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凉

原创,欢迎阅读,请勿转载
正文

代价(2)计较

(2019-03-23 17:12:41) 下一个

粤菜的早茶DimSum品种花样丰富多彩,有虾饺、蒸排骨、萝卜糕、叉烧包、糯米鸡、马蹄糕等。钓鱼台餐厅的早茶从上午一直供应到下午,11点之前还有优惠。服务员推着小车在餐桌间来回走动,顾客随点随拿随吃不用点餐,服务员只要在顾客的餐单上画个记号就算点餐完成。莉丝一个人开车按约好的时间正点到达餐厅。珍妮还没有到,莉丝自己找一处临窗的座位,她坐在那里可以清晰地看到外面的停车场。还没到午餐时间,停车场上只有零星的几辆车。
前些日子和闺蜜们聚餐,有些朋友说茶和咖啡里含有咖啡因,咖啡因会影响胎儿的智力发育,甚至引起婴幼儿肥胖及其它行为问题,也有朋友说适量地喝不会影响。为了腹中的胎儿,莉丝宁愿信其有。莉丝没点咖啡,只要了一杯白水,她一面玩手机上的游戏,一面不时向窗外张望。
一辆银灰色林肯停在餐厅门口,莉丝看到珍妮从副驾驶的座位轻快地跳下来。珍妮绕到驾驶座位窗前,马克摇下车窗。莉丝看到雪亮的白脑袋瓜从车窗探出来。珍妮脸帖向马克。珍妮身体退后一步,然后向马克挥手。马克不舍地缩回头,开车离开。
珍妮一个人进入餐厅旋转门。林肯车从饭店的窗口开过,莉丝好奇地特意关注开车的白人老头。光秃秃的脑袋,肥白的脸,她看着有点面熟,但她记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光头的外国老头到处都是,都是一个模样。也许我根本就没见过,莉丝脑子里又有一闪念。莉丝心里噗嗤乐一下,目不转睛地盯着门口。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八卦机会,莉丝不能轻易放过珍妮,她打定主意要八卦八卦拷问拷问珍妮。
珍妮在门口停住脚,伸头左右张望。看到莉丝,她匆忙地疾走几步来到莉丝的桌子前。珍妮随手把挎包扔到长椅里面。看到桌子上有莉丝喝了一半的白水杯子,珍妮屁股还没坐定就眨着眼皮问。“你来多久?我没迟到吧。”
“我也是屁股还没坐热。”
珍妮坐下来一面拿起桌子上的白醋瓶子倒些白醋洗涮筷子和盘子,然后用纸巾擦干净,一面和莉丝说话:“不好意思,路上有车祸,耽误10分钟。”
莉丝眯缝眼歪着头审视珍妮。“你咋过来的?一个搭公交车?”莉丝明知道珍妮不会开车,她阴阳怪气地故意问。
珍妮看利斯的样子猜测莉丝一定看到她下车,她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坦白:“马克开车送我过来的。”
莉丝有点纳闷,问:“马克,哪个马克?没听你说过。和我熟吗?”
珍妮轻描淡写地说道:“你该见过,就是食品厂那个光头的意大利胖老头。”
莉丝回想起窗前闪过的林肯车,她好像忽然意识到她确实在食品厂的哪个角落见过马克。莉丝脑海里出现马克走路的样子,肚子挺起,脚磨蹭地面,双肩摇摆,像是顺拐。莉丝以为马克是食品厂的清洁工,连忙追问珍妮:“都那么大年龄他还没退休?还在食品厂工作?”
珍妮脱口而出更正道:“他不是去食品厂工作,那食品厂是他的。他是闲得无聊到食品厂闻闻蛋糕味。”
莉丝恍然大悟。她忽然觉得眼前的珍妮好了不起。莉丝好羡慕嫉妒恨珍妮钓到一条24K纯金的大鱼,她笑着说:“我说呢。经理约翰和他说话都客客气气毕恭毕敬的。我还以为经理尊老爱幼呢。”
莉丝知道珍妮说不出几句英文,听到的英文也是一知半解,就连简单的对话有时还要找莉丝翻译。这两人在一起难能用语言沟通,她俩在一起能交流什么,莉丝默想。看来最原始的人类肢体语言还是满管用的,解决人类基本吃喝拉撒生理需求不是问题。真是人不可貌相。别看珍妮长得难看嘴里蹦不出几个英文单字,可人家珍妮心里有主意,眼睛身体表情动作会打动人。
莉丝还是不理解为什么马克会送珍妮,要是约会也不会安排在上午吧。她继续八卦:“你今天上午怎么和马克勾搭到一起?”
