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平常

文字让我的日子丰富起来
个人资料
王平常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9-03-20 04:25:18)
冬天的多伦多有厚重的云层,云层压得很低,灰灰的,总是有种让人郁闷的湿冷,我开始考虑要不要吃点抗抑郁的药。徐照给了我一张纸,说,你试试。纸上说的是某个地方的人做了个实验,原本是减肥的实验,后来发现有些人的抑郁症居然被治好了。他们声明,这种实验是小范围的,说明不了太多的问题。但是,据说,有人后来用了此法治疗抑郁,还挺见效。徐照说,你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3-19 16:40:37)
简潮的”小姨“叫王雪,他的确叫她小姨。但是,他们不是真正的亲戚,王雪曾经是简潮的保姆。她一张口,我便觉得,命运待我不薄,因为我的身边很少有表述能力如此差的人。她让我见到了另外一类不曾见过的人,一种连一件小事也解释不清楚的人。比方说,我问她,简潮跟你不是亲戚,对吗?她会说,简潮他妈妈先找的我,求的我,带他,给他做饭,送他上下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3-19 16:39:41)
文海龙一边开一边轻声说,姐,要么咱们停下来看看这车到底想干什么?我看到他很镇定的样子,问他,你是不是认识这辆车?文海龙没回答我,忽然把车放缓了,找了个宽阔的路边把车停了。说,姐,我们等一下,看看它停不停。不久,那辆凯迪拉克也停在了后面不远处。文海龙说,姐,你稍微等一下,我去看看。我说,能行吗?危险不危险?文海龙说,没事的,放心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3-14 05:56:05)
我一直回想,为什么我那个瞬间对简潮产生如此大的反感。因为,他曾经在我的生活里不辞而别。虽然是远距离交流,但有源头,有张阿姨这个“媒人”。我们即便不合适,也不至于到了玩消失的地步。而在多伦多的交往期间,细微之处,他总给我一种奔着婚姻去的感觉,这个很要命。那些完全都可以被解释成”不经意的小动作“,让我误会了。我不怕误会,我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3-12 03:18:48)
多伦多的天气越来越极端,羽绒服刚刚脱下,天就热得只能穿短裤了。“一件白衬衫”迅速进入淡季。我花时间把“Henry&Edward”的名字也改成了“一件白衬衫”,是啊,Henry都被踢出局了,名字还留在那儿显然不合适。还是“一件白衬衫”好,在我们可以看到的岁月里,仿佛不会落伍,谁都需要至少一件白衬衫。Henry一脸无所谓,他说,他没那么玻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3-10 06:10:19)
这个冬天似乎十分难熬,冬衣还没有脱下,梁师母忽然去世了。 消息是王兴凯告诉我的,梁师母的亲人远在台湾,对这里并不熟悉,由他负责操办梁师母的后事。 梁师母跟女儿梁渊源似乎一直不合,梁渊源在英国大学教书,但是不肯回来。即便是葬礼,也说自己身体不适,没有回来。 梁师母临终前联系的人不多,跟她走得最近的,居然是徐照。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3-09 03:59:46)
Henry到我的店里等黄云飞来谈话,他脖子上的套子泛着淡蓝色的光,他的脸看上去有些肿。但是表情格外轻松。我猜,他一定有一种泄愤之后的痛快。我说,Henry,你这么唬,谈个恋爱,差点没把命搭上。Henry说,姐,那个小兔崽子出言不逊在先的,吃饭的时候,本来我也没想怎么着,他跟他的哥们儿开始聊女人,我越听越刺耳,冲过去想揍他,他就说,走,兜一圈。是他想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3-08 00:59:47)
平安夜那一天的下午,Henry,陈小晨和文海龙一般人等去吃饭,吃过了饭Henry和陈小晨就来了一场赛车。在市郊的一套普通公路上,两个人赛着赛着就撞了。两辆跑车全部报废,陈小晨伤得重,据说断了几根肋骨,而Henry伤得轻,脖子上套了个大套子,脸上稍微有点擦伤。两个人自然是在警局立案,可是谁都没说出真实的原因,只是说一时兴起,开快了。外加律师辩护得利,他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3-06 18:44:44)
妈妈说,潇潇,恰好你张阿姨在呢,她正说想你了。快来跟张阿姨问个好。张阿姨的脸凑到屏幕前,变形得厉害,笑呵呵地说,潇潇,你好啊,春节回来不回来?阿姨最想你。我说,张阿姨好,您身体挺好的吧?张阿姨说,我挺好的,潇潇,听说你当企业家了,我就说你是个有出息的孩子。我说,阿姨,据我妈妈的精准定义,我不是企业家,是个店长。您应该信我妈妈的。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3-04 08:25:18)
Henry的旧房翻新生意有两个小伙伴,一个叫陈小晨,一个叫文海龙。据Henry说,他们三个分工上有所不同,他们三个共同看房选址选房,然后由陈小晨和Henry到政府申请翻建许可,许可到手之后,由文海龙的施工队进行具体的翻建。翻建完了,陈小晨和Henry再把房子放到市场上卖掉。陈小晨大概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个子高挑,面白貌美,斯斯文文。他很小就被送进英国的贵族学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