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水月庵

(2017-04-21 05:32:47) 下一个

他每天忙碌工作,到了假期,就和朋友一起骑摩托车旅游。最近几年,他更常独自出游,没有什么计划,大概选定一个路线,走到哪是哪。

他旅游为了刺激,放松,也喜欢了解不同地方的风土人情。看到偏远乡村简朴的景致,他心中会感到闲适和宁静。

他难得消闲,一年只有一次。这次他骑摩托车出游,头几天一直在大路上悠然前行,今天早晨他拐上小道,便顺着环绕的小路穿山越岭,沿途更有别样的风光。一会儿赏读杂树野花,尽收一回探幽之美,一会儿在崎岖不平的小道上颠颠簸簸,突然来个急转弯,好不刺激。群山重叠,道路弯弯曲曲,朝着深山密林骑去,感觉是行进在原始森林里。

今天已经骑了大半的路程,只要爬过前面那个山顶,估计就能看到小镇了。这时已近黄昏,天气突然起了变化,天边开始聚集着乌云。然后便乌云滚滚,天昏地暗,电闪雷鸣,闪电像个火球,惊雷不停在头顶炸响。不久豆大的雨点噼噼啪啪落下来,瓢泼大雨让他睁不开眼睛。本以为可以在天黑之后赶到小镇,没想到雨来得这么急,他便放慢速度。透过雨帘,依稀还能看到对面层叠的山麓。沿途不可能会找到住宿,也没有地方躲雨,只好小心翼翼继续前行。一边是峭壁,一边是深谷,稍不留神,就会滑入深渊。根据手机地图显示,离小镇还有50公里。拐过一个弯,突然前面出现了灯光,他喜出望外,便向着灯光骑去,原来是水月庵。

他熄火,长长出了一口气,把摩托车停好。他来到庵里,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漫山狂风暴雨猛烈袭击着水月庵,庵内一片宁静,庭院幽深,庵堂神像生辉,正殿迎门供着一尊观音像,未加特别装饰,显得亲和朴实。

他恭恭敬敬对着菩萨合什深深行礼。转身,看见有位尼姑拿着大香走进庵堂,似乎要为香炉添加香火。她向他点头,这尼姑看上去最多也就二十岁左右,身材匀称,身穿佛家灰布素衣,头戴僧帽,胸挂佛珠。他上前说道,师父你好,我错过旅舍,不知能不能在此借宿一晚?我自带帐篷,有个可以躲雨的地方就好。她看了他一眼,说应该可以,我去问一下师父。没想到她如此眉清目秀,皮肤白里透红,不涂脂抹粉,一样艳丽明人。过了一会儿,她回来了,说我们有几间空房,师父说施主要是不介意,可以暂住一晚。他说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不打扰。说完,脸上泛起一抹红晕。她领他穿过走廊,默不作声,他跟在身后。一身僧服,掩饰不住款款体态。她安排他住进一个房间,房内摆设简陋,只有一个床铺和一张桌子。他换好衣服,她端来一个火炉,烧起柴火,帮他烘干衣服,烧水沏茶,动作慢条斯理,俨然像个超尘绝世的人。沏好茶,他接过茶杯,顿时闻到了扑鼻的郁郁清香。

他们聊了一些不痛不痒的话题,看得出她还有些稚气,温顺的外表下也有一种坚韧。

可以问一下师父的法号吗?

了尘。他们的眼光相遇,她嫣然一笑。

一个绝世女子,为什么年纪轻轻就踏入空门,一定有与众不同的人生经历。他开始猜测她的身世,但假如有过什么严重创伤,脸上不会有这么纯净的笑容。那为什么竟舍去繁华欢闹的尘世,来水月庵清修。

他又问了尘师父是哪里人?

