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MARTINI

希望感动别人就先感动自己
个人资料
DUMARTINI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精彩留言---来自罢了

(2006-09-29 23:18:33) 下一个
罢了 评论于:2006-09-29 22:39:05删除 
这大概是你收到的第一封情书吧?对你,这很像是一场没有发生就已结束的初恋,它像一道门槛,你既跨过去了,又没有跨过去。它发生了,它过去了,但如今它还在你的心里,丝丝然地呆在那儿,像一座埃及大沙漠里的狮身人面像,蹲在那里默默地注视你,让你的心静不下来。这段记忆像楔子一样楔入你曾经的少女情怀,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

他一定是一个勇敢且有才情的男孩子,在那个时代他居然有勇气、居然能够写出这么动人、温馨的情书。他对你的爱慕之情使我想起了唐。吉诃德的名言:“爱你,是我自己的事情。”他是幸福的;心中珍藏着一个让他梦牵魂萦爱人,怀中揣着一份“从别后,忆相逢,几番魂梦与君同”的念想;像极了沈从文的一段对白:“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他爱上了那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你。

他似乎又是不幸的;他就像一座没有水声相伴的桥,孤零零地站在那里等着你。谁来把栏杆拍遍呢?

没有水声相伴的桥是可怜的。桥的生命是凝固的,而水声则给桥带来真正的生命气息。桥本身是为了与水相配才诞生的,没有水声相伴,是桥最大的悲剧。桥下的流水已经干枯,没有汩汩的流水声,过去的历史在一瞬间变得如同一张剪纸飘忽不定。作为桥的意义,在你撕碎那封信的那个瞬间,就已经终结了。如同虹一般横亘的,仅仅是一段无法重复的往事。

其实每颗星都孤独地在自己的轨道里思考,当另一颗星从旁边的轨道里擦肩而过时,连招呼都来不及打一声。而我们,在这片银子般的星光之下,又怎能轻言这份踏遍红尘之后的倾心相遇呢?

每个人都会情不自禁地回首,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些无论如何也抹不去的影子。我虽不景仰辉煌,却从来不敢忽视平凡。在我心里,那片任何人都能享用的星光是平凡的,对它,我无比珍视。珍藏的意义,只有在未来人事转折或迂回的时候,才能被明了和领悟。我一直相信,对平凡的珍视,也就是对自己的珍视,对每一份感情的珍视。

诗人布莱克说过:“一滴露珠一个世界。”你的这故事就像是一滴露珠,露珠里裹着一个委婉动人的少女少男的故事。

“红叶黄花秋意晚,千里念行客。飞云过尽,归鸿无信,何处寄书得。”这大概就是你现在的心境吧。其实,露珠里的世界比我们实际存在的世界要丰富、美丽得多。为什么不让远方依然成为远方?为什么不让梦中悠扬的驼铃,在远方的沙漠里继续歌唱?为什么不让这颗颤动的露珠,在悠扬的歌声中永远保持它神秘的光芒?

** 在北鹤贤弟处看到了你的这篇文章,深深被你文章中的朴实、真情所感动。故步北鹤贤弟的后尘,到这里来“滥竽充数”一篇。

[ 打印 ]
阅读 ()评论 (7)
评论
DUMARTINI 回复 悄悄话 道是多情不是,道是无情不是。多情与无情,留怅然写心事。 ---一句道是无情不是写得细致!

何以有此荣幸,得才女MM和诸学长弟兄先生们会聚在此,谈友论情,不亦乐乎!

致谢!
豆沙小月饼 回复 悄悄话 看众家才子留言,深感震撼。

那段往事,如梦如烟。

如梦令
道是多情不是,道是无情不是。多情与无情,留怅然写心事。
难忘、曾记。悼柔情多少忆。

姐姐,麻烦你把我的上一条留言删掉好么?我修改了一下。谢谢
阁老 回复 悄悄话 DUMARTINI学友,看了你写下的故事,看了罢了和北鹤两位小弟的诗文,让我好生感动的同时又好生感慨。感动的是在人妖颠倒,灵魂扭曲,心灵沙化的文革岁月,一个不知名的怅零水向你袒露了心曲,传达了爱的信息,诚如罢了小弟说的这该是你收到的第一封“情书”。感慨的是,这份本该十分珍贵的、足以一生收藏的情诗却“诗成碎片”成了飞逝的雪花,北鹤小弟精彩的复原无疑掀起了你心中的波澜。
我始终认为,往事不堪回首而又可堪回首,这是因为往事不尽如烟,每每回首发现还离得我们很近很近。岁月的流逝可以使我们忘却许多灰暗的、不幸的、伤心的、痛苦的往事,但是拂去岁月的尘埃,那些快乐的、幸福的、感动的往事,越发鲜亮地展现在自己的面前,成为美好的记忆。
以我在文革中的经历,没有一丝快乐可言,只有痛苦和屈辱。其实你比我幸运,你还能收到情书,而我是既不能爱人,又不敢接受人爱。因此在那个岁月,不要说情书,就是一丝同情的目光,一句真诚的安慰,乃至为我一声轻轻的叹息,我都会感动得热泪盈眶,深藏在心灵的深处。而且正是着这一丝同情、一句安慰、一声叹息,使我看到了希望,鼓舞着我一步步走出人生的低谷。今天回想起来,仍然让我感怀不已。
由此,我在频频回首的同时,收集美丽并永远珍藏。
诗成碎片,无法弥补,然那份真情,永远珍藏。你说是吗?!

罢了 回复 悄悄话 北鹤小老弟啊,在寒碜我吧。我自己那颗四处飘荡的灵魂,像空中的蒲公英,扑打着干涩的翅膀,无根无系的,不知道会被吹落到那块陌生的栖居地。所以呀,我自己的灵魂还不知道要靠谁来拯救呢!

寒碜就寒碜吧,好在我这个人被寒碜惯了(不是矫情);无论是砖头、白手套,还是香袋、手帕,我都能放到自家那个中药罐里,熬成一碗十全大补汤,喝下去照样养颜健身。哈哈。

北鹤 回复 悄悄话 看完这篇聪慧的留言, 我怎么老想着那个如何拯救那个飘荡的灵魂的结论, 怎么想来想去, 都是两个字....

罢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