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话要说

愿为闪电,宁短暂而耀目;愿为惊雷,凭愤怒而咆哮;愿为暴雨,为洗刷而激烈;愿为星星,因遥远而飘渺。
正文

民主能当饭吃吗?(五)

(2019-06-24 11:17:57) 下一个

民主能当饭吃吗(五)

两个星期前,我妈在电话里问:“还记得铁村的凤辰吗?她儿子和你同岁,被当小偷抓起来打死了。她前几天没了,这一辈过得多遭罪呀!” 我脑袋里一阵针刺般的疼痛,沉睡多年的记忆被从深处唤醒,往事艰难地一一浮现在眼前。

凤辰的娘家就在我们街上,她比我妈小10岁左右,我妈嫁过来后她还没有到出嫁年龄,所以曾有几年在一起劳动。后来她嫁到铁村(紧挨我们县火车站的一个大村子),并在那里当了村干部。我常常听到人们夸赞她多么有本事,不但在村里有威望,在县里也很有关系,她是我知道的第一个女强人。

高考完的那年夏天,她带着儿子来娘家走亲戚,在街上碰见我和我妈。她高兴地说:“这是我儿子XXX(我没有记住他的名字,很可惜),考上了上海医科大学。” 这在我们农村可是极少见的,那是很大的荣耀。我看向他,他穿着一件深蓝色的上衣,正贴墙边儿站着,头低着,显得非常局促。她母亲的宣扬似乎让他很不舒服。

我想既然我们两人同岁,在同一年考了大学,我有必要上去打个招呼。他看我走过来,显得更加局促,侧着的头低得更低了。我走到离他两三步远处站住了,等了三四秒钟,他也没有抬头。我不想强行打招呼,就慢慢退了回去。他是我见过的最腼腆的男性,高矮和我差不多,脑袋似乎比我大一点儿。我对他的印象就一直定格在这个侧低着头的形象上。

1988年(也可能是87或89年)的寒假我从学校回到家里,我妈使劲儿上下打量了我几眼,确定我尚完好后,告诉我的第一件事就是:“你知道吗?凤辰家那个在上海医科大学上学的儿子前几天在石家庄被警察打死了。就是和你同岁的那个”。我听后大吃一惊,实在难以相信这么老实的孩子会和任何暴力或血腥连在一起,更没法相信这么害羞的人会被人打死。

那个侧低着头的害羞的年轻人仿佛还站在我眼前,他怎么会转眼就死了?他怎么还没有毕业当上医生就死了?那可是上海医科大学啊。我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和他打一声招呼,说一声话。

他在石家庄下车后,在一个饭馆吃饭。忽然饭馆里所有的食客全跑了,只剩下他一个。警察进来就把他抓住了,说他是小偷。他说他不是。警察问:你不是小偷,那你怎么不跑呢?他说:我没有做任何错事,我也不是小偷,我为什么要跑。

即使在他多次声明他是大学生后,仍被警察抓走了,当天晚上在严刑拷打下死在了公安局,在凌晨两三点钟。

事后公安局只想赔一些钱,不肯处罚涉事的三四个警察。他母亲凤辰不肯罢休,于是开始了长达一年的四处告状,上海医科大学的校长也写信抗议,说我的学生不是小偷,不应该被打死。在凤辰四处告状的这一年,她的村里和县里的所有职位都被免去。她本来坚持要让这几个警察坐几年牢,可根本无法实现。最终结果是把这几个警察调离了岗位,给她女儿安排了一个银行工作。

故事本该到此结束了,可它偏偏没有。现实总能超出我们的想象。

这几个警察对凤辰锲而不舍地告状,导致他们被调离岗位十分不满,于两三年后实施了报复。他们设圈套,让凤辰那个被安排在银行工作的女儿在借贷上犯了错误,然后让别人起诉,最终把她判了8年刑。

我不清楚这几个警察是怎么设计操作的,我无心打听。听到这个消息时,我真是又悲又怒又无奈。想想凤辰这样的女强人都没有办法挽救她的女儿,我又能干什么呢?人们常常唏嘘地说:凤辰的女儿太傻了,竟然让人设套陷害了,凤辰的后半辈子算是完了。