佛门弟子无家,顿了一下她又补充道,其实也无名。

碰了钉子,他也觉得自己的言谈有点过分,对刚刚认识的尼姑不该问这种问题。双方都有点别扭。他想表现出自己是个通情达理之人,但又找不到合适的话题。

差不多干了,晾在屋里,明天走时就可以穿上,施主好好睡一晚。说完她转身离去。

他的心兀然一颤,似乎是一种本能的反应。和一个女子初次见面,而且是个佛门女子,竟然有这种感觉,真是不可思议。而且是在佛家清静之地,觉得自己有点不敬。他有些愧疚。

 

晚上醒来,室外风平雨息,一绺淡淡的月光从窗口射进了庵里。他感到头疼,鼻堵,开始咳嗽,越咳越厉害,不能入睡。后来他听到脚步声,她来到门口,说施主是不是淋雨受了风寒,趁热喝下这碗姜汤,明天就没事了。他的心里顿时涌上一股热流。又连咳数声。说声谢谢,麻烦你了。便坐起身子,接过碗,先抿了几口,还有点烫。

了尘师傅,平时来敬香的人多吗?他无话找话。

有缘自然会来,不在人多人少。

了尘师父已经修行几年?他又问。

施主不必多问,佛家四大皆空,阿弥陀佛。

最后他一口气喝下去。她接过碗,看着他道,身体不好可以多住两天,我会跟师父说。说完转身离去。

此时天空明月高悬,除了松涛浅唱,和自己的咳嗽声,万籁俱寂。他无法入睡,耳边不断萦绕她的声音,眼前不停闪现她的身影。后来也不知何时才昏昏迷迷睡去。

他独自一人走进深山老林,月亮还没升起,树木遮住星光,在黑乎乎的山路上行走,有时不免浑身毛骨悚然。他要让自己定下神来,便坐到一块大石上,双腿盘坐,双手合掌,闭上双眼。突然听到响声,睁开眼睛,发觉满月挂在林梢,蓝幽幽的月光下,有一头青鹿一步步向自己走近, 脚步轻灵, 好像担心惊动了树林里沉睡的生灵。走到跟前,尖尖的脸庞变成瓜子脸,闪着美丽的眼睛。他内心顿时涌起一股暖流,伴着如丝绸般的月光滑动。他咳了一声,从梦中转醒,天已大亮。感觉并无太多不适,只是还是有点头疼。他起床,穿衣,走出房间,顿觉一股清新的空气袭来。他们在过道相遇,她问好些了吗,他说好多了,并向她致谢。

她请他去用餐,他跟在身后。她亭亭玉立的样子,以及走动的姿态,再次触动了他体内隐秘的角落。他提醒自己庵堂是素净之地,不要胡思乱想。

吃过早饭,他向住持道早安,谢谢她收留过夜,住持给他两粒止痛片,说他要是不适可以多住几天。他还见到了另一个尼姑,长得也很标致。他不禁感叹,怎么世间好女子都去了尼姑庵。

他看到她在打扫庵堂,她向他点头示意,他本想说话,但最后只是报以微笑。不久就来了香客,他们来烧香,虔诚下跪,给观音菩萨磕头,再将青烟袅袅的香火插进香炉。

 

雨过天气格外晴朗,了尘戴上草帽去干活,他跟了去。

他们沿着幽径往上爬行,雨后路滑,他们小心翼翼。山中飘着嫩叶的气息,山树又高又密,越走越幽深。有条小溪在不远处流过。听不到虫鸣鸟叫,只能听到脚步声和呼吸声。突然一只鸟被他们惊飞,他吓了一跳,她说他胆小。山势渐渐陡峭,需要屏息攀登。行了半里地,才来到菜园,他已是气喘吁吁,满头大汗。他发现山坡上种着各式各样的蔬菜,有芥兰、春菜、韭菜等等,还有玉米,和几棵桃树、柿树、梨树、板栗,这里无疑就是她们的果菜园。

她干起农活不急不缓,非常熟练,他则有些笨手笨脚。

他发现不远处有些树桩,挖出来可以当柴火,倒是适合他干的活,便向她要了锄头斧头,连根挖了三个。看他累得汗流满面,她说你刚刚生病,不要累着,休息一会儿。感觉竟然有点怜惜。

中午的天气已经显得有些燥热,太阳也开始灼人。

他们在一块大石头上坐下来。她拿出几根玉米和番薯,两人吃了起来。

从坐着的位置望下去,尼姑庵的红墙黛瓦隐藏在苍松之间,稀疏的阳光在瓦上曳动,薄薄的雾岚缥缥缈缈,好似世外的阁楼。

每日食用自己种的蔬菜,没有化肥杀虫剂,健康,他说。不过生活太清寒,也应该注意营养。

营养够了,关键的是修行,遵守清规戒律。她说。你自己一个人骑摩托出门旅游倒是要注意安全。她忽然显得有点亲热,多少有点没有顾及她的身份。

我知道,谢谢。这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谁知道不是命运的安排?

