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小院里的自留地 2

(2019-06-12 03:23:17) 下一个

星期天一大早,御用厨师就打来电话,叫猪大婶到买菜苗的地方去找她。这个八戒明明自己想睡懒觉,却说大家都没起床呢。

转眼,时针就指到了11点。不行,该行动了。从昨天开始,猪大婶就积极地在网上搜索,看有没有人卖菜苗。果真,她看到一位大姐登广告在卖菜苗。于是,猪大婶就把电话打了过去。
“喂,你好!你是在卖菜苗吗?我想买一些。”
“啊?你说什么?噢,我的菜苗啊?菜苗都卖得差不多了。现在只剩下一些豆和莴笋苗。哎,什么?我说的你听不清楚啊?我说,你要粽子吗?我今年做了400个粽子,现在就只剩下10多个了。哎呀,真是把我给累死了。”
这位大姐沒见其人猪大婶只听其声,她觉得这位大姐像是广东那边的口音。再一聊,猪大婶才知道她是广西的。这个世界真是小,这位大姐还和猪大婶认识的一位朋友相识。
猪大婶问好了地址就去和八戒商量。结果,司机同志说那位大姐家离这里太远了,他不想为几根菜苗跑一趟。猪大婶想了想,也有道理。毕竟猪大婶歹求着人家不是?
不过,猪大婶是有备而来,她可不能闲着于是,又开始给第二个人打电话,因为她昨天在网上还看到有人在卖韭菜根。
“喂,你好!你是卖韭菜根吗?我想买一些。啊?我买多少啊?嗯,50根吧。什么?太少了。那就100根吧。还少?噢,不够包一顿饺子的。那要多少啊?起码要200多根?好吧,等我到了再说。”
猪大婶赶快去和八戒。因为卖韭菜根的男同胞也是在同一个小区,距离并不远,所以司机同意前往猪大婶问好了地址就出发了。
不一会儿,他们就到了大概的位置。猪大婶把电话拨过去两,三次也没人接。
正好他们停车的地方旁边就有一个大玻璃暖房。咦?猪大婶好像以前出门都是顺着河边往西走,很少往东边溜达。没想到这里还有这么一个大暖房。猪大婶又拨了一通电话,还是没人接。她看看马路对面是一块菜地,估计那个卖韭菜根的同胞是在菜地里种菜,他顺便卖点韭菜根。
猪大婶见没人回电话,索性就和八戒进到大玻璃房里去参观。哇!这里面还真有不少好东西。暖房里育有各式个样的蔬菜瓜果菜苗,这些都是会员活动的时候种的。种植的这些试验品,他们会不定期拿出去义卖。因为是非赢利性质的组织,所以这种义卖都是象征性的,只有少量的收入用来补充活动经费。
有一位在这里的工作人员,她热情地給猪大婶他們介绍了她种植的各种蔬菜和瓜果。这位女士也是这里的会员,但她自己还做一些买菜苗和种子的生意。猪大婶正转得起劲儿,突然那个卖韭菜根的男同胞打来电话。
“喂,你在哪里呀?我都在这儿等你半天了。”對方顯得有些不耐煩。
“我在玻璃房这边呐。”
“你跑到玻璃房干嘛去了?我不是告诉你具体的街号了吗?”
“噢,因为对面是菜地,所以我没看到具体号码。”
“好嘛。你说10多分钟就到。我都在这里等你好半天了。”
“噢,对不起啊!我刚到就给你打电话,可你一直没給我回电话。”
“行啦。我现在已经回家了。你也回去吧。今天就算了。”
“呃?噢,那好吧。” 猪大婶听出对方好像有些脾气现在他生气了,回家去了。
从他的声音上,猪大婶猜测这位同胞应该是过来探亲的一位父亲,没事儿干子女给他在社区租一块地种种菜。
得!韭菜根没买成。猪大婶沒盡興,非拉着八戒去马路对面的菜地去看看。除了社区圈起来的菜地,外边还有人开垦的几块菜地。猪大婶看到一棵硕大的大葱郁郁葱葱地径自生长着。
“哎,八戒,你看。这颗大葱长得多好。等它结种子的时候,我们过来管主人要点兒。”
等猪大婶转悠够了,准备往回走。突然,猪大婶发现菜地大门 口旁边的垃圾堆上,有人扔了很多欣赏葱。那一朵朵可愛的小紫花球正在向猪大婶招手呢。
八戒,快!咱们可以把人家扔的这些葱捡回去种。”
“嘿,你这是韭菜没买着。拿这个代替呀。”八戒一边捡,一边笑着说。
“是啊!八戒,你看,上帝知道不能让我们白跑一趟,所以专门丢下些葱来给我们。”
“哈哈哈,你说得没错。” 八戒大笑起来。
于是,猪大婶和八戒兴高彩烈地拉着一大箱捡来的葱往御用厨师家开去。
后话:御用厨师买菜苗,加上买工具一共花了300多块。猪大婶本来想贡献一些韭菜,但没买成。可猪大婶还是不甘心,下次还要再给有脾气的男同胞打电话或是去一趟买菜苗的大姐家。最后,猪大婶把自己的一个荷花青蛙雕塑送给了西西作为加入自留地的会员礼物。
 
小院里的自留地初具規模

荷花青蛙雕塑來個特寫

小院里的自留地

御用厨师买的花和菜苗

御用厨师买的工具

社區菜地邊,郁郁葱葱的大葱。

社區菜地邊的欣赏葱也不遜色。

社区外圍的菜地

暖房外的植物

暖房裡的小魚池

暖房裡的菜苗

暖房裡的植物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