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收获满满

(2019-01-16 02:37:31) 下一个
当2019跨年计划进入到准备阶段的时候,我一度对去南京吃南京大牌档表现得非常抵抗,并且将这件事当成个笑话来处理。当我终于在纷飞的雪花中站在了秦淮河岸边,看到南京大牌档门口排队叫号的人群挤成一片,终于抑制不住我的好奇心,决定来吃一次地地道道的南京的南京大牌档了。 
2018年12月30日,南京下起了雪,街上充满了寒意,想到人头攒动的南京大牌档,竟全身都暖了些。于是,决定一头扎进人堆儿中,驱寒。傍晚五点,雪没有停,天却一下子就黑上来了,不着急晚餐,于是在咖啡厅慢悠悠地打开手机,拿到南京大牌档的等位号码: 168号
 
我想到了你的火爆,但没有想到你如此火爆!好在确实不着急吃晚饭,于是又慢慢悠悠从咖啡厅溜达到地铁站、从秦淮河这一头溜达到那一头,溜达到雪白了头,还冻掉了脚指头,终于在刚好喊道手中的号码牌的时候赶到了店门口。原来,喊号只是“预备战”,还需要进入到大厅里继续等待,像极了医院门诊看病的流程。嘴上虽然说得刻薄,但实际上也并没有怨它,我们一种贴的紧紧的准备用餐的客人,还自嘲地有说有笑,既然选择了吃它,就要忍受一下。 
 
在集中营般密度的大厅中等待了约莫十五分钟吧,总算是轮到我们啦。纵使外面如何拥挤,走进餐厅,用餐环境还是很不错的,热闹自然是热闹的,但并不混乱。点菜也十分便捷,用手机扫码可以下单和结账,中途加菜也是ok的。按照“瑞雪兆丰”的新菜单点了菜,在年末,窗外正飘雪花的晚上,点一本叫做“瑞雪兆丰”的菜单,这是个好兆头吧。 
 
 
 
上菜速度神奇,几乎过了不到三分钟,菜品就陆陆续续上桌了。 
 
美龄粥 
下单后,美龄粥瞬间就出现在眼前,喝了一口就明白了,原来是炖煮得稀烂的米粥,都可以称之为米糊了。所以必定是一道预制菜了,盛好端上桌就好。这美龄粥细滑无比,甜糯得很,在一个北方人眼中,它更应该算作是一道甜品。 
 
 
 
鸡汁卤干 
没有点鸭血粉丝汤或者大煮干丝,却被这一小碗鸡汁卤干吸引着。汤水清清亮亮的,又可以当它是一口汤,又可以吃到传统小吃卤香干,而且小小一碗点到为止,尝鲜不至于吃饱。 
 
 
 
鸭油包 
鸭油厚但不重,不会像猪油那样来上一点儿就糊住嘴巴。用鸭油调和成包子馅,就算放凉一点点也不会失去它的风味。 
 
 
 
牛腩粉丝煲 
看颜色仿佛是一道口味较重的菜,但实际上并没有太浓的味道,粉丝虽然被染成诱人的焦糖色,但也一样淡淡的,食之无味。 
 
 
 
 
香干马兰头 
当日最吸引人的一道菜非马兰头莫属了。北方吃到马兰头的机会不多,即便是物流如飞的时代,盛产它的地方,永远是最拥护它的地方,搭乘飞机换一座城,人家早已有了其他拥护。 

但马兰头这东西,我希望它能被其他地方爱戴,因为它太好吃了,简直就是田间地头给劳动者的最大奖赏。马兰头是一种野菜,凉拌后吃起来的口感有那么点儿像凉拌菠菜,但你一下子就能分辨出它不是菠菜,以为它入口之后立刻又有那么一丢丢香菜的味道,把它咽下去后,有一股奇香留在嘴巴里。

 
 
 
响油鳝糊 
不是特别能接受用鳝鱼做成的菜肴,当然,特别好吃的除外。这道菜我认为吃起来有些腥气,腥气是我最不能接受的气息,于是吃了一条就放弃了。但作为同行的另一位食客,却甘之如饴,得知我放弃吃这道菜之后,面带惊奇和不解的表情,一下子就把小砂锅报到怀里,连垫底的洋葱恨不得都要吃干净。 

口味这件事,就是这么没道理。

 
 
 
 
王府泡椒鸡 
还记得我第一次吃南京大牌档的时候,那应该是五六年前,泡椒鸡是我最喜欢的一道菜。先是浓重的酱油色就已经令我蠢蠢欲动了,加上卤泡过的鸡肉十分入味,并且鸡皮还能保持脆脆的口感,一切都是我对鸡肉的最佳诠释。 
 
 
 
鸡汁白鱼 
白鱼是长江三白之一,是很好吃的一种淡水鱼。但听说现在能在长江中看到它身影的机会不多了,并且还有美食作家介绍过如何分辨白鱼与类似鱼类的方法,可真正操作起来,根本没有那么简单,毕竟我也不是长江边长大的孩子,不曾三岁就见过白鱼。不管这是不是所谓的真正的白鱼了罢,与其细致观察,不如上来先吃。 

