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9-02-09 19:44:33)
今生与来生 作为一个并不坚定的唯物主义者,我不大相信天堂地狱以及前世来生。在对各种宗教都所知甚浅的情况下,我似乎对佛教更觉亲近,但更能让我觉得认同归依的是中国本土的墨儒道三家学说,中国人是很世俗化的群体,更关注现世,对前世来生则不置可否。 我对此生的境遇非常感恩,有幸出生在一个我最想出生的国家和城市。试想,如果我出生在南洋岛国,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1-26 20:31:47)
也许这几年的生活太过平淡安逸了,便有些倦怠。年初的微澜过后,不知怎么,忽然行动力大增。花了二个晚上把楼上的几个壁橱清理了一下。今天又清理了一个厨房的柜子。2楼和楼梯换掉旧地毯安装新地板的工程即将开始。但愿2019是一个开启新生活的一年。 过去不堪追悔,将来无从期许,而当下正当好好经营。任何时候我的方向便是如何打好生活给予我的这一手牌。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1-18 20:21:42)
擦干眼泪,生活还得继续。放下幻想,才能脚踏实地。我来到这个小城已经是第十个年头了。当时也曾闪过些许犹豫,但还是轻易地离开了那个我无比眷恋的地方。现在回头想来,我是有过选择的,我选择了谋生和职业。所以这十年来以及今日的一切,其实都始于一个我如今后悔莫及心痛如焚的错误决定。 可是,我再也回不去2009了,而生活还得继续。以为早已放下的,终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在6号房间住了没多久又搬到13号房间,这次的病友九十几岁了,有基本活动的能力,原来是某知名研究所的教授。终日照顾他的是他不到五十岁的太太,原是老人的住家保姆。老人原来的太太和他们的儿子在国外居住。现在的太太很精明干练,能够在病房里捣腾出看上去挺精致的饭菜,让我羡慕不已。她有些霸道,常常要占点便宜,和我们家的关系就很紧张。但我却不怎么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0-29 20:32:35)
在五号房间住了一周便被调到旁边的六号房间。医生说如果我们坚决反对,他们并不可以强迫我们搬的,但又说,我们这个病房也是当时医生们想了一些办法来让父亲得以及时迁入的。我去那里看了一下,也还干净整洁,便同意了,毕竟父亲在住院期间我们很想在各方面好好配合医生。当今的医生和病人之间的关系总体来说是不好的。比如这栋崭新的大楼,医生的办公室区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0-23 20:51:33)
我知道总有一天会接到这样的电话,所以在接到母亲说父亲生病的消息,我并没有多少意外和惊讶,该来的总会来,该面对的总要去面对。母亲试图轻描淡写,但我还是很准确地估计了形势,在一天之内确定了行程,从机场直接去了医院。所幸发现的早送医及时,父亲的情况虽是凶险,但一周之内还是基本稳定了下来。父亲珍视的所谓红卡算是派上了用场,住在新建的二人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8-27 21:03:12)

工作还是一如既往的忙碌,我的责任感驱使我始终尽心尽责,虽则我并不认为我的工作有多大的意义和价值。读书是我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同学介绍了战天京,颇详尽地梳理出满清朝廷一方在太平天国时期的人物和事迹,我觉得不足,因为此书对太平天国那方的梳理非常有限,而那才是我最感兴趣的。像曾国藩之流以书生投笔从戎者历史上可圈点的并不在少数,而像杨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7-23 18:31:15)
年初改组以后工作非常忙,近二三个月来几乎天天要加班,连周末也不例外,压力也很大。我不免要想,这样的生活究竟还有什么意义呢?我并非有野心在职场上还想更进一步,现在的努力都是责任心所致。我承认当一次次攻克难关在技术上更加成熟时,我也感到一丝满足。然而,这究竟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那么我想要的生活是怎么样的呢?那就让我来遐想一番吧。我想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2-01 19:37:46)
与过去三年不同,从去年年底开始,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都几乎同时出现动荡的迹象。川普意外地当选,对还在职场上的第一代移民而言绝对不是什么好事,现今才就职10来天,就各种离奇政令层出不穷,估计不用太久,就会有一个条款适用于像我这样的旅美华人;公司里酝酿已久的部门重组在年初终于传出对我的小环境不利的消息,在三月底前后才能知道这次重组会有多大程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余禁所禁桓西,是法厅事也,有古槐数株焉。虽生意可知,同殷仲文之古树;而听讼斯在,即周召伯之甘棠。每至夕照低阴,秋蝉疏引,发声幽息,有切尝闻。岂人心异于曩时,将虫响悲于前听?嗟乎!声以动容,德以象贤。故洁其身也,禀君子达人之高行;蜕其皮也,有仙都羽化之灵姿。候时而来,顺阴阳之数;应节而变,审藏用之机。有目斯开,不以道昏而昧其视;有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