警察严刑逼供打死了人可以不用坐牢。儿子的命给她女儿换了一个工作,这样的交换也无法让施暴者满意,还要设套把她女儿判刑坐牢。她女儿不但工作没了,前途没了,家庭也没了。儿子的死不但没有给她女儿换来一丁点儿好处,还进一步带来了毁灭性的灾难。

我对这样的制度无话可说,我对这样的制度丝毫不会留恋,我对打破这样的制度没有任何犹豫和惋惜。

在美国,陪审团(实际上应称为审判团)由从民众中随机抽取的陪审员(审判员)组成,拥有绝对的独立的判决权。随机审判团制度构成美国司法民主的基础,是司法民主的保障。试想,在随机审判团制度下,警察敢刑讯逼供打死人吗?即使刑讯逼供打死了人,这种司法民主的制度会轻易放过这些打死人的警察吗?警察们受到了惩罚,还有胆量如此猖獗地报复受害人吗?是他们一贯无法无天的权力给了他们继续无恶不作的胆量。

有人说,我们不想照搬西方的民主制度,那就请试验一个更好的民主制度。不照搬西方的民主制度,又不肯试验更好的民主制度,却支持国家坚持一个独裁专制的吃人制度,这样的人与其说是不肯随波逐流的独立思考者,不如说是独裁专制的走狗和帮凶。

西方的民主制度是那么好照搬的吗?不要说你不想照搬,你使出所有的力气怕是也照搬不了60%。三心二意的照搬,怕是连30%也做不到。只有持续的全力照搬加上持续的不但改进才有可能在30年内在中国建立一个近似当前西方民主的制度。

没有全面的民主,就不可能有司法的民主。没有司法的民主,你我的生活和生命就没有任何保障可言。民主不但是饭,更是命。没有民主,不但吃饭困难,连保命也困难。

2019年6月23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3)
评论
刘国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ananaeEggs' 的评论 :
多谢支持!同意你的观点:独裁下只有蚁人。
tina0 回复 悄悄话 不民主能当饭吃吗?
刘国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心依旧2008' 的评论 : “不好意思,多post 了两一样的评论,请博主帮忙删一下”
没关系,已删除重复。多谢你的发言。
刘国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心依旧2008' 的评论 :
多谢关注和评论。同意你的观点:有民主才能有法制。
BananaeEggs 回复 悄悄话 党是全世界最大的黑帮,全世界最大的地主,党指揮著国家和槍桿子,国家是党的傀儡,軍隊是党的護法,党要蚁民交多少税,蚁民就必須交,没申訴的份,党是『挾华夏以令蚁民
我心依旧2008 回复 悄悄话 不好意思,多post 了两一样的评论,请博主帮忙删一下
我心依旧2008 回复 悄悄话 再大的官,再大的党员也是人,没有监督一样会谋私利,有的贪财,有的好大喜功,只有民主才能将管理社会的领导人放在阳光之下,让他们只能认真地为民众服务,而不是只会作报告
我心依旧2008 回复 悄悄话 好文,民主是法治的基础,民主才能保障法治,保障任何人,机构,组织不得凌驾于法律之上,中国发生那么多冤案,恰恰是一些官员的权力比法还大,而根本的原因就是无民主,某党党员也是人,靠人是靠不住的
刘国文 回复 悄悄话 这与“河北邯郸肥乡反腐郭建民女儿郭桂芳失踪”案有些相似。郭建民1982年举报反腐,不少人被处分,他却于1984年被撤职,1990年女儿被杀害。1993年找到疑似遗体后被警察收走,拒不鉴定。直到现在。
刘国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行道堂主' 的评论 : “最近又爆出来的湖南操场埋尸案,简直骇人听闻,比黑手党还黑。”

得有多少层的腐败和多少人的串通或漠视才能把这样一件简单的事拖了16年!
刘国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ringdale' 的评论 :
社会主义实在是个贬义词,唯有血党不自知而已。
行道堂主 回复 悄悄话 最近又爆出来的湖南操场埋尸案,简直骇人听闻,比黑手党还黑。
springdale 回复 悄悄话 暗无天日的社会主义新中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