珍妮觉得没必要瞒着莉丝,她毫不掩饰地说道:“我们昨晚在一起,他现在是顺路送我。”
“你是说你在马克家过夜?马克住在这附近?”莉丝听说过食品厂原来的老板是单身、色鬼,果然名不虚传。
珍妮没好气地抱怨:“这死老头,老奸巨猾。他根本不领我去他家。老东西防火防盗还防我。我们是住在旅馆,他这是回家顺路送我。”接着又说:“当然我也要一报还一报,我也不让他送我到我家门口。”
老头是怕珍妮纠缠上,这珍妮怕老头啥,莉丝有点没琢磨明白。这也本不该莉丝需要弄懂的事,她没必要非得刨根问底弄明白。每个人的隐私每个人自己带着,珍妮要是愿意说她就顺着听,珍妮不说她也不该深问。
莉丝笑着开玩笑说:“你们俩这打得是什么游击战,地雷战还是地道战?也好,亲兄弟明算账,各讨所需各取所得谁也不欠谁,反正你也没想得嫁给他,要得到老家伙的遗产。”
珍妮冷笑,无可奈何地回应:“我倒是想。”
莉丝发现珍妮真是精明,小看不得。俗话说人贵有自知之明,能了解自己的半斤八两不是一件容易事。珍妮不是那种喜欢涂脂抹粉走在街上就有回头率的魅力女性,就是站在你面前你也懒得多瞧一眼,怕多看一眼灼伤眼睛。珍妮晓得自己的短板,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她明确自己的目标,也勇于用可实施的有效手段达到目的。莉丝学不来这套,只有羡慕嫉妒的份。
珍妮转移话题:“说了半天我,还没说我们今天为啥在一起约会。”然后又询问道:“你为什么不在华人超市大统华干了?”
莉丝没珍妮的能耐,她也想炫耀一下老公多心疼自己让珍妮羡慕一回,她没直接先说自己怀孕的事,回答道:“没啥大不了的事。我老公死活不让我去,怕我累到。反正在家里也可以拿失业保险金,交了失业保险,不拿白不拿。”
珍妮羡慕道:“有个老公在身边真好。”又叹息道:“也不知我老公猴年马月才能来多伦多。”
莉丝好奇地问:“你申请老公孩子办移民了吗?”
珍妮遗憾道:“我咨询过移民律师,银行里还缺点存款。”
珍妮又对未来充满憧憬:“再过几年差不多。”
“我记得你说过你有一个儿子。他多大?”
“在国内上高一。他在班级里总是名列前茅。多亏我老公,他照顾得比我好。”珍妮满脸自豪,眼中似乎要流泪。
莉丝顺口说:“他早一天来可以早一天在加拿大交新朋友,要不然将来在这里也生疏。我儿子的朋友都是周围的邻居和学校的同学。”她忽然意识到自己不该这么说,那会伤到珍妮。
看到珍妮说到儿子有些伤感,莉丝转移话题:“最近又有广告说化妆品清仓大甩卖。”
珍妮兴奋地叮嘱道:“到时你通知我。清仓甩卖的时侯能用一半的价钱买到像资生堂一样的大牌货。现在这帮代购的喜欢清仓扫货一窝端,我们得早些去才能抢到好货,去晚了连毛都捡不到。”
在多伦多,化妆品销售商每年会举办大规模的产品促销活动,清理当年的积压化妆品。就像圣诞节过后的第一天Boxing Day商家打折顾客扫货一样,喜欢打扮的姑娘女士早早就排起长龙期待买到自己心仪的便宜货。
“说着说着就跑题了,你不是说你有一言难尽的事吗?别转弯子快快说。”珍妮忽然闻道。
“其实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你就别再兜圈子了,不会中了六合彩了吧。”
“我是个苦命,哪有那样的运气。”
“你要是苦,我是苦上加苦。”
“我真是苦?”
珍妮真以为莉丝有什么伤心事,问:“有苦要诉说,你真找对了人。想哭我一起陪你哭,想乐我陪你一起笑。急死我,你快点说出来,好吗?”
