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影流沫

笔名水影,此名水沫。本博客原创作品,谢绝转载!
个人资料
水沫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迷惘的风(十一)

(2004-10-23 15:12:24) 下一个

(十一)

夏天快到了,宋晴开始为回国做准备。张成依然每月寄一次钱,每个星期打一次电话,象他承诺的一样,一切和以前一样。宋晴没有再多问李晓月的事,这个名字象钢针一样,提起来就心若针扎,宋晴不想多说。既然张成答应了和她分手,宋晴相信男人一诺千金。她告诉张成等小孩一放假就回上海。

“哦。”张成听了却并没有什么喜气,他犹豫了一会说:“要不就再迟一个月吧?”

“怎么啦?”宋晴警惕地问。

“没什么,就是六月份可能要出差,到时照应不了你们。”

“没关系。上海是我自己的家,你不在也没关系。我想让小孩早点开始适应。这样到九月份开学他们会好一些。”

张成想不出其他的理由,只好说:“好,我尽量把出差推掉吧。”

这么多年的夫妻,宋晴对张成还是有相当的了解。她不由得敏感地问了一句:“你和那个女人断了吧?”

“断了,断了。”张成说道。

宋晴便也不再问什么,闲聊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张成放下电话,轻叹一声。宋晴终于要来,他却没有了原来的热望。跟晓月分手的事已经不能再拖。可是每次见到晓月,他就会为晓月的种种可爱和柔情打动,他真的无法开口说分手。唉,只有先慢慢地冷却一下。

张成开始回避晓月。晓月打电话找他,他开始借口工作忙,应酬多,见晓月的次数大大减少了。晓月对着镜子看着自己日渐臃肿的身子,自言自语地说:“你这个样子,就是一点吸引力也没有。张成都不要看你了。”然后她摸摸肚子说:“都是因为你。不过我还是要你。不管怎样,至少还有你。”

李晓月在家闲着无事,就碘着个大肚子到商场挑选婴儿的用品。婴儿的衣物软软小小地透着可爱,晓月欢喜地挑了一堆。一对夫妇从她身边说笑着走过,男人小心翼翼地搀着女人,女人叉着腰挺起骄傲的大肚子,颐指气使地跟男人说,拿这个,拿那个。晓月见了,心里不免有些酸意。张成自休假回来,总有些心事重重,神色恍然。最近更是日益冷淡。晓月心里不悦,却也没说什么。她不知道这段缘分究竟会是怎样的结果,可是她无法逃避,也无能为力,缘深缘浅只有任随天意。

李晓月是一个浪漫的女人,她是被席慕容的诗浸透了的女人,最爱的是这些句子:“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於是把我化做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

这样的一个女子,为爱而生,为爱而活,伦理道德、天长地久与她来说都不是很重要。她追求的是那种真正的纯粹的使灵魂燃烧的爱情的感觉。她对张成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使她义无反顾、全身全心投入到这场爱情之中。这段感情的有缘没份,更使她觉得凄美动人的浪漫。女人爱上一个男人,就会想要为男人生小孩。李晓月幼年父母离异,她对婚姻的持久,爱情的永恒都有着怀疑。为自己最爱的人生下一个小孩是她认为最浪漫也是唯一可以使这份爱情永恒的方式。这个小孩是她可以永远维系她爱的人的一份纽带,也是她可以永远宣泄她这份爱情的最佳人选。

李晓月在一家外贸公司里做事,收入不菲。现在单身母亲在国际上好像也是一种时尚。张艾嘉,JUDY FOSTER等不都做了骄傲的单身妈妈。张成在国内孑然一身,宋晴坚决不回国,她对张成也是有梦幻的。可是晓月觉得不管她与张成的结局如何,她有能力独自抚养小孩。她爱张成,她想要一个有着她爱的人的血缘的小孩,一个象她又象张成的小孩。

浪漫归浪漫,当李晓月的肚子越来越大,离预产期越来越近的时候,她有时也怀疑自己坚持生这个小孩的决定是否草率了一些。张成一直不太支持她生这个孩子。每当她看见别的男人对挺着肚子的妻子那一份小心呵护,晓月还是不免感到委屈。肚子大了,很多事情开始不方便起来,一些实际问题也显露出来。可是既然是自己做的决定,已经走到了这一步,现在只能坚定地走下去。

李晓月抿了一下薄薄的嘴唇,拎着两包花花绿绿的婴儿衣物走出了商场。初夏的阳光温暖地倾洒下来,晓月对着太阳微微眯了眯眼,带上墨镜。

“李晓月!”背后响起清脆的喊声。

晓月回头一看:“钟怡!”

一个神采飞扬的女子翩然走来,手里也拎着大大小小的几包:“这么巧啊,你也在逛商场。”

“刚逛完。你呢?”

“我也是。”钟怡走近了,就大呼小叫起来:“哇,晓月你的肚子这么大了!”

晓月摸了一下园鼓鼓的肚子:“呵呵,快生了。真够大的,到时生起来不知会不会困难。”

“呵呵。”钟怡跟着笑了笑,然后提议道:“许久没跟你好好聊聊了,一起去喝杯茶怎么样?”

“好!”

两个人便往附近的茶楼走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rongrongrong 回复 悄悄话 : )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