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跳舞,门外的一道风景

(2019-07-17 09:01:56) 下一个

“喂,你在哪里呢?” 闺蜜雪莉打来电话。

“我刚刚和儿子吃完晚饭,正准备回家。” 我回答。

“你要不要过来?我现在就在你家附近的地方跳舞,这里靠近河边,风景真不错。” 雪莉热情地发出邀请。

嗯,大概雪莉觉得我很无聊吧,所以她又打电话来拉我出去玩。说来有趣,我和雪莉的缘分就是从她找伴出去一起跳舞开始的可她偏偏遇上我这么一个不解风情的人。我这个人做事死板,叫真儿,连跳个舞都像火柴棍子似的合不上拍,混在跳舞的人群中,自己就像一个做广播体操的。

以前,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有几次我就和雪莉一起去跳舞。在那里,我一般不是看包,就是在那里傻坐着。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滑稽的小丑,把自己的脸涂抹一下,然后格格不入地在舞会上装笑。有时,雪莉过意不去,找来一两个男士,让他们邀请我跳舞。我也总是摆摆手,道声谢。我这个人总是僵硬死板得让人扫兴。如果雪莉硬拉着我上舞池,我就下下决心对自己说:好吧,你已经坐了这么久,就上去活动活动,全当是锻炼身体,也算没白来一趟。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身心全然不能融入跳舞的人群和欢快的音乐里。跳舞,对我来说,就是门外的一道风景。我,就是躲在里面的一位看客。

不过,今天晚风习习,圆月高照,何不去趁此时机去看一看好久没见的好姐妹呢?正好我也是顺路回家,还可以在河边散散步。

于是,我乘地铁转公车,准备去找雪莉,看她跳舞。这趟公车的司机好像不太友好,我问他街道号码,他偏偏让我自己看。傍晚一擦黑,我这近视眼就虚虚地啥也看不清了。我怕坐过了站,大概估计了一下,就慌忙地下了车。我走近街边人家的房门牌仔细看,原来我下车的地方离跳舞的地方还差得挺远。幸好我今天穿了一双旅游鞋,我就全当是饭后百步走吧。

天色渐暗,月色渐明,夏天的河边好热闹。草地旁边的小路上跑步的,骑车的,散步的,遛狗的,比比皆是。当我听到不远处传来很大的音乐声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这个地方原来就是我上次来参观过的大玻璃暖房的旁边。想想,其实我完全不必慌张,我可以在汽车上等看到聚集的灯光和人群,听到音乐声的时候再下来。同理,在人生的道路上,我常常感情用事,随性地走,往往不能冷静地作出正确的决定。

这是一个支着大棚子的露天跳舞场。今天跳舞的人,加上看热闹的人特别多,大概是因为今天白天挺热,到了傍晚人们的都出门凉快来了。舞场周围散坐着好几排休息的人,外围里三层外三层的人们熙熙攘攘地进进出出,人声嘈杂。露天大棚下灯光明亮,音乐震震,人影舞动。我掏出手机给雪莉打电话。

“喂,你在哪里呢?啊?我听不清呀?我就站舞场的正前方,我怎么看不见你呀?” 雪莉在我面前两三排椅子的地方不断地向我招手,我瞎乎乎地东张西望了半天才看到她。

我在舞场的第一排刚落座,雪莉马上笑容灿烂热情大方地给我介绍坐在她身边的一位男士。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那位男士伸出了手,我赶紧同他握握手。

“你没事可以和他聊聊天,他人挺好,挺老实。” 雪莉生怕我又要坐冷板凳。

“什么情况?为什么不发展一下呢?” 我好奇地问她。

“他不是我的菜。” 如此直接了当,这就是雪莉。

雪莉是一个敢爱敢恨,简单直爽,心底善良的女人。我知道雪莉喜欢外表高高大大,英俊帅气的男士。不说英俊帅气,起码也要一眼看上去舒服耐看的那种类型。不要说雪莉,就是我自己当初也多少被八戒的外表所吸引。记得有一次看电视,我说我喜欢看迪拜的那些阿拉伯王子,那脸庞一个个都长得跟维纳斯的雕塑似的。八戒毫不谦虚地告诉我,他当年可比那些王子精神多了。哈哈哈,我看看年轻时候的八戒还真是个英俊的帅小伙。可惜了,我没有在那个时候遇见他,这就是缘分。我不拥有他的过去,也许我不拥有他的未来,但我拥有他的现在。足够了吗?这就是两个人的相遇:?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在对的时间遇见错的人;?在错的时间遇见错的人;?在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

舞曲接着一首又一首,我坐在最前排。像往常一样,我主动要求给雪莉看包。我抱着我自己的背包和饭包,眼睛羡慕地围着那些舞跳得好的人转。

“你为什么那么紧紧地抓住你的书包,你的包里有啥好东西?”舞会散场的路上,雪莉开玩笑地问道。这就是我在舞会现场的肢体语言吗?我哑然失笑。

在舞场上,有的人翩翩起舞,有的人随性陶醉,有的人一板一眼。有的热情奔放,有的优雅迷人,有的性感热辣。有一个长得像巴西那边的女人,她身穿鹅黄的紧身皱褶小短衣,下身是一条肥肥大大的花灯笼裤,脚蹬鹅黄的高跟鞋。她随着音乐热烈地扭动,大花裤子呼啦啦随风摆动。她和舞伴跳得到了忘我的境界,两个人都是满脸陶醉的表情。还有一个亚洲模样的女士,上穿粉色小体恤,下身是黑色超短碎褶纱裙,脚下一双黑色高跟鞋。她小巧玲珑地在舞伴的手臂里左右摇摆,上下翻飞,她的额头上渗出淅沥沥的汗珠。再看雪莉也毫不逊色,吊带白色小短上衣,绛红色的宽口绸裤,一双白色高跟鞋。朱唇黑眸,长发披肩,顾盼浅笑,脚下生风。唉,没人识得金镶玉,我都为好闺蜜雪莉感到惋惜。或许是她眼光太高,太挑剔,又或许真是她的缘分还没到。

曲终人散,还是老规矩雪莉叫他的朋友先送我回家。也许,跳舞这种娱乐方式不太适合我,但它确实丰富着我们平凡的生活,使我们有点儿沉闷的日子增添了很多乐趣。其实,每一个人都可以在自己人生的舞台上,随意起舞,尽兴发挥,潇潇洒洒,跳出自己的快乐和自己的精彩。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