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丹尼和吕克的宿营地

(2019-06-13 03:33:38) 下一个
每一个你在人生路上遇见的朋友,或萍水相逢,或至交知己,都是前世的一种缘分。肝胆相照,情谊长存,不管你們再见或不见。
 
丹尼和吕克是发小,两个人也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丹尼活泼,好动,为人热情,豪爽。
吕克腼腆,安静,待人真诚,憨厚。
猪大婶为了找野薄荷,来到了老港的小丛林里。这个猪大婶,人也是怪怪的。她明明知道自己总是招蚊子,但她就是喜欢往草丛树棵子里面钻。喂蚊子就喂蚊子吧,她还自我安慰一番,人家佛陀当初还割肉喂虎呢。
着,猪大婶终于发现了她想找的野薄荷。这时,一只狗从小树林里窜了出来,把她吓了一大跳。紧接着就听见有人喊:“麦克!” 只见那只狗一转眼就跑走了。
猪大婶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一个光着膀子,胳膊上有纹饰的人正向她走来。
“你好!” 猪大婶首先表示出友好。
“你好!” 来人看了看猪大婶。
“我在这里找野薄荷。” 猪大婶马上说明了来意。
“噢。我们没事正在河边玩。那边是我们的露营地,你要不要来看看?” 来人热情地邀请猪大婶。
“好啊!” 猪大婶欣然前往。
来人带着猪大婶来到了不远处的一片小树林里。只见那里用木板搭了一个简易的露营地。两块放集装箱的木板一前一后放在地上,前面的木板旁边有一些没烧尽的木炭。四周的树上围着一些木板。抬头看,露营地的上面蒙着一块军绿色的雨布就全当顶棚,帆布的四角系在四周围的树上。
“你叫什么名字?”猪大婶正在观望, 刚刚碰上的那个人开口了。
“我叫露西。” 猪大婶回答。
“我叫丹尼。他是吕克,我的好朋友。”
猪大婶冲着坐在前面那塊木板上的吕克微笑着点点头。
“你们在这里露营吗?” 猪大婶好奇地问。
“我们有时来这里钓鱼,釣上來就在这里做鱼吃。”丹尼指了指吕克旁边的那一堆没烧尽的木炭,又说:“有时候我们也住在这里。你看,这里的景色真不错。这个是我們搭建的。” 丹尼指了指河边。然后,他又指着他们的宿营地,自豪地对猪大婶说。
“嗯,不错。这里的风景也很好。住在这里还可以放松放松,權當休假了。” 猪大婶点点头,称赞道。
“你是菲律宾人吗?”丹尼问。
“不是。我是中国人。” 
“你好!” 丹尼马上用中文問候。
“你好!” 猪大婶觉得這裡但凡是个老外好像都会说这句話。
猪大婶把一片自己采的薄荷递给丹尼。
“在这里,我发现了两种薄荷。但我们平常吃的不是这两种。这种叶子带一点点紫红色的,泡水喝味道应该更好。那种叶子上带一点点绒毛的味道要差一些。”
丹尼接过猪大婶递给他的薄荷叶,他闻了闻:“嗯,这个可以当茶喝。”
“对!你还可以放点儿柠檬和蜂蜜在里面,就做成薄荷茶了。” 猪大婶说。
丹尼又饶有兴趣地把那片薄荷叶递给了吕克。吕克也闻了闻,然后点点头。
丹尼告诉猪大婶,他和吕克在一个建筑公司工作。他负责开大吊车,吕克开推土车。
有一次,吕克的推土车滑到泥泞的挖出来的大坑里。幸亏丹尼用大吊车把他的推土车勾了上来。那次好危险,要不是丹尼机智勇敢地相救,吕克差点连人带车翻下大坑。通过这次的险情,丹尼和吕克从好朋友变成了生死之交的好兄弟。
吕克坐在那里,他转回头,望着正在給猪大婶讲他们的故事的丹尼,的眼中充满了對丹尼感激和信任。
“那是吕克睡的地方,这是我睡的地方。” 丹尼指着前面吕克坐着的那个集装箱板,又指了指自己脚下的集装箱板。
“你没事过来玩吧。我们可以一起钓鱼吃。” 丹尼热情地邀请着猪大婶。
“好的。我就在马路对面不远处上班。有时,下了班,会过来散步。到时候,说不定我們会再见面。”
猪大婶和丹尼说话的时候,他的狗狗麦克一会儿在她旁边嗅一嗅,一会儿又欢快地跑去了河边。
“我到那边去转转,拍点儿照片。一会儿见。” 猪大婶起身向河边走去。
“好的。” 丹尼和吕克一起向猪大婶挥挥手。
过了一会儿,猪大婶转够了,该往回走了。她想和丹尼他们打声招呼再走。可她就只看见了丹尼的狗狗在那里玩水,不知道丹尼和吕克跑到哪里去了。
当猪大婶走过小桥,又碰见了丹尼和他的另外一位朋友。丹尼赶紧向他的朋友介绍猪大婶。猪大婶也很有礼貌地和他的朋友打招呼。猪大婶还是第一次,用拳头对拳头的方式打招呼。猪大婶觉得酷酷的,好像自己也混到江湖这条道上去了。她居然还有了这样的朋友。
等八戒回来,猪大婶赶紧给八戒讲了在老港遇见丹尼和吕克的事情。
“他们两个现在是我的朋友了。” 猪大婶有点儿得意地说。
“哼,你要小心点儿。不要让坏人把你给骗走了。”
“哈哈哈,我倒很好奇什么样的人能骗走我这号人。”
这时,猪大婶目不转睛地盯着八戒。
“什么呀?” 八戒莫名其妙地问。
“嗯,我看就你还能骗骗我,好像别人對我也沒興趣。”
“哈哈哈。。。” 八戒被猪大婶给逗乐了。
 
陽光下的鐵塔

 

碼頭上廢棄的旧廠房

丹尼的狗狗麥克

麥克在玩水

丹尼的好朋友呂克

丹尼和吕克的宿营地

養蜂人的基地

一艘遊輪停靠碼頭

海路兩用旅遊車

走在鐵軌上的情侶

河邊的的情侶

碼頭上廢棄的麵粉廠房

老港的騎車人

老港的跑步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