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MARTINI

希望感动别人就先感动自己
个人资料
DUMARTINI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我和老友程珠之7--(大浪淘沙后的沉淀)

(2006-09-25 18:53:13) 下一个


    

一年两年,在生命之河里只能算短暂的一段,因为后来不断有新的生活经验覆盖在旧的记忆上面,抑扬起伏,跌宕浮沉,结果就如大浪淘沙一般。小XUE朋友曾在留言中感叹过:“(你们这)一代人的经历,沉淀下来的都是生命的精彩。”


对我本人来说,这一段插队的日子在生活中烙印很深,因为与程珠朝夕相处,关系最为密切,这极大地影响了我以后的做人。是程珠使我懂得---人的聪明、美丽、才智、甚至家庭背景都是先天的,或者说是父母给予的,有了这些条件只是你的造化,你能拥有就行,并不值得过分炫耀。做人应当充分展示另一个方面的东西:不仅是美丽的容颜,漂亮的服饰,更是待人及物的修养,与人为善的胸襟,单纯快乐的态度和孜孜以求,不断提高自己的追求。


可惜并不是每个人都懂这个道理。在我们五人组里最尊贵最高傲最美丽的HJ就在这场大浪淘沙般的人生风云中败了下来。 若干年后当我回国,当我们插姐插妹们欢聚时,程珠特地从北京乘飞机赶了过来。可惜留影上只有四个人,大家心照不宣,谁也不想多提HJ的情况。


得知当年生病给大家造成的影响不小,对此我感到十分抱歉。程珠陪我去了医院以后,“家”里一下子少了两口人,余下的三位还整天提心吊胆,怕被我的病传染上(幸亏没有!),做了消毒工作,又验了血查了体。但传染病有半个月的潜伏期,期间大家曾在同一口锅里吃饭那么久,最后的那碗“病号餐”又是被我尝过一口的,事后想吐出来都来不及了。。。


插队下放的孩子们都知道呆在农村只是前途的权宜之计,最关心什么时候能跳出这块地方重回繁华都市,所以有好几位自找门路各显神通,盼望早日上调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一年多以后我和程珠比较幸运地在抽调高中生当老师时考出了好成绩(感谢向明中学栽培!),不久离开农村。JJ通过男朋友帮助已先期调到南方,进了工厂比较满意。HJ的男友在上海工作,她就回去度假了,招教师时没能赶上。 队里留下小Z一个人留守,幸亏离程珠教书的农村中学不远,互有照应来往,后来她们成为最最要好的朋友。小Z不久也抽调上来当上幼儿园老师,命运朝前迈了一大步。


HJ
是哪一年出的事我已经忘了,但80年代初这种乱七八糟的事还真不多见。她不知何时何故被当地财政局姓L的中年干部勾搭上了,就是如今国内常常发生在女人和掌权者之间那种苟且之事,当然还有协同贪污。事发后L被枪决,造成轰动一时的社会新闻,HJ则因认罪态度尚好,从宽判刑七年。象这种当时电视连续剧里才听得到的事,就发生在同自己曾一个小屋里呆过几年的人身上,令人感叹万分---是一种必然的宿命还是机遇偶然呢?

90
年代我曾在马路上同HJ不期而遇,悻悻然,发觉两人已无话可谈。回来对老公说了难免感叹一番---公白是HJ的小学校友,还记得她小时候的出众美丽和骄傲。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DUMARTINI 回复 悄悄话 为什么你没照片,一郎?
谢谢总结!
江上一郎 回复 悄悄话 女人美丽不骄傲/男人有才不自满--都是难得!谢谢酒姑娘分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