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既完美

当下,是什么?这是一个无法言说的谜
个人资料
归档
正文

跟我做高级瑜伽:如何有效的做高级瑜伽 – 品味上帝的扑空游戏

(2019-05-07 10:09:52) 下一个

上一个博文后面读者回馈了一些看法,反应了做瑜伽的困难,让我继续谈谈如果有效地做瑜伽:

 

  • 做高级瑜伽就是体验“什么也找不到”,也就是品味《扑空》。如果你找到了什么,那就等于陷入了某种幻觉概念。记得我不止一次的说,现实是无限自我超越的。假设你化了几辈子的努力终于获得了你认为终极的宇宙真理,正要为之庆幸的时候,我会上来给你泼冷水说,对不起,你以为你找到的那个终极真理还是一种幻觉。真正的“真理”就是找不到可以确定的真理。现实远远超越什么“真理”和“非真理”这类的概念。真正的“找到”就是一直都找不到。高级瑜伽就是品味什么都找不到,也不可能找到任何可以确定的‘东西’或‘道理’,品味上帝是如何跟自己玩扑空游戏的。不要以为什么都找不到是瑜伽的失败,NO!扑空恰恰就是瑜伽的成功。这个情况通过简单逻辑也很容易明白,如果你能够找得到任何可以确定的“东西”或“概念”,那么无限就变成了有限。无限就是无限的无法确定,任何确定都是幻觉。高级瑜伽就是,扑空,扑空,扑空,在扑的过程中,‘扑’的冲动会自动化解,发现不扑就已经是大圆满了,为什么要扑?‘扑’就是追求欲望,在追求的过程中,你会突然明白,任何追求都是空性的。大圆满是不需要追不需要扑的,“看清”就可以了,这就是我以前提到的顶果钦哲仁波切老先生说的“见”。高级瑜伽不是“做”什么,而是“见”。

 

  • 做高级瑜伽是不可能失败的。你随时随地都可以做,你随便什么方式都可以做。在睡觉中其实就是做了,你会发现睡觉中几乎没有什么可以说的出来的“经验”。你会发现睡觉“经验”是无法说出来的,无法确切定义的,这个体验,就是什么都找不到的“找到”。也可以品味梦境,品味自己被梦境“催眠”进去了,真的把梦境当真了,注意,这不是一个错误,不需要强迫自己避免被“催眠”,恰恰相反,直接品味被催眠的过程,不添加任何阻力,直接品味催眠后当真的过程,然后直接品味从梦中“醒来”后突然如负重担的感觉。在品味这些过程时,并非你可以获得了什么特别的技能,而是品味狡猾的思想意识能量是如何跟自己玩游戏的,意识创造出白天醒来后的情景,同一个意识又会创造出睡梦情景。通过这种品味,你会发现白天醒来后的经验和晚上睡梦中的经验没有任何差别,它们都是同一无二的纯经验。白天经验不比晚上睡梦经验具有更高的价值,也不比睡梦经验更实性,任何经验呈现都是空性的。经验看似在发生,其实什么都没有发生。经验里面看似有万千事物,其实啥都不真有。

 

  • NISARGADATTA大师的基本建议就是“驻在《我是》中”。这个建议其实就是我说的做高级瑜伽。高级瑜伽就是用简单的方法把你带到《我是》中来品味我是。记得在前一篇博文的第一段我说了这些:看清你是唯一的存在。你就是整个无限的存在本身。一切现实只发生在你里面,就是你自己。你的存在超越时间,超越空间。你完全彻底地独立于表面发生的事物情节。请注意,我告诉你的不是理论,而是当下的事实,你可以直接地“看”到,你可以直接地品味到,只有你才能自我验证,没有别人可以帮你,道理很简单,你就是唯一的存在,除了你还是你,‘别人’是你中误解出来的概念。这段文字就是我用更简单的方法把你直接带入了《我是》。不要把《我是》误解成为你平常熟悉的个人我。《我是》是没有宾语的,你不能说“我是某某某”,这个宾语“某某某”是幻觉。你什么都不是,你就是你,你是唯一的存在,如果有任何宾语(或客观),思想告诉你的“某某某”是表相幻觉,它们都是《我是》中升起的“看错”。一有机会就品味:我是一切的一切,但同时我也什么都不是。我找不到我,但我也无法甩掉我。品味这个超级奇怪的情况,感觉上确实有我,但就是找不到我。这不是一个麻烦,这不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你不要甩掉“我”,它无关紧要。只要你深刻品味这个既有看似的“我”但同时无我的超级奇迹就够了。

