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大兄弟说我头发多

(2019-09-10 23:31:29) 下一个
最近,我收拾储藏室,把一些没用的东西扔一扔。我这个人生性节俭,苦日子过惯了,拿什么东西都当宝贝似的。
俗话说:破家值万贯。不管有用的还是没用的都要留着,结果东西越攒越多。只要储藏室还盛得下,我就使劲儿往里塞,不到迫不得已我是不会轻易扔东西的。
有时,我刚刚下定决心扔了点儿东西,没过几天我好像就想起来要用它们了。
储藏室让我给了个满满当当,儿子不乐意了,他开始抱怨。
“你看看,储藏室里都是你的破烂,我的滑雪用具都没地方放。”
“那我到时候收拾收拾吧。”我这样回答。但我是光动嘴没动手,现在越来越懒了。
有两次,儿子没跟我商量就直接把我的破烂给扔到了回收桶里,我知道了就跟他急我冲着他嚷嚷了几嗓子儿子不但没有被我的虚张声势吓还说他已经和我打过招呼了
嗯,那好吧,我就勤快一点儿。于是乎,收拾储藏室就成了我业余劳动。我没事儿就三番五次地往地下室跑,去到储藏室里瞎倒腾我的破烂货。
这样收拾一次,就会扔掉一点儿东西。来来回回地几次折腾下来,东西还是少了一些,但每次都把我累得够呛。我想,我为什么不在第一次收拾的时候,就把它们全部扔掉呢。这样收拾来收拾去的,到最后结果都差不多,唯一不一样就是把自己整得腰酸背疼好几天。这才叫名副其实地自讨苦吃。
前几天,我又开始往地下室跑了。这次,我决定把储藏室里的两个塑料箱子处理掉。我把塑料箱拍了照片然后就把照片放在了当地的中文网站上:放在床底下的塑料箱10块一个一共两个20块钱。
过了两天,半夜11点多,有人打电话来。
“喂,我在网上看到你在卖塑料箱,能不能便宜点儿啊?”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懒懒散散的声音。这是谁呀?上来就砍价,还大半夜的打电话
“一共就20块钱,已经够便宜的了。” 我有点儿不高兴这么晚的打扰。
“你再便宜点儿吧。”对方重复说。
“不讲价了,已经很便宜了。”我有点儿不耐烦。
“咳,你说买二手东西,大家不就是图个便宜吗?不然谁买。嗯,你要是不降价,那我就买一个好了。买一个你卖不卖?” 那边的人又说。
“好好好,两个都给你,15,省得你拿一个也是跑一趟。”
我意识到自己的态度好像不太友好,立刻缓和了口气。跟打电话的人讲好了价钱,他说周五下午他可以过来取,叫我过后把地址发给他。
“你加我微信吧我在微信上把地址发给你,因为我的手机不能发短信。” 我说。
第二天,有人加我微信了。
“你好!大姐!我是买塑料箱的小弟。”
“你好!大兄弟!这是我的地址,你过来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哈。”
嘿嘿嘿,卖个塑料箱子,就跑出这么一个白来的大兄弟。 
星期五下午,按照约定的时间和地点,大兄弟过来拿塑料箱子了。等他把箱子往外搬的时候,我就问。
“大兄弟,你家住在哪里呀?” 
“我住在拉萨区。”
“哎呀,真巧,我也住在拉萨区。”
“大兄弟,你拉上箱子就直接回去吗?” 我试探地问。
“对呀。” 他回答。
“那你能不能顺路把我带到地铁站呢?” 我客客气气地问。
“没问题!你把地址给我,我给你送到回家。” 大兄弟爽快地说。
“不用,不用,你就把我送到地铁站好了。” 我还在客套。
“你看你这个人,假客气。切!我又不进你家门,你怕什么?”大兄弟瞧了我一眼,他正搬着两个箱子往外走。
“不是,我是怕耽误了你的正事。你回去的时候,顺路把我放在随便哪个地铁站就好了。” 我赶紧解释。
“又来了,别说了。反正我都要开过去,不差那么几步路。”
“那好吧。谢谢你啊!大兄弟。”
我感觉有些不好意思,真是有点儿麻烦人家。希望不要为了送我而耽误了人家的事情。
于是,我一边帮他打开大门,一边来到了楼门口。这时,大兄弟正把箱子往车上放。
“哎?这是你的车呀?还挺高级的嘛。” 其实我对车什么概念也没有压根儿就没看他的牌子。我只是觉得他的这个车有点儿特别,和普通车不太一样。它看起来方方正正的,像个小吉普车,但好像不是。小方车上红下黑地雄赳赳地站在那里。