“我怀孕了。我老公非逼我怀二胎。”
“那是好事啊。真羡慕你,人到中年还能来一胎。”
“这有啥值得羡慕的,我老公的同学都开始要第四胎了。”
“不能这么比,人比人气死人。我也想要,可我老公不在身边。”
“要不你也陪我一块儿怀一个。那意大利人可有丰厚的家底。”
珍妮自嘲:“你可拉到吧。意大利老头可没那功能。要有没准我真可以图个便宜捞个遗产啥的。”
“没准真可行哈。”
“哈哈,我只能做手工活。”
“你是说挺而不坚。”
“你还真敢顺竿往上爬。”
“你要不立杆我也见不到影,是你让我爬得啊。”
“你要是在家里没事也参加我们的瑜伽班。听说瑜伽对孕妇有好处。”
莉丝想起妇产科医生的叮嘱,又忽然怀疑自己对自己没信心:“医生说刚怀孕孩子在形成阶段要保胎少锻炼。过一段时间我想试试。不过我这人没韧性,练啥坚持不下来啥。”
“你和老公不是坚持下来了嘛。”
餐馆里的人开始逐渐多起来,珍妮看了一眼手机。
“享受的怎么样,我们要不下次再聚。”
莉丝问:“你有事?周末也那么忙?”
“没什么大事,就是和朋友出去一下。”珍妮声音带着有点不易察觉的喜悦,接着说:“我隔壁的租客是中国来的访问学者,我想买二手车,我要他今天下午陪我去看车。”
莉丝没想到珍妮居然懂车,她好奇地问:“你还懂车?”
珍妮含笑地说:“我哪里懂。我是不懂才找我的邻居一起去,怕被骗到。考到驾照不开车以后还得考,得不偿失不划算。”
莉丝的驾照是G2,她在琢磨着什么时候上高速考G牌驾照,所以她清楚考驾照的程序,说:“也是,在多伦多考驾驶牌照首先是笔试然后是路考,通过路考只能得到临时的G2驾照,有效期只有五年,如果在五年内没有通过下一级的路考获得G牌驾照,那么原来的G2就过期,还要重新考G2。”
“听说G牌驾照很难考。”
莉丝把自己知道的一股脑儿透露给珍妮,好像珍妮明天就要去预约G牌路考。她对珍妮说道:“在多伦多难考,听说有人连续考几次都考不过去。我老公是在多伦多北面的一个小镇考的。他说虽然去小镇的路途要耽搁3、4个小时,但小镇的好处是路面情况简单,车少,几乎没什么影响你正确判断的公交车、急救车、校车和救火车之类的特权车。另外小镇路考也不需要上真正的高速公路,只要在类似乡间公路上把车速拉到每小时80公里以上,保持一会儿就成。基本是一次可以通过。”
“听说可以贿赂考官。”
“可别冒那个风险,要是贿赂错考官吃不了兜着走。你没听说从中国来的投资移民因以1,000加元贿赂考官被卑诗省级法庭法官判罚4,000元,另加600元赔偿受害人。”
听莉丝说了那么多,珍妮想表示感谢,说:“等我考G牌我一定先找你老公咨询。”
莉丝有些八卦地问:“你那朋友来多久?”
“还不算是朋友。刚来。”
“既然这样我也不留你。”
珍妮和莉丝吃饭结账都是AA制。莉丝打开钱夹,发现里面只有五块钱纸票。她抽出信用卡,“今天我请客。”莉丝招呼服务生。
服务生走过来。“不好意思,我们这里不收信用卡。”
莉丝接着问,“银行卡收可以吗?”。
“银行卡也不行,我们这只收现金。”
珍妮接过话,“没问题,一会我们付现金。”
服务员走后。莉丝抱怨一句。“中餐馆啥都好,就是有的店只收现金。”
珍妮也加一句:“收现金也无妨,关键是13%的税一分不能少。”
“看来菜价不告,利润都在偷税漏税上。”
“小本经营,该算计一定要算计。”珍妮接着掰开指头算算,“饭钱16.8,每人一块小费,凑整我们付19。”
珍妮要来莉丝的五元钱,又从钱包里掏出一张10元和两块两元硬币。她又从钱包里找出来两个quarter,一个quarter 25加分。
她把两个quarter 递给莉丝。“下次吃饭你还给我5元钱。”
“没那么讲究。下次我多付五块钱。”莉丝推回珍妮的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