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博文
四月的夏威夷多风,尤其夜间。 夜里躺在床上,听到窗外的风冲击着大楼,像一头猛兽在搏打和敲击,充满威力, 但是一点也不可怕。五十年前在北大荒,躺在土坯堆砌的干打垒里,我不是也听过 这么强劲的风吗? 北大荒的风与夏威夷的风是这么不同,虽然它们都是那么强烈,有力和在天空嘶叫。 夏威夷的风的叫声像是狮吼,声音浑厚,低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香港形势已到千钧一发,我虽人微言轻,但是我强烈呼吁:双方派代表谈判,避免流血冲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香港形势已经进入白热化,显然这样下去不可能达到平衡,所以各种对于形势的分析都纷纷出笼。 叫得最凶的也是最没有价值的当然就是美国大学的中国通和民运大佬,他们的意见荒谬大家已习惯了,常常使人怀疑他们是不是拿了中共的钱,因为意见和办法总是向中共倾斜。 其中最有代表的是民运理论家的见好就收,还有斯坦福大学戴雅门教授,他说,一旦北京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政治的奥妙就在醉翁之意,而这些意思在美国之音上夸夸其谈的民运大佬很难领会。 李鹏死了,中共对六四定性又做出非常严厉的重申,这是什么意思,借李鹏嘴吓唬香港也,一将李鹏再次与六四再紧紧联系一起,说明中共无意用其他人代替李鹏在六四中的地位,二借李鹏打香港,真是一箭双雕。 可怜李鹏死了,身不由己,恐怕他死前最不愿意的就是将他与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7-23 12:52:03)
六四时,我正在美国,李鹏在人民大会堂对解放军动员动员镇压的场面被卫星转到全世界。我们都在电视中看到了,那时李鹏的形象很差,三角眼,穿着中山装,他嘴张的很大,大叫着要镇压,一付非常愤怒的样子,给人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那时候中国还没有崛起,西方人不太了解中国政治,对中国领导人很陌生,但是李鹏凶恶的大叫的样子却被全世界记住了,从此一提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从张扣扣案看中国法律完全不适合国情。中国现法律采取了西方的形式,也就是要求双方讲实话,并由律师辩护,最后由法官定罪。 但是西方法律建筑在诚实和民主之上,中国民族从不具有诚实的传统,而是看谁力量大,帮谁对己有好处来说话的,所以这个形式对中国人完全是对牛弹琴。 另外中国的律师是战战兢兢的,如果犯人被控反对共产党,律师帮犯人辩护搞得不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2019-06-21 09:51:48)
有一个学者说: “從我過去一年在華盛頓報導的經歷看,美國國會議員和智庫學者,現在都非常注意把中共和中國區分開,把政府与人民分开“ 毛对中国人的影响深刻由此可见一斑,毛掌权前也习惯于将国民党政府与人民分开,自己总是以人民口气讲话,掌权后将美帝与美国人民分开,自己也总是代表美国人民。中国许多人现在也自然继承了毛这个思维,自己是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5-22 20:18:22)
一开始,也就是刚解放时,我不是这样想的,那时候我在上小学,我非常爱国,抗美援朝了,国家号召大家捐献飞机大炮打美帝,我省下母亲给我吃早点的钱捐。如果放在现在,我不但不捐,而且看到中国愈倒霉愈开心。 为什么呢?因为我发现这个国家不是我们的,我们被愚弄了。 说一件事就足够中国人和外国人理解了。 刚解放时,也就是共产党刚进城时,那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1)
(2019-05-06 10:24:58)
满朝文武尽绿卡金库暂设欧罗巴半壁江山养红颜犹记声声不称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5-05 09:29:01)
与他们生活在一起的三十多年,我发现了自己的丑恶,改变了自己,当我回到夏威夷和加州,与其他族人一起的时候,才发现我已经再变不回去了。在我上班的时候,有二件事记忆犹新:一天早上,车堵的非常厉害,我走到十字路口的时候,才发现路中心盘着一条蛇,大家都从它身边绕过去,没有一个人压它。还有一次下班时候,车也堵的非常厉害,有两条LANE大家都从一条LANE[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