“是啊!要开,还不弄辆好一点儿的。这年月要对自己好点儿,是不是?” 大兄弟漫不经心地说。我也没搞明白,好像生活所有辛苦,开辆好车就烟消云散了一样。
等我打开车门,一看。妈呀!车里面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副座位的底下,到处都是旧报纸,零散的塑料夹,碎纸片,还有空的易拉罐和玻璃瓶。我一看驾驶座位前的烟灰缸还气势汹汹地张着嘴,我一伸手就让它把嘴闭上了。呵,这满车的呛鼻子的烟味。
“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这车里太乱了。” 这时,大兄弟放好了箱子,他顺手拉开驾驶室的车门他探过来大半个身子,用手随便地在我要坐的座位上抓了几把东西往后扔,这样算是勉强给我的座位清理出来。他刚要拿座位底下的东西,我拦住了他。
“没事,没事。这样吧,挺好的。” 说着,我就上了车。
刚开始,我还小心翼翼地,轻轻地把我的脚碰触在脚底下的那堆东西上。等车子开出去一会儿,我才放松下来,我两脚踏踏实实地踩在那堆东西上。我的心定了,嘴就张开了。
“哎,我说大兄弟,这一看就是没有女朋友吧?你要是有女朋友,这车里准不是这样。” 我半开玩笑地说。
“要啥女朋友,怪麻烦的。我一个人自由自在的挺好。” 大兄弟看了我一眼,满不在乎地说。我看他斜着个身子,歪着头,他还把一只手臂搭在车窗上,扶着方向盘。我继续说。
“哎,你要是有个女朋友多好哇。生活有个伴,不寂寞你们还可以互相帮助,互相照顾。我家儿子没有女朋友,我可是着急啊。”
“你家儿子多大啦?”
“26啦。”
“26?才刚刚26?切!切!你这是着得什么急啊!我都40了,我还不着急呢。” 他眼睛斜楞着前方,继续开着车
“啊!?你都40了。我还以为你是个学生呢。嗯,那你可不像40岁的样子。你显得好年轻啊。” 我这也不是恭维的话,这位大兄弟确实是显得很年轻,刚我看见他,真的以为他是一个学生。
“是吗?” 摸了摸自己的脸:“在这里日子都好,所以人都显得年轻。不过,我嘛,人家都说我年轻。” 大兄弟很得意地说。
“那你父母逮多操心呀你都40了,还没个女朋友。你爸妈还不得整天唠你,要你赶快找个。” 我说。
“我爸妈才不管我呢。他们在别的城市,就我自己在这里。我想干嘛就干嘛。现在谁还跟父母一起住啊。” 大兄弟这样说。
“嗯,不住一起也行但最好住得近点儿,如果有个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
“现在他们的身体都挺好的,以后再说吧。”
“噢,那就好。哎,父母总是要为子女操心呐,不管他们多大。”
“是,我们有一句话:养儿一百长忧99。”
这话有道理,你看我操心操得头发都白了。”
“你,就你还操心。你的头发那么多。” 大兄弟看了看我说。
“我的头发多?”
“是啊!你的头发那么多,还说操心。切!”
“我现在是两鬓斑白呐,你没看没有?” 
我撩起头发给他看他好像看也没看,只顾开他的车。这时,他已经把车开到了河边。
“要不我就在这儿下车你就把我放在这里,我正想到河边去溜达溜达呢。” 我对他说。
“好吧。我再往前点儿,过了这个路口就给你停。”
大兄弟把车停在了路边,我下了车。
“谢谢你啊!大兄弟!你还把我送到家,我希望没有耽误你太多的时间。”
切!你又来了。你早就耽误我的时间了,刚才上车的时候。行行行,我走啦!再见!”
他说完,小方车一溜儿烟地跑走了。我一边过马路,一边琢磨着他刚刚说的头发的事情。我摸摸自己的头,我的头发多吗?那可能是因为我刚刚游完泳,把头洗了,所以看上去头发蓬蓬的。就是我的头发多,那也全是烦恼丝吧。
我过了马路往河边走,去看看那一群在河边吃草的悠闲自在的野鹅。

 

在河边吃草的悠闲自在的野鹅

小岛的公园里,有人在拍婚纱照。

极目是小岛的对面

晴又多云的河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