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MARTINI

希望感动别人就先感动自己
个人资料
DUMARTINI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费德勒的成长故事:法拉盛之夜

(2009-09-26 19:32:00) 下一个





童年照片集锦大全,在这儿:http://blog.wenxuecity.com/blogview.php?date=200909&postID=7990

(图片都是另外配的—)





上篇的链接:http://blog.wenxuecity.com/blogview.php?date=200909&postID=36707





《费德勒成长故事:追寻完美之十三》


《费德勒的故事:追寻完美》作为费德勒迄今以来第一本也是惟一一本传记,完整地记录了费德勒从一个天赋异禀但性格暴烈的少年,成长为温文尔雅且成就无数的史上最伟大网球运动员的动人过程。该书自2008年6月份出版后得到了国际各大传媒的高度评价,就连费德勒的母亲也表示,她将把这本书作为他儿子的百科全书来收藏。

---------------------------------------------------------- 








2005年9月11日的周日下午,确实有一种特殊的氛围飘荡在法拉盛公园的空气中。观众们热情地涌入58米高的阿瑟·阿什体育场,这是世界上最大的网球场;而随着23 352个座位因为这场即将上演的鸿篇巨制般的男单决赛而全被坐满,球场看上去比平日更加气势恢宏。电视摄像镜头捕捉到了人群中很多张著名的面孔——罗宾·威廉姆斯、达斯廷·霍夫曼、兰斯·阿姆斯特朗、唐纳德·特朗普,没有人愿意错失这场巨人之间的交战。众多的美国国旗在看台上迎风飘扬,而一面巨大的美国国旗也在场地上展开。这一天正是曼哈顿的“世贸双塔”在“9.11”遭受恐怖主义袭击的四周年纪念,这令人们的爱国主义激情更加被放大。对于阿加西来说,这是他奋力攫取一场看似可能性不大的胜利的完美舞台。

“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可以比这更美妙的了。”在告别了他的两个孩子,并且对胜利充满信心地大步走入决赛赛场后,阿加西在接受CBS-TV的简短采访时说道。已经接近下午5点了,太阳即将沉沉落下,巨大的影子投映在球场上,泛光灯很快就被打开,照亮了赛场。

费德勒一定是自感像是罗马斗兽场中一个即将要去喂狮子的奴隶,不过,这个巴塞尔男人不会接受这样的角色。他从比赛的一开始就掌握了主动并取得5比2的领先,令疯狂的现场气氛明显沉寂了下来。在阿加西顽强拼掉7个盘点之后,费德勒以6比3锁定首盘的胜利。不过,阿加西在首盘最后阶段的奋力拼争,还是显示出了他的体能、斗志和决心。当阿加西在第二盘一上来就取得3比0的领先,并且随后以6比2的胜利扳平了比赛时,局势突然转向了阿加西一边。这是费德勒整个夏天所丢掉的场上氛围最一边倒的比赛。在高高的电视转播席上,约翰·麦肯罗评论道:“阿加西不可能打得比这更好了。”阿加西很快又在第三盘取得局分4比2、小分30比0的领先优势,看上去,他已经获得了夺取他几乎三年来的首个大满贯冠军所必需的气势与动力。然而,正当阿加西的胜利眼看着即将到手时,费德勒成功地反破发,将比分追成3比4,并且阻挡住了阿加西的进攻狂潮。在阿加西于这一盘的第11局顽抗过4个破发点之后,两位传奇球星进入到即将决定哪位球员可以获得重要的2比1盘分领先的关键的抢七局。两人在前两分的争夺中各得一分之后,情况突然对阿加西变得残酷起来,费德勒连得6分以7比1拿下抢七局。阿加西鼓足气的热气球的燃料消耗殆尽,很快,比分牌上亮出了费德勒最终获胜的比分——6比3、2比6、7比6(7比1)和6比1。

这场比赛之后,阿加西给予了费德勒最高的赞扬,称对方是他交手过的最好的球员。“毫无疑问,皮特(桑普拉斯)当然伟大,”阿加西说道,“但和皮特交手你还能有计可施,运气好的话还可以获胜;但罗杰会把你打得根本无处可藏,我认为他是我交手过的最好的对手。”费德勒就阿加西的评论说道:“能够被拿来和他在职业生涯中交手过的球员们比较,这实在美妙;要知道,我们谈论的可是那些最棒的球员,有些甚至是历史上最伟大的人物。不过,我自认为仍有机会继续提高。”

在击败了拥有一边倒的本土观众的果敢而充满灵感的阿加西之后,费德勒赛后承认,他本以为会在第三盘失去比赛。“我扳回了局势,比赛就这么结束了,连我自己都感到吃惊。”他在赛后表示,“当时,阿加西就像是已经从我手中溜走的鱼。”和玛蒂娜·纳夫拉蒂诺娃一样,阿加西是仍然活跃在巡回赛中仅有的“活着的传奇”。“当我在我职业生涯的顶峰而他已即将谢幕时与他交战,又是在纽约,而且是在美国公开赛的决赛——那也许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一场比赛。”

费德勒并不怨恨、甚至根本就不惊讶于那些如此喧闹地为阿加西加油助威的偏心眼的观众。“我已经对最坏的情况做好了心理准备,不过情况比我预料的还要艰难。”他评价观众道,“我本希望在我打出好球时能够得到多的掌声,不过我理解他们,阿加西原本有着很好的机会像桑普拉斯或是伊万尼塞维奇那样,用赢得一个大满贯冠军的方式宣告挂拍。”





如今已拥有了6个大满贯赛事桂冠的费德勒,追平了他童年时代的偶像鲍里斯·贝克尔和斯蒂芬·埃德博格的大满贯冠军总数量。在1920至1921年的美国人比尔·蒂尔顿(Bill Tilden)以及1937至1938年的唐·布奇之后,费德勒成为第三位能够连续两年赢得温布尔登和美国网球公开赛冠军的球员;他还是72年来首位赢得全部六次大满贯赛事首场决赛的人,也成为历史上第五位在大满贯决赛中取得6胜0负战绩的人。美国人理查德·希尔斯(Richard Sears)和英国人威廉姆·雷恩肖(William Renshaw)在19世纪晚期成就过这样的业绩,但那是在卫冕冠军作为赛事的“持有者”只需要打一场决赛的久远年代。著名的新西兰球员托尼·维尔丁(Tony Wilding)同样是这一群体中的一员,但他在1911至1913年赢得他的三个温布尔登冠军期间总共只打败了三位对手;而曾在1933年只差一盘就能够赢得大满贯的澳大利亚人约翰·赫伯特·“杰克”·克劳福德(John Herbert “Jack” Crawford),与如今新加入的费德勒一起共同组成了这个“五人集团”。

在曼哈顿的半岛酒店里,费德勒以伴随着一杯美酒的精美晚餐庆祝了他的胜利。晚餐期间,费德勒回顾了他在法拉盛的夺冠之路,并且好像仍在和阿加西进行着决赛似的,难抑激动之情。就像他在取得大部分成功之后一样,费德勒在夺冠之夜难以入眠;他凌晨5点还在看报纸,然后观看早间电视节目中他决赛胜利的精彩回放。他并不急着离开纽约。就像2004年一样,费德勒在夺冠的第二天接受了数轮美国媒体的轮番采访。不过他拒绝了,那些早间的电视谈话节目,好让自己能够多睡一会儿。他已经不再需要接受来自美国电视台的所有邀请,即便是大名鼎鼎的大卫·莱特曼(David Letterman)也得等待轮到他的下一次机会。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