 

  • 请品味一下,虽然你甩不掉《我》,你又找不到《我》,不断地体会这个奇迹,就是驻在《我是》中。同样道理,你确实看到了眼前的一棵树,你无法否认这个事实,但如果你去确定这棵树的边界,当你走的越来越近,你开始发现树的“边界”呈现出发散性,远看似乎明显的边界,随着你的走近,随着越来越放大,发散成无穷无尽的“点”,越无法分清哪一点是边界的开始,哪一点是边界的结束。假设你有一台超级显微镜去放大这棵树,你会发现这棵树随着放大倍速的增加而发散掉了,一开始变成了一颗一颗的分子,然后分子变成了基本粒子,继续放大下去,连基本粒子都无法确定存在了,也许是一种量子能量场?再放大下去,连“量子能量场”也是一种意识抽象化的结论,你也无法确定它是真是一种能量场。当你放大到这个程度,哪里还找得到“一棵树”?通过高级瑜伽,你会发现思想上的“一棵树”是一个非常局限和片面的思想解释,其实,它除了是一个经验体验外,你无法确定现实真的有“一棵树”这个东西独立存在。你会发现,连整个宇宙都是一个非常片面非常局限非常抽象的思想解释结论。虽然你无法否定看上去确实有“宇宙”这个东西,虽然看似非常逼真,你如果仔细地放大观察,这个看上去非常逼真的情况随着观察的深入而发散掉了。现实显示出无限精细的形象的同时是无限发散的。你无法否定表相上任何‘东西’存在的同时,你也无法确定真的有独立存在的‘东西’。

 

  • 请品味,看似有“我这个人”和“我的生活”和“我的麻烦”在。但如果你仔细观察,你会发现奇迹的,“我这个人”是无法确定是真的独立存在的。和那棵树一样,随着超级显微镜的放大,你会发现根本没有这个“人”。但同时无法否定在表面感觉上确实有“我这个人”。通过高级瑜伽,你会发现“有我”和“无我”不是一个矛盾关系。你会发现在“有我”的表相同时是无我的。无我不排除“有我”的表相感觉。虽然在表面上看似“有我”,但不等于真的有我。品味这个并非矛盾的矛盾的奇迹,就是在做高级瑜伽。有一刻你会深刻的“感悟”到,啊,原来表面上看上去好像有“我和我的一生”,其实是无限在即时即刻的呈现,显现出来的所谓“我和我的一生”这类的思想解释出来的故事情节,这些故事情节的意义是微乎其微的,连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1%准确性都没有。这些片面的故事情节的重要性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现实远远大于也远远不同于“我和我的一生”这类思想述说的故事情节。

 

  • 推广开来,同样的做法,品味一切都是一种看似有其实不是这样的SEEMING。看似有世界,其实这是思想告诉你的错觉,真正的现实无法被定义为“世界”,但又不必要否认“世界”的表相。看似有“思想”,但它不是思想,到底是什么?这是一个永远无法解释的谜。你可以有“思想”,但你同时明白“思想”并非真的是思想,到底是什么,无法说。随着高级瑜伽的进行,你会品味到一种奇妙的情况,允许万千思绪的同时,你会发现根本没有思想。这个情况是非常微妙的。真正的“一念不起”不排除表相上的思想,而是允许思想流过的同时,品味“思想”不是真思想,而是某种无法说清无法解释的终极能量流过。允许思想的同时,品味思想告诉你的内容都是空性的。品味有思想,不增加什么价值,没有思想,也不减少什么价值。

