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MARTINI

希望感动别人就先感动自己
个人资料
DUMARTINI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扫雪,扫雪.2..(LAURENTIDE)

(2006-12-03 17:09:05) 下一个


记得有一年寒假期间 ,嫂子琳恩因出差欧洲无法送孩子们上山到别墅作滑雪训练,哥哥和我便欣然接受任务赶天黑前带两个女孩上了山。

次日天明早起,梳洗穿戴完毕,要赶紧打发孩子们上5公里外的特朗布朗山滑雪场了,一开别墅门,却见外面下着鹅毛大雪。

下点儿雪点缀点缀风景,以我们南方人的闲情逸致来观赏还真是很美丽的--- 千树万树的梨花呵 , 六出的飞花呵 ,独钓寒江雪呵,还有江上一笼统呵 ,(下句是 “井上黑窟窿 。黄狗身上白 ,白狗身上肿 。”嘿嘿。。。 ) 可是一旦身陷此雪中 , 遇到一场以每小时 3 公分的速度堆积起来的雪暴 ,所有的闲情逸致怕是都变成了满腔怨愤。

车在松软的路上蹒跚,不久就沦陷。一开始我还觉得好玩下车帮忙铲了铲雪,气喘嘘嘘地,最后发现仅靠我们这把小铲子要在茫茫雪原里为汽车开出路来,那简直是杯水车薪 ,毫无可能!孩子们倒是快活极了,下了车在雪地里象小狗似的奔跑打滚,于是哥哥灵机一动 ,叫道:“法妮 快去叫戈先生来帮忙 。。。”

戈先生是别墅邻居 ,一年四季住在山上,早就积累了所有对付天灾人祸雨雪风霜的必要设备和经验。半小时过去,望眼欲穿地,我们终于等来了一辆轰隆隆大车,戈先生正襟端坐在驾驶室里。

“呜啦 !我们有救了 ! ”这大车就是著名的鼓风式扫雪机 。它很象我们在农场见过的联合收割机,蒙特利尔市区收雪用的也就是它们 ,不过身架更加雄伟巨大罢了。此车前带铲斗 ,车轮是橡胶履带式 ,螺旋浆形状的轴轮飞转着向前推进, 把大片大片雪搅入机肚里 ,通过粗粗的管道由鼓风机吸上来 ,然后被喷射到路旁空地里 。城里一般人家清扫车库门前通道用的是 MINI 型扫雪机 ,功能相同 ,但用手推即可, 这种微小型号的扫雪机问世可是件大事,帮了中老年房东们很大的忙 , 肯定能减少心肌梗塞发病率 ,当然这是题外话了。。。

扫雪机不久就为我们开出了一条通道 ,但经过这一番捣鼓滑雪训练的时间早过了,大家乐得返回别墅去,喝热茶看电视听音乐玩游戏 ,琳恩那儿自然也有了交代 --- 出了意外事故嘛 。不过听戈先生说汽车陷在雪地里可危险了,万一雪太厚把排汽管道和散热片都堵住,人呆在发动了引擎的车里取暖待援,就象发动了引擎呆在关闭的车库里想自杀一样,后果是十分严重的!听得我十分后怕:幸亏我们离家不远能找到人帮忙,只是苦了小法妮这一路雪原中的辛劳跋涉。。。

为完成艰巨而长期的扫雪任务,北方冬季的热门主角无疑就是鼓风式扫雪机了。年轻人买台小型扫雪机送给父母好了,就用彩色缎带包扎打扮一下,真不失为圣诞节好礼物 ,是不是呢?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9)
评论
DUM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如果没有你的鼓励阁老,这儿情况会不一样.
阁老 回复 悄悄话 感谢杜马的美文,让我分享了雪的欢乐,涌起了这些美好的回忆。
阁老 回复 悄悄话 丰年好大雪!
杜马,你的下雪扫雪,可是勾起了我许多美好的回忆。在我记忆的童年时代,没有见过几次雪。上大学的几年中,只见过一次雪,拍了雪景,至今还保存在我的相册内。真正见到雪,是到北京以后,那时年年冬天都是大雪纷飞,把北京城装扮得银装素裹,分外妖娆。可是现在随着气候的变化,北京已是难得见到大雪了。让我真正领略雪的风采,还是在俄罗斯。我曾在位于东西伯利亚的伊尔库茨克呆过两个冬天,九月底第一场雪以后,几乎隔三叉五地下雪,那是真正的鹅毛大雪。放眼四顾,漫天皆白。以后客居莫斯科,冬天几乎天天下雪,扫雪成了每天的常规任务。雪给我们带来了许多欢乐,我和孩子堆雪人、打雪仗、滑雪。在那一刻,我仿佛回到了童年时代。
由雪,使我想起了毛泽东的《沁园春.雪》,想起了陈毅的“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若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想起了陆游的《卜算子.咏梅》,想起了殷秀梅那首脍炙人口《北国的雪》,想起了画家笔下的《岁寒三友图》。雪,不仅滋润着大地,而且考验着人的志向品格,检验着朋友间真情和友谊。
感谢杜马的美文,让我分享了雪的欢乐,并涌起了
DUMARTINI 回复 悄悄话 我也想听听琵琶语..不能再去偷吧..

谢谢罢了分享感受!
罢了 回复 悄悄话 前几天我们这里也是漫天大雪,孩子们的学校关门,我也顺便拿了两天休假,难得浮生两日闲。在家手捧清香袅袅的上好绿茶,靠着窗儿看不远的山上纷纷扬扬、漫天飞舞的白雪,听着从杨子那儿“偷”来的《琵琶语》悠扬的乐曲,我的思绪居然飞到几千年前。。。。

我相信人有三生,当我第一次在杨子的博克里听到这乐曲时,我整个人就像被雷电击中一般不能动弹。没有任何一首乐曲能这样深深地感动我,震撼我,吸引我;一种远古、空寂、旷然的感觉溢满了我的心间,那乐曲就像是从远古悠悠飘来召唤我灵魂的声音;我仿佛看到那个几千年前的我,坐在石舫的中央,在高山流水之间,颔首聆听着这首优美的曲子从“半抱琵琶半遮面”的乐女手里缓缓流淌出来;我竟然还闻到了微风下飘拂着杨柳的味道,我竟然感觉到一丝丝早秋的凉风拂面吹来。一阵又一阵苍凉随着一个个音符潜入我的胸膛,我能感觉到几千前那个“他”心里的颤栗和怅然,我居然感受到温暖湿润的泪水储满了他的眼眶却从我的脸颊上滚落下来。。。。

奇怪的是,我一点也没有夸张。那种感觉、那种隔世的震撼其实比我描写得还要强烈,还要隽永,那或许就是我的前世吧,我想那一定是我前世到过的地方。

最近我常常聆听这首音乐,任凭着音乐把我带回到几千年前,我终于遗失在寻找的路上。。。。此时此刻,我的朋友,你能不能告诉我,我到底身在何方?


DUMARTINI 回复 悄悄话 美丽MM,真羡慕你一直有好心态.
整一个星期来都在为人类的私心谎言和偏见等等愤慨不已,心情很糟.
还是来这儿开心,看了你的边走边拍...
美丽人生美丽心情 回复 悄悄话 新款大沙发~~坐着舒舒服服地看姐姐扫雪,哈哈哈~~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