夹上鱼肚子上嫩肉一块,放到口中,一下子就惊呆了,这条鱼怕不是中了化骨绵掌而亡吧!怎么鱼肉会软成这个样子,哪里还用得上牙齿去咀嚼呀,舌头与上膛轻轻一湎,鱼肉就变成了细滑的鱼糜,还没等反映过来,一口鱼肉就这么顺着舌头滑进了胃里,吧嗒吧嗒嘴巴才反映过来,原来嘴里还留下来浓浓的鸡汤味道。

 
 
 
 
 
 
在新年第一天,从南到北,跨越两“京”。谈不上多么眷恋南京,但一趟旅行总会留下诸多回忆。对我来说,对一个地方的很多回忆,都存在了舌尖上,于是每个到过的地方,都有了一个特别的味道。回到北京刚刚四天,就迫不及待想要去再次让舌尖回忆起金陵城了。一个片腿儿就到了南京大牌档。 
饭点而一到,南京大牌档门口等位的队伍自然而然地就排起来了,但比起夫子庙前那么声势浩大的阵容,北京这阵式已经吓不住我了。十多分钟的等位,放到几天前南京的体验,那不就是万里长征最后一哆嗦么,so easy! 
菜单一样也是“瑞雪兆丰”版,看来连锁行业全国步调保持得相当一致。很可惜北京这个冬天还没有一丁点的降雪。点菜也是用手机扫码便可,点了在南京深深喜爱的菜,也点了想换个口味尝试的菜。 
 
美龄粥 
虽然在南京喝到美龄粥的时候,对它有些偏见,但我没有否定它作为一碗甜品存在的意义。只不过我真的认为它应该在饭后喝,无奈它总是早早被端上桌。 
 
 
 
盐水鸭 
这盐水鸭远比南京当地的要来的柔和多了。在南京吃到的盐水鸭咸得一绝,但在咸味之下,又有盐水浸出鸭肉的鲜味,总之就是虽然咸,但也停不了口。北京的这咸水鸭就逊色多了,咸味不足,鲜味不够,只能是一道卤水鸭子吧。 
 
 
 
香干马兰头 
还担心马兰头到了北方会水土不服呢,看来是过于操心了。这道菜与南京吃到的马兰头一样好吃,没有任何差池。 
 
 
 
酒酿赤豆元宵 
虽然没有在南京大牌档吃到它,但是作为南方小吃,在南京其他馆子吃到了这款甜品,非常好吃,而南京大牌档的赤豆元宵,用料少了很多,浓稠度也不足。 
 
 
茴香拌茨菰 
虽然不是第一次吃到茨菰,但是距离上次看到它,那也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北方能吃到它的地方不多。茨菰烧肉倒是经常听说,因为它口感发涩,与肉类一起烹调会让涩味消失,反而让口感变得粉嫩,像这种凉拌的吃法还真是前所未有,本以为失去脂肪的参与,会让它有些许涩味,结果不但没有涩味,反而口感还很是清爽,奇妙。 
 
 
 
苏氏熏鱼 
熏鱼是难得的我还很喜欢吃的南方小食,对于甜这件事,可能只有加上浓油赤酱才能让我更加关注吧。熏鱼制作过程还挺复杂的,也是我认为比较难的,所以每次能吃到好吃的熏鱼时,我都相当认真,怕辜负了制作它的那些美好时光。这份熏鱼量非常足,吃起来相当过瘾,当然,觉得过瘾,也是因为它很好吃。 
 
 
 
 
 
肉汁萝卜 
当年第一次在南京大牌档吃到肉汁萝卜这道菜的时候,心中想这南方人真是聪明且精明,明明一锅出的食物,结果分开来卖,这种风俗在东北一定不会成型,不然也不会有乱炖这道菜了,将会变成:柴锅炖肉、肉汤炖粉条以及肉锅炖地三鲜…… 

不过这大块肉汁萝卜单独出售,倒是让又想沾荤腥儿,也不想吃得过于油腻的人有的可选。

 
 
 
 
鸭血粉丝汤 
这鸭血粉丝汤真实在。我对汤这个字的理解从小便有变差:我家的汤,是菜汤;广东的汤,是煲汤;江南的汤,是一碗饭啊!吃这一碗汤,完全就饱饱的了。 
 
 
 
焖烧草鸡 
我很喜欢将鸡焖制得极为诺香,在我心中,外婆家的茶香鸡几乎可以说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鸡。这道鸡枞菌焖烧草鸡有着类似的口感:鸡肉已经软烂到根本夹不住它,鸡油仿佛已经被熬煮出来之后,再次焖回到鸡肉之中,让鸡肉酥烂入味,又糯香顺滑,甚是好吃。 
 
 
 
鸡汁白鱼 
虽说点菜讲究一个全而不重,但很好吃的东西即便在材料上撞了车,吃得来劲就好。这道白鱼是无论如何不能放过的一道菜,完全没有让我失望,再次满足了我的食欲。更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在北京吃到的这条白鱼,居然比在南京吃到的还要新鲜,鱼肉口感更好。所以我想,这白鱼养殖基地,说不定更靠近北京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joycewu12 回复 悄悄话 好介绍!
去年回上海路过南京大排挡,想吃,但是肚子容不下了……只能外买盐水鸭解解馋~~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