 

  • 前一篇博文,阿莫网友回馈到:“在理论上很明白你说的无我状态了。但五官这个搅屎棍时刻在发挥着作用,在睡醒的时候我们又没办法把五官关闭掉,五官创造出一个立体的世界”,言下之意就是明明懂得道理,但无法阻挡五官给出的结论。其实不需要阻挡五官给出的结论。而是品味“被卷入”或“被催眠”和“不被卷入”或“不被催眠”这两种情况没有高低之分。当被思想卷入,你没有因此减少什么。当你发现思想诉说的是幻觉,你也不因为发现是幻觉而增加什么价值。品味“被卷入”和“不被卷入”之间没有价值的高低。这两种情况都是同一个‘它’,都是同一个终极在自我玩耍。当你发现自己被五官思想卷入后,你自己跟自己玩笑地轻轻地说:啊,我还能把它看成是“大大的石头”,很有趣!请品味“被卷入”不是一个负面的情况,不是一种需要克服的困难,而是一种自我玩耍的游戏,没有任何价值的高低,没有任何必要排除“被卷入”,然后进入“不被卷入”。逐渐地,你会发现,不被卷入和被卷入是同时的,是一体的。你会发现在“被卷入”的同时也没有被卷入。你会发现,在有思想的同时是没有思想的。在允许万千思绪的同时是《一念不起》的。你会发现,在干活的同时啥都没有真正的“干”。你会发现,在选择的同时,不是“我”在选择,也没有真的选择发生。你可以允许尽情地享受,但不会因此增加任何价值。你也可以允许无尽的烦恼,但不会因此减少任何价值。经验中的一切呈现都不影响你。随着瑜伽的进行,你会品味到,真正的“净”不是表相上的干净,也不是表相上的安静,而是无论表相上是否干净或安静,你都无所谓。就算走在最最肮脏的贫民窟,就像走在帕金汉宫里面一样,没有任何区别。就算在最吵杂的夜总会里面,和处于高山之巅一样,没有任何差别,这才是真正的“净”。很多人必须去消灭思想,或去高山上僻静的地方去做禅坐,才能营造某种禅境,这种是低级瑜伽,完全可以,但慢慢你会发现高级瑜伽没有这些要求。

 

  • 高级瑜伽不会给你一种明显的成果感觉。很长一段时间内,你会处于一种“怎么没有进展?”的感觉。这是非常正常的,这些缺乏进展的思想不是现实,而是思想理智告诉你的假象。真正的效果不是表面看的出来的。其实跟你说实话,高级瑜伽不是你这个“我”做的,而是终极存在自己做的。表面上看上去好像有一个“我”在做高级瑜伽,其实这是虚幻的表相。表面上看起来这个“我”做的瑜伽好像效果不怎么样,表面看好像一直“被表相卷入,上当了”,不必担心,其实同时,深层无限终极整体在发生能量上的巨大“明白”,这种无法说的清的“明白”不明显地显现在表相层面,而已经微妙地发生了。

 

  • 一开始,看似好像是“我”这个人在做高级瑜伽,其实,至始至终都不是“我”这个人在做瑜伽,而是无限整体自己在做,思想却告诉你一个虚构的错觉:“我在做瑜伽”。逐渐你会发现,没有什么“我”可以做任何事情,一切都是无限整体的意志,而个人“我”的意志是思想上解释出来的错觉。随着“我做瑜伽”的进行,这个“我做”会越来越被看清,看清了“我做”,那么这个概念就发散掉了,明白了没有什么“我做”,而是无限在做。随着越来越看清,瑜伽会越来越自动,越来越省力,简直到了毫无努力的程度。当你没意识到做,它还在做,不做都不行了。高级瑜伽是关不掉的,停不了的。高级瑜伽不可能有错误的做法的,任何做法都是对的,不必担心。高级瑜伽和你意识到做或不意识到做无关,因为高级瑜伽不是思想理智层面的,而是终极能量层面的,是一种看不出来的能量飞跃。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