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其实我有强迫症

(2019-04-04 05:21:01) 下一个

今天送孩子去上学,看她乐颠颠地跑进孩子堆里一起玩了,我也就放心了。

前一段我发现她开始不和一起等校车的孩子们玩,到了就自己一个人待着,作为父母的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小孩不合群,总会有所担心。我想了想,有件事情是发生在放春假之前,一次大雪的第二天,我和孩子一起走到等校车的地方,看到几个别的孩子在人家后院玩,因为以前院子的主人出来表明不想小孩们在她家后院乱跑,我就想就我一个成年人在陪孩子们等校车,应该负起责任来,所以我就叫那几个淘气的孩子下来,到路边好好等校车,因为后院的主人不想有人在她家后院乱跑。孩子们倒是过来啦,但是我发现以后,有两个孩子对我们家孩子不太友好。

我最先发现经过那不久后,我家孩子开始最后一个上校车,以前都是跑在前头等校车,或是站在中间,但是经过那件事之后,几乎每次都是最后一个上校车。做父母的怎么不担心,前一阵我就问孩子,为什么最近每次都是最后一个上校车,她刚开始不说,后来还是说了,她说有一次她站在中间,一个大孩子推了她一下,叫她到后面去。原来如此!我说你管她怎么说,做自己认为对的事,以后妈妈会陪你在那里等校车,看谁敢推你。孩子说,妈妈,我的事我自己会知道怎么做,我有自己的方法来对待。我当然会答应说让她自己处理。但是我想我会陪着她,也许小孩子们看到有大人陪着,会收殓一些。虽然孩子说不用我管,我还是自那以后每天陪孩子一起等车,但是也是和每个小孩都说说话,当然不是什么横眉冷对的,哈哈。发现这几天好多了,我也鼓励孩子还像从前一样和别的小孩一起玩,做父母的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不合群吧!

我也就只能做这些,尽量不去批评别的小孩。大多时候会说大家好好相处,有什么事跟爸妈说或是和老师说,总会有解决的办法。但是我始终认为,孩子还是要学会一套自己的面对方式,大人在旁边就是相助和引导一下吧。

不止是小孩子,大人也是这样,很多时候很多人怕不合群,但又有自己的想和别人不一样的这种个人特性,所以我们就有了一种‘强迫症’,很多‘必须表格’都被很多的我们说成是负责,成熟的标志,甚至是成功的人生是这样那样的,是不是就是轻微的强迫症呢?

社会是个大家庭,既然不能避免地活在里面,就要学会妥协,有条件地妥协,有底线的妥协。谁说一些妥协的接受不是一种强迫自己的意愿呢。都说自由很无价,不是有句话说,有钱难买我愿意,哈哈,好像是个错误的例子呀,好像有点任性的意味了呢?任性和自由有时在特定条件下就是一种表现。谁给自由一个固定的定义,如果能细致地说出什么是自由,恐怕自由就失去了自己本身的意义啦?因为自由它不可能固定,如果它的涵义被固定住,那它还算是什么自由?那它还算是什么自由?

我们需要一定程度上的强迫症,不明显地成了一种习惯,就像孩童时的学习,就像那些在学校里被固定了的那些学习时间,那像那些应该遵守的条条框框,哪一样不算是强迫呢?这样的固定的强迫又有谁能彻底不理和推翻呢?如果一切都不妥协,那就真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强迫症病人啦吧!哈哈!几人愿意?几人能敢?

所以你说,我有没有强迫症?你又是有没有强迫症?所以我说其实我有强迫症!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0)
评论
花好月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一天的好心情' 的评论 :

当父母的本能之一吧,谢谢来访。
每一天的好心情 回复 悄悄话 你这是当妈妈的本能
花好月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我文里所说的强迫症不是病态医学上特指的强迫症。
就是借‘强迫症’这个词一用,说明我们其实活的很不自由的意思。被认定了得,已经习惯了得,那些因为很多自古就是定律了的规则法规,也就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大环境的变迁而固定成一种接受性的‘强迫症’了。

浅谈一下,也是想解释一下。正因为是正能量,所以才使这个社会愿意接受和容忍的一种变相‘强迫‘性法制法规。
谢谢你的思考和分享!:)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这个..... 我不觉得是强迫症,我们每个人都应该遵守法律、法规、伦理习俗,这是这个世界存在的方式。只是涉及他人时,有人有公德心,去维护,有人在意他人的反应,自扫门前雪,不理他人。都没错,但前者更是社会提倡的正能量
花好月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农村干部' 的评论 :

噎思,耶死! 哈哈!
农村干部 回复 悄悄话 噎死,悠啊!
花好月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哈哈!给孩子扫清一切阻止她上校车的顾虑,要温柔地‘打扫’啦!谢谢你的表扬啦!
花好月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谢谢啦!哈哈,跟上大环境就是有了标准的‘好度’了吧!也祝你开心愉快!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你是一个好妈妈,赞一个!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啊,是的,是的,其实现实中我们都会出现强迫现象,只是不过分就好,佳作分享啦!祝开心愉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