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草萋萋梦天涯

在梦里,也许我来自另外一个星球,天空是那么的美丽,我会飞。
正文

丫丫的一九八九

(2019-04-25 18:03:08) 下一个

一九八九年丫丫在天津上学。丫丫不是那种有领导才能的人,但如果学生会或别人组织活动,她通常会积极参与。

四五月份的时候有人组织了几次游行,不少人包括一些老师都参加了。那时很多人都有一种对现实不满,看不到前途的愤懑情绪,游行示威为人们改革求变的愿望找到了一种宣泄的方式。所以游行途中围观的群众,甚至连维持秩序的警察都表现得相当友好。

五月底有人组织骑自行车去北京天安门广场声援绝食静坐的学生。临行前的聚会演说让大家情绪激昂,虽然没有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但有教授,糸领导前来送行,也为这次活动平添了几分庄严。

还没有骑出二十里地,丫丫就后悔了。丫丫从小体力就不好,此时已累得精疲力尽。加上肚子饿,再也骑不动了。所幸另外有两位女同学也体力不支,她们三人得以结伴推车而行,最后干脆都瘫倒在路边。那天天气奇好,阳光明媚,路边的野花招引着蝴蝶,野草也随风翻着波浪。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竟然有一位好心的卡车司机答应了她们的请求,把她们连人带车载去了北京。

天安门广场真是人山人海。学运指挥部所在地方围满了人,根本没法挤到跟前。丫丫只能远远地看着民主女神的雕像,静静地聆听高音喇叭里传来的演讲声。帐篷里还有一些绝食静坐的学生,头上捆着宣言布条,苍白着脸或坐或躺。不时有救护车从长安街驶来,把身体出了状况的学生送往医院。救护车的鸣笛声在丫丫耳中有点凄厉和悲壮,令丫丫动容,红了双眼。

北京市民也同样令人感动和钦佩,不少人自发地给广场的学生们送水,送食物和衣物。虽然广场的气氛很热烈,但夜深了,如果没有市民们送的衣物保暖,食物果腹,漫漫长夜还是让人难以坚守。

丫丫和一部分体力差的同学把车行车丢在活动组织者圈定的地方,然后买火车票回到了天津的学校。六月三号晚上后气氛就变了,不时有揪心悲痛的消息传来。同学们不再敢在白天组织活动,演讲也安排到了夜黑风高的晚上。看不清谁是演讲者,如果谁开了手电,或发出类似录音机按钮的声音,就会受到众人的遣责。大家都害怕会有便衣警察或告密者混在其中,气氛有点白色恐怖。想到自行车还留在北京,公安机关会不会顺藤摸瓜把自己抓起来?丫丫有点害怕,身体有点发冷而发抖,思绪也飘浮起来。她竟然想到了去年在重庆渣滓洞看到的那些阴森恐怖的牢房和惨绝人寰的刑具,任何一种刑具加身,丫丫觉得自己马上就会叛变。

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过了几天自行车领了回来,第二年也顺利毕业。学校和系里的态度主要还是保护学生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象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天凉好秋' 的评论 : 多谢到访。平凡人的一段经历,三十年后青春无悔。
天凉好秋 回复 悄悄话 清纯,自然,真实的一段记录。这段历史应该记下来,而不应该抹去。
象牙 回复 悄悄话 多谢关注。糸主任被撤职了,组织者没有交往,不知现在怎么样。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我们都被检查了,还好,没太过分,领头的消失了,现在都不知道在哪呢,惨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