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辈子缘分

(2019-05-06 07:52:12) 下一个

前两天梦到老爸了,去世前的样子又水肿了,着急可醒了就怎么也弄不清以后的事情了,想起是老爸的生日和祭日要到了。

老爸走后几乎每年要给他写点什么,想着人啊无论什么关系活得就是一辈子的缘分……,能一直惦念老爸的也就该是我们姐妹几个,也只能是我们几个。至于老妈记忆不知道玩耍到哪里去了,不会怪她的忘记,就是因为她的忘记才让我们懂得记忆的珍贵。

零八年老爸过世,十一年过去了如今想起他还是伤心,尤其是一个人开车的时候,面对擦肩而过的车流,眼泪刷出了无数的记忆,扑簌扑簌掉下的是许多的往昔。唠唠嗑吧,念念和老爸的过往,趁还能想得起……

《鞋匠》

老爸刚从干校放回来就得了一场几乎要命的大病,我呢还小,老爸在家溜达着养病,小小的我成了忠实的随从,那时对陌生的他还有些怕怕的。他出门,我一溜小跑地跟其左右。大院外每天都坐着个鞋匠,那是老爸出门要停的第一站。哥俩儿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从南到北的,听不明白的我就乖乖地蹲在一边盯着鞋匠的做活,看他把钉子含在嘴里,手上摆弄废旧的自行车轮胎,剪子发出哧哧的声响,觉着很悦耳。我隐约知道鞋匠姓童,有很多孩子(十一个),家就靠他修鞋维持生计。也就是那一年的春节,初二回娘家的老妈过了不踏实的一天,因为我大胆的吞了几颗钉子,妈妈一直焦虑不安的在等着我拉屎……。再后来呢,长大的我穿皮鞋用不到鞋匠了,老爸出国前留了一整套修鞋工具在家里,为我提供了亲力亲为的好机会。至于童鞋匠,老爸恢复上班以后就没见过他,好像到别的地方去了。

《象棋》

和童鞋匠话别后老爸还有个据点围观他人下象棋,印象里他基本做到了面带微笑观棋不语。而我呢充分运用当时身高优势挤到离棋盘最近的位置,一边观察老爸什么时候抽身离去一边看着其他叔叔大爷指指划划。回到家老爸会问我想不想学下棋,就这样学龄前认识的几个中文字中就包括了车、马、炮、象、士、兵、帅、将、日和田。开始下棋的时候是乱走,老爸很潇洒,棋盘上几乎没有子还不耽误赢棋。后来我发现与我同岁的表哥会下棋,而且师从高手背了好多棋谱,于是就央求他支招,有些底气的我告诉老爸让给我半壁江山我就可以赢,老爸爽快答应,结果我就赢了那唯一的一次。投子认输的老爸嘿嘿地笑着问我要不要学打扑克,从最简单的“骗人”玩起,于是我又有了数学的启蒙教育。

我和老爸,还有故事吗?有,奇葩的游泳教练、扁担沙发腿、捉迷藏……,故事也许说得完,思念呢?哪里道得完,老爸好吗?

2019/5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妈妈的故事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啊!点点滴滴都感人!
fafafaf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花好月元' 的评论 : 谢谢
花好月元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真感动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