她没有回答,似乎陷入沉思,目不转睛看着远处,好像忘记他在身边。她忽然回过神来,对他笑了笑。

你有没有听到流水声?她问,声音有点兴奋。

他屏息静听。没有,他说。

若隐若现的,要静下心来才能听见,也只有下过雨后才能听见。

南无观音菩萨。一念心清静,莲花处处开。我看到了莲花。他说。

你有悟性。

我是红尘中人,一个俗人,想问一个很俗的问题,不要见怪。为什么对生活这么消极,我的意思是说为什么会出家?

不是消极,是缘分。出家人早已断了尘根,心里只有菩萨。她以平静的口吻说。

难道都没有还俗的念头?

她看了他一眼,禁不住脸红了,但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她不回答。她有点慌张的神情,再次触动他的心灵。终于她对他抿嘴而笑。他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为什么不回答?

她的脸颊更是飞红,却以严肃的口吻说,佛曰: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即是错。

接着她站起来说,该干活了。施主不必太执着,平淡也是一种生活。

突然他也想皈依,远离尘世喧哗,留在这里。他不想离去。

 

他捧起茶杯,来到庵前的一块青石平地,嗅着茶叶散发的清香,呼吸着清新的空气,顿觉浑身舒畅。远山布满树林,抹着夕阳的余辉。他在一个板凳上坐下,地坪四周柏树和樟木林立,树干挺拔,粗的两人也抱不住,枝叶遮天蔽日,有的吐出新鲜的嫩叶。树荫下长着羊齿植物,开着紫罗兰,野花野草散发着馥郁的芳香。还不时传来虫叫鸟鸣。他闭上眼睛,觉得自己置身世外。他敞开心灵,聆听大自然的声音,尽情享受着一方净土。现在他知道为什么了尘会喜欢这里。突然传来木鱼声响,他睁开眼睛,看到鸟雀归林,想着了尘敲打木鱼的样子。他就这样坐着,坐了很久,茶早已喝完,直到觉得身上发凉,才走进了睡房。

他洗漱后脱衣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睡,他的思绪起伏,想着自己每日忙着业务,为生意奔走,搞人际关系,几乎天天围着酒桌应酬,杯觥交错,与了尘的生活迥异。追求其实是一种负担,放弃才是解脱。他眼前不时浮现出了尘的身影,她一心修身养性,行善积德,在山间生活,吸收天地精华。想着想着,竟然心中升起伤情之感。

次日醒来,洗刷吃过早饭,和住持致谢道别之后,他来到庵堂。昨天他看到庵里来了些香客和游客,现在时间还早,除了她,庵内别无他人。

他对她说,我佛缘浅,不过既然来到菩萨面前,也想敬一柱香。他献了香火钱,点了一柱檀香,庵堂顿时幽香弥漫,一缕缕烟气在他的头顶萦绕。

她说心诚则灵。

他跪在蒲团上,面向观音跪下叩头作揖,许愿,然后起身,把檀香插进香炉。

他向她道别,她是那么善良,端庄,简直就像观音菩萨。突然他满脸羞愧,不知说什么好。他觉得自己玷污了了尘的清白。

了尘师傅我告辞了。终于他开口说。

师父说了要是身子还不舒服可以多住两天。她以挽留的口吻说,感觉竟然有点依依不舍。当然这可能只是他的错觉。

我已经告诉她身体已无碍,谢谢那碗姜汤。昨天就可以走了,只是想多住一天。

记住大悲无泪,大喜无声,大爱无言。她说。

他带上头盔,骑上摩托,启动引擎,向她挥手道别,然后加大油门,继续他的旅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美丽风景 回复 悄悄话 挺干净的文字:)
LinM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西风-西风' 的评论 : 谢谢来读,问好!
LinM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ichelle_Lee' 的评论 : 谢谢鼓励,问好!
Michelle_Lee 回复 悄悄话 林兄文章写得真好!
西风-西风 回复 悄悄话 好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