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心,未来

本地所有文章均与精神, 精神不佳, 精神病有关,另加子女教育
博文
姚贝娜的离去使许多人震惊和惋惜,这样一个美丽有才,低调善良的人,留下她天籁般的歌声和悲伤的父母,去了。
我为她祈祷
我看到许多反思,其中很多人谈到她在生病治疗期间复出,认为不当,因为治疗才是重要的,生命是第一位的。如果是我,可能我也会以治疗为主。
但是对姚贝娜,生命的意义可能和我们为自己所界定的不同。所有的个人,都是在当时当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的工作与老人痴呆和病人家属有关,病人家属承受的压力之大,如果有兴趣,可以看看:https://caregiver.org/caregiver-health
一个很简单的个案,美国,93岁的老公(曾是政府官员)照顾92岁的太太(博士,医务人员),老太太痴呆,我和她呆了两小时,她重复告诉我21遍她的经历,问了我20遍我是谁
想想老公跟她是朝夕相处的,要重复多少遍?
还有的病人,一辈子是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3-07-24 22:37:10)
我在医院做社工,工作的部门之一是艾滋病,有许多病人文件不需要放在电脑系统里,但是需要保存,以备有关部门检查(特别是艾滋病管理部门),我们科就创造了一个"影子文件柜".  今天,部门经理说,让义工朱丽帮你整理一下文件吧,要小心不要让她够得太高或太低的.  我在会议室见到朱丽,她白色的短发微卷,好象60多岁的样子,时髦又庄重,口红均匀地抹在嘴上,笑口常开,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2-11-18 18:18:18)
克医生在科会上心情沉重地说:"查尔斯昨天下午突然去世,他在家里摔倒,不省人事,15岁的儿子马上叫了救护车,送院后证实心肌梗死,没有抢救过来."大家沉默不语,
查尔斯是53岁的美国黑人,艾滋病患者,有一儿一女,老婆是瘾君子,16岁的女儿曾经和查尔斯一起来看过克医生,悄悄地说:"我知道我爸爸是艾滋病".查尔斯的儿子有蓝球天赋,查尔斯在世时多次向克医生表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十八岁的女孩,无既往病史,正在等着高中毕业舞会,因为腹痛到医院看急诊,被诊断为卵巢癌而且已经转移到肝,医生已经告知病人无法手术,化疗也是PALLIATIVE,即减少痛苦.女孩平静地看着我说:我知道我很快就要死了.
我看着她的眼睛,许久,说我们每个人都要死的,只是时间问题,虽然现代医学不能治好你的癌症,可是能够保证你能不痛苦,有尊严地走完人生.
网友JTY写父亲:他每天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在美国医院,如果没有事先设定,医院都是假定病人是FULLCODE的,就是全力抢救,具体就是说,如果心脏停跳,就会做CPR(心肺复苏术),心脏按摩,电击,如果没有呼吸,就会上气管插管连接呼吸机等等,静脉点滴当然必不可少,进而如果不能进食,就会鼻饲(时间长了就可能插胃管). 在医院,如果病人自己选择,其实还有DNR(donotresuscitate)和PARTIALCODE的不同处理方式.DNR就是不抢救,听天由命,"LETNATURETAK[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作为在美国医院工作的注册社工,我工作的很大一部分是帮助病人作长期护理计划,DNR的讨论,临终护理等等,看到大家由婆婆中风而引起的讨论,涉及到我们老了之后的安排,忍不住抛砖引玉,下面所提到的有关费用,是目前加州的大概数字.养老安排美国老人老了之后的养老安排,不外是同家人同住,请人到家里来及疗养院几种.大家可能以为美国人的人情味淡漠,其实子女为老人牺牲的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1-09-10 14:23:43)
我在医院做社工
一个80岁的白人老先生,住在家里,请了一个看护和他同住,因为女儿发现家里的冰箱里没有一点食物,怀疑看护没有给老人吃饭,所以把老人送到医院检查。
老人在医院里,张口:“狗娘养的”,闭口:“滚出去!”
老人有一儿两女,其中的一儿和一女已经放弃参与老人的养护,只有最小的女儿,是(powerofattorney),小女儿在电话里同意付钱送老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1-09-10 12:24:05)
我在医院做社工。
87岁的老人因为肺炎入院,他已经不能吞咽,对孩子说他要回家。
他的儿子在很远的地方自己的生意,女儿患有一种先天疾病,坐轮椅出入。孩子们帮老人管账,老人的月收入是2900,花费却是3000。儿子每月贴点钱。女儿住的近,负责开车带他看病等等。
听了老人的话,孩子们决定带老人回家,当然要请看护。我们当地的全天看护市场价格,是每天1[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本文基于真实案例,已将姓名等细节更改以保护当事人隐私
病人名叫玛丽亚,32岁,昨夜服用不明剂量的药品后昏迷,送入重症监护中心,一日之后,病情稳定,转送普通病房。
当我看到玛丽亚的时候,最深的印象是她惊人的美貌,最突出的是一双大大的,会说话的眼睛,还有非常白皙的皮肤。她对我疲惫地笑了笑,说“西班牙文。”
原来她只讲西班牙文。
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