传说中
美人鱼的歌声
很美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毛泽东曾经在党内作为主要决策人主政,邓小平是毛泽东去世之后也获得了这样的地位,恰好这两个人都曾经在农业关键政策上处于少数地位,比较两个人的处置方法,不无启迪意义。一1951年中央高层关于山西合作社问题的争论上,原本是站在反对派一边的薄一波,自承是被毛泽东说服了。而刘少奇的反对意见,毫无逻辑可言,虽然后来邓小平搞了分田到户,也做了大量的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九六八年七月二十七号上午,我来到北京大学俄文楼,这是首都红卫兵代表大会总部办公地点。午饭后我就顺便在工作人员宿舍睡个午觉。当时我担任北京航空院会革命委员会主任和北京市革命委员会常委职务。我也是首都红代会核心组的副组长。对于大学红代会的日常工作由我校陈良同学,常驻红代会代表我处理。大部分时间忙于北航的运动。熟睡之中,我被陈良叫醒,[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06-16 19:56:30)
万马奔腾天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