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今天在文学城发现个真“混球”

(2019-03-24 08:33:36) 下一个

最近乱,有人怨我乱上加乱,自己还比谁都继续乱,既然你还不是真的嫌弃乱,我就再乱一次。

今天看到一篇侮辱女性的文章。让我想到一个词:小混蛋!现阶段恐怕没人愿意被人称为小人吧。混蛋也许有时被人认为是习性使然,所以在很多人眼里小人好像比混蛋更龌龊更无耻。

但经过几天看一些人的文章,改变了我的一些对小人和混蛋的理解。

问问我们每个人做没做过小人?特别是上了年纪的年长者,难道没有在无意间就成了别人眼里的小人了?其实很多的小人理念就是一种看待问题的偏差。躲在暗处伤人就是小人,明着伤人就是更高尚么?这是个什么逻辑?这个是什么强盗说辞?明争暗斗都一样,谁也不比谁高尚,只是以这种说法用以打压对方的一种以为站的住脚的强词夺理!

所以说到底大家都是有做小人的时候,就是有个区别,有意识的和无意识的。无意识的有理由的可以得到原谅,有意识的没有合理解释的就是真小人就是个真混蛋。

今天我在文学城的博文里看到一个真混蛋。就是明着耍掉价的泼。一个大男人有没有点担当,没有什么合理理由让你如此蛮横,错了不道歉还要倒打一耙继续口出污言秽语侮辱女性。

这样的男人真不是个真男人,伪娘型男人。是男女要求平等了,但不是这种平等法。这样的男人不知道在他自己的家里会是个什么表现。难道是个妻管严,所以才在网上学一些女人耍泼?如果文学城对这种明目张胆的网友‘另眼相待”请问这是不是太宽容了?宽容大度的就快成邪恶的帮凶了。

所以呈请文学城的管理人物警告或是清除这样的人,即使由于多种原因想留着他,也请不要把他写的不良文章放在城头或是热点里。大家的眼睛拭目以待呢!谢谢你们了!文学城的管理人员!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花好月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唐西' 的评论 :

我说怎么觉得这幅画有点眼熟,原来是名画,谢谢唐君西爵的解释,虽然我不是猴子,可是也比较淘气,喜欢爬杆,哈哈。

是啊,最近吵的我也有点吵够了。该歇歇了,也许。

不会见怪你啦,我出来冒这样的泡,别人不见我的怪那就是幸运呢。
我喜欢阿Q 精神也讨厌阿Q 精神,人真的很矛盾。
无论穷福也许都是一种试图解脱的一种精神状态。合二为一不枉是一种平衡的稳定吧。

唐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花好月元' 的评论 :
关于那个头像,是一幅名画,Skrik,中文叫”呐喊”,是挪威Edvard Munch (1863-1944)的作品。
最近大家吵得厉害,就想起了这幅画,抽象=抽你丫的,让大伙想想。
而这个头像的寓言是,你们不要再吵啦,我受不了啦。
请不要叫我唐先生,尽管我是男的。
唐西的起源是:国外人家说我的日子过的像个伯爵,于是我就自封了一个。唐人鲁迅毛笔下的阿Q是穷的,而西班牙塞万提斯铁笔下的堂吉诃德是富的。于是就逗着玩,二合一叫唐西得了。所以唐西的名字是不可拆分的,要不叫唐君西爵,中外全有啦。
自己先笑笑,不要见怪哦。
花好月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唐西' 的评论 :

早啊,且先叫你唐先生吧。
原来你不感冒上海菜啊。是有点唐突下定论了。我就不追问你是哪里人了。

你的新头像挺有意思的。发现最近你换了几次头像,也许找到最满意的就不再换了吧。:)

吃吃喝喝本来就满嘴油腻的,现实生活中要经常吃中国餐没有筷子手还真不行,哈哈。




唐西 回复 悄悄话 无wu(我)伐会港(不会讲)上海歪窝(上海话),啊(也)不来赛。=“我不会讲上海话,也不行啊”

我可不是上海人,但从小就拿着凳子坐在邻居的门口听上海人吵架,满有意思的。上海话听懂七八成是不成问题的。还写过”我眼中的上海人”插文,穿插在某博主的博客里头,也不知道还是否还存在。

至于上海菜嘛就马马虎虎啦,远比不上粤菜和川菜了。别看那些什么四大汤,八大菜的博文,都是来挣点击,保ranking的侩子手,而我们是正儿八经的筷子手,满嘴油腻,实实在在的哟。

我打fu乱说的,多包涵,你这个女娃儿。好了,杀角!
花好月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唐西' 的评论 :

哈哈,还有主动承认自己是多情的男人,佩服你的勇气。
四川火锅人人喜欢,我还喜欢四川担担面。
大学时代的学子都是来自天南海北,也算是一种踏入社会之前的提前领略各地人的特征和特点了。

没去过挪威。倒是去过别的几个欧洲国家,最喜欢法国的卢浮宫。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那时全家两口人,到哪都是家的感觉。现在算是安定下来了,才有了些有家的感觉。因为每年都差不多要回国一次,以前回国总嫌在中国呆的时间不够长,这几年呆着呆着就开始想北美的这个小家了。这样也好,有家的感觉还是蛮不错的。
听你这么说你是上海人啦?文学城很多上海来的博友。都很能做菜和写好博文呀。
唐西 回复 悄悄话 在中国读大学的时候,全国各地的同学都有,我是中国南方去北方读的书,老爱搞笑,人缘又好,结识了不少四川的男男女女同学。一激动嘛,他们满口都是球的,球的。球子,混球也听过。还去过四川内陆旅行,实地验证了”球”的音韵魅力,我的川话也能来点哦,科已!(可以)。
四川好地方,给我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麻辣,血橙,火锅,咸汤圆等等,回味真无穷。
川女不多情,反而我多情了,今天就猜猜博主应该是四川的。
上次我在挪威也很神,在一个山沟村子里的挪威饭店,看到一个中国跑堂在跟当地食客讲菜,我一听他的挪威语就猜到是上海人。后来我就跟他用上海话聊上几句,他惊讶得不得了,问我怎么跑到如此富山辟遥的微地方,还居然是非上海阿拉,还坚定地猜上海宁,口里喷出几句上海话。后来他还带我游小镇,叹杯咖啡。
花好月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唐西' 的评论 :

你怎么知道的!哈哈。聪明啊!我这几天一直在吃各种辣椒。
唐西 回复 悄悄话 博主应该是四川人哦?口气更像是重庆那一带的哟。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