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唱一和作秀忙

(2019-01-19 08:38:43) 下一个

杜睿的话让安康公主也沉默了,天底下没有哪个做母亲的不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安康公主自然也是一样,这些年来,她在杜学文的身上可谓倾注了全部的心血,甚至一度想着要将杜学文培养成杜睿那样的文坛泰斗,可是渐渐的,她也看出来了,杜学文根本就没有那样的资质,若是强求的话,只怕也得不到什么好结果。现在安康公主读书,也只是希望杜学文能够读书明理,将来纵然不能以文入仕,可是做一个平平安安的富家翁,也没什么不好,杜睿这些年积攒下来的家业,就算是子孙数代人挥霍也足够了。可是让自己的儿子就那样庸庸碌碌一生,继承一个空头爵位,安康公主又有些不甘心,她是个好强的人,自然不希望自己的儿子比别人的差。

可是习武从军安康公主以前还真没想过!她也是过来人,也因为这个受尽了苦头,杜睿前些年,常年在外出征,有的时候一出去就是一年的时间,她大好的年华,有小半都是提心吊胆的独守空房,她自然不希望杜学文再走上杜睿的老路。瓦罐难免井边破,将军难免阵上亡!安康公主可不希望将来还要为杜学文提心吊胆,她就杜学文这么一个儿子,哪里肯让他身涉险地。可是看杜学文的样子,分明是打定了主意,要是以往她发这么大的火气,杜学文早就低头认错了,可是这一次杜学文却如此倔强,实在是出乎了她的预料。杜睿见安康公主不说话了,知道她已经有些动摇了,再劝道:“涑儿!儿孙自有儿孙福!学文的志向不在从文上,既然他有了自己的想法,我们做父母的就由他去吧!”杜睿说着,还朝着杜学文使了个眼色,杜学文也是个机灵鬼,哪里还能不知道杜睿的意思,连忙低头道:“娘亲!孩儿知道方才顶撞了娘亲,都是孩儿的错,还请娘亲息怒!”

安康公主见这两父子一唱一和的,无奈的叹了口气道:“罢了!罢了!学文!为娘也知道你是打定了主意,既然如此,便由得你去吧!只盼你不要坠了你爹爹的声明!”杜学文闻言,心头顿时一阵狂喜,一下子蹦了起来,道:“娘亲放心,孩儿绝对不会坠了爹爹的威名,更会牢牢记住孩儿是宋国公的儿子!”杜睿见状,道:“学文!你说错了!你既然有志从军,便不要想着你是我的儿子,你的一切,你的前程,都要靠你去争取,我是不会给你任何帮助的!”杜学文闻言,郑重的点了点头,他知道杜睿说的是认真的,这些年来,杜睿门下的弟子出仕的不知道有多少,可是哪一个杜睿都不曾给过任何照顾,倒是一些不相干的人,时常能得到杜睿的照顾。“爹爹放心!孩儿记下了!”杜睿点点头,又道:“还有一件事,你也要记住了,为将者,在战场上虽然考得是勇气,谋略,可是为将更重要的是养气功夫,你若是心浮气躁,再好的战绩也会被你错过,而且还容易被敌人误导,不单单你自己会身涉险地,就连你的袍泽弟兄也会被你牵累,你母亲让你读书明理,也是为了你好!这下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杜学文闻言,连忙点头,道:“爹爹!娘亲!孩儿知道了!孩儿这就去读书习字,将来像爹爹一样,做一个文武双全的大将军!”杜学文说着就跑开了,进了自己的房间,不多时候,里面就传出了阵阵读书声。

安康公主在一旁看的是目瞪口呆,往日里,她不知道用了多少手段,威逼利诱全都用上了,可是也不能驯服杜学文,可是现在杜睿一句话,就让她以前想做,可是偏偏做不来的事情做成了。“学文他”杜睿笑道:“他这样,不正是你希望的吗?”安康公主没好气的白了杜睿一眼,道:“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两父子一唱一和的糊弄我!你说,这笔账该怎么算!?”杜睿闻言,顿时一阵尴尬,见安康公主凤眼含着薄怒,整个人更显得娇俏,安康公主虽然也已经年过三旬,可是岁月似乎并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依然美艳动人,而且还多了几分成熟的风韵。杜睿看着,突然一把将安康公主拥入怀中,道:“为夫整个人都在这里,你要怎么发落,随你就是了!”安康公主被杜睿的举动吓了一跳,年轻的时候,两人虽然也曾有过更为大胆的举动,可是现在毕竟年长,孩子都这么大了,虽然恩爱依旧,可是却少了几分年轻时的冲动。“作死啊!当心被人看见!”虽然嘴上斥责,安康公主的心里却满是喜意,她也曾时常担心,自己年老色衰之后,杜睿会渐渐的冷落她,可是如今被杜睿用在怀中,感觉着丈夫的关爱,她的心里也是喜滋滋的,小鸟依人般的靠在杜睿的胸膛上。

杜睿笑道:“我们是夫妻,难道夫妻恩爱,害怕被人看见不成!”安康公主虽然很享受丈夫的关爱,可是“大白天的,要是让学文和芷儿看见了!我可怎么活!”杜睿一笑,伏在安康公主的耳边,小声道:“那我今天晚上来你这里!”说完,在安康公主的额头落下一吻,便出了正厅,只留下安康公主一个人,面红耳赤的站在当场。杜睿离了安康公主的缀锦楼,便到了大观园前宅的书堂,自从狄仁杰科举入仕之后,这里就冷清多了,杜承学醉心于格物之学,满心只想着将他的蒸汽机鼓捣出来,早就搬回了自己的家中,如今杜睿身边的学生就只剩下了李象一个。如今李象也已经十七岁了,当初被杜睿接到身边的时候,还只是个孩童,如今也长成个偏偏少年郎了。李象长得很像他的母亲侯海棠,眉眼之间,极为俊美,在杜睿的身边学习了八年的时间,如今也称得上是文采斐然了。如果不是因为历史被杜睿介入,李象的命运应该称得上是凄凉的,自幼与李承乾一起被贬黔中,长成之后,也只做过怀州别驾这样的小官,不过倒是他的四子李适之颇为不俗,在唐开元年间,甚至做到了宰相的位子,还与李白等人并称为“酒中八仙”。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