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比利时的根特城里的圣巴夫大教堂收藏了法兰德斯画家范·埃克兄弟(HubertandJanVanEyck)完成于1432年的画作《根特祭坛画》。2018年夏天我们去参观了。画作放在教堂中心轴线旁边的一个小厅内,要购票入内参观。进入小厅,每人发一张简单的说明,一套英语语音导游器。小厅里不准照相,灯光暗淡,几乎挤满了人,走动困难,根本没法好好地观赏那幅画。倒是语音导游器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近日新闻里提到“小说《牛虻》作者伏尼契的孙女寒春”。 伏尼契的小说《牛虻》五十年代、六十年代间在中国很流行,我在少年时代就看过。另一方面,我的一个好朋友在七十年代时从《中国建设》(”ChinaReconstruct”)上收集了许多关于解放前访问过中国或来中国工作的外国友人的文章,如路易·艾黎,斯诺等人。从他那儿听到了寒春、阳早和韩丁这些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圣诞节前我家的君子兰又开花了。这盆花是2013年买的,以后年年开花,但一般都是在春夏季节。这次在节日期间开花,跟一盆圣诞花放在一起,屋子里立刻添了几分喜气。数了一下,已经开了的花加上花苞,一共有十三朵。跟大家分享一张照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2-15 14:13:33)

美国的亚利桑那州位于美国西南部,境内多沙漠、山地,夏季气候炎热干燥。到了十月份,天气凉快下来了,公园、街头的植物都开花了。那儿的植物有个特点,叶子非常细小,开出的花也小,一般直径不超过2厘米。下面是在其首府凤凰城(Phoenix)一带拍的的一些照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爸爸记忆力极好,知识面也比较广。但在填字游戏中要用到各种词汇,还要写说明,单凭自己的记忆远远不够,所以他很注意收集新的信息。为此家里订了《解放日报》、《文汇报》、《新民晚报》、《新观察》、《大众电影》和《电影故事》等报刊。过一段时间,如果手头没有急着要赶的稿件,他就要做“抄报纸”这件事,就是把报刊上他认为有用的信息抄下来。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五十年代时,外公、外婆跟我们住在一起。每天晚饭后爸爸会跟外公下象棋,从来没缺过一次。我也常常趴在桌子上看他们下棋。“当头炮”、“抽车(唸ju)将”和“落子无悔”这些象棋字眼都是这样听来的。 但是大约从1953年开始,他们每次下象棋只下三盘,爸爸把这叫做“三付头”。下满三盘,哪怕还没有尽兴,他们一定会收手。因为大约就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7-06-13 10:16:39)

我家后院一棵苹果树的叶子好像出了问题,变色、发枯了。请看下面照片。请教各位网友,这是什么问题,如何处理?谢谢大家的帮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3-30 16:26:13)

上海是个年轻的城市,襄阳南路更年轻。南京路是1851年筑的,而襄阳南路是1918年筑的,整整晚了六十多年。五、六十年代我在襄阳南路上度过了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体验了这条街上的各种生活场景,见证了它发展的一个片断。
在我的童年记忆中,最鲜明的颜色是襄阳南路上的绿色。沿街种着的法国梧桐,长得有三层楼那么高,两边的树枝在路中央相遇,绿色的树叶在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襄阳南路上有许多好玩的店铺之类的地方,在我五十年代的童年生活里留下了深深的痕迹。襄阳南路附近的地图1.永嘉路以南,路西侧我比较熟悉的是从永嘉路到建国西路那一段,全长不过四百多米。襄阳南路永嘉路口的西南角上就是乔家栅食府,著名的有点心如擂沙园、两面黄炒面、粽子、糟田螺等等。其实那年头很少光顾乔家栅,但是清明节吃的青团必须是从它家买的。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2017-01-18 09:02:18)

徐汇区的襄阳南路,北起淮海中路,南至肇嘉浜路,全长1.5公里。淮海中路以北叫襄阳北路。网上资料介绍说,“襄阳南路原名拉都路,由上海法租界公董局修筑于1918年到1921年。1943年汪精卫政府接收租界时改名襄阳路,1946年改名襄阳南路。”我在这条路上渡过了我的童年和青年时代。近年来越来越觉得襄阳南路和周围地区有很丰富的文化资源,很浓的文化氛围,于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1]
[2]
[3]
[4]
[5]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