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老夫的晚唱

本博客宗旨为介绍与交流有关文革历史的研究
正文

朱执一 四面佛像的“高棉微笑”和“红色高棉”的狰狞面目

(2019-03-30 18:32:37) 下一个


最近,到柬埔寨一游,为的是要领略世界奇迹吴哥窟的风采。

我们的导游曾先生,是华裔人士,祖籍广东普宁,从事导游工作十多年,今年已五十七岁了。象他这样的年纪,在中国不会有人再从事奔波不停的导游工作了。但他却是精力充沛、热情奔放,一路上不停地给我们介绍柬埔寨的历史和社会现状,他对吴哥窟的历史源流十分熟悉,讲解起来如数家珍,娓娓动听,让人着迷。我给他开玩笑的说,曾先生,你对吴哥历史熟知的水平可以到中国大学去当教授了。曾先生还是“红色高棉”大屠杀时期的亲历者。一路上,他断断续续地给我们诉说了“红色高棉”统治时期的血腥大屠杀情况和“人间地狱”般的悲惨生活。

正是有了曾先生这样学识渊博的导游,柬埔寨之行真正是名副其实的超值享受。

一,巴戎寺四面佛像的“高棉微笑”

吴哥窟遗址分为大吴哥和小吴哥,小吴哥已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但我却觉得,大吴哥巴戎寺内的“四面佛”更能突显以佛教立国的吴哥王朝的历史文化精髓。巴戎寺内有49座佛塔,这些佛塔就是四面佛像的大型浮雕,49个佛像有着196张永远微笑的脸孔,让吴哥王国东西南北每一个角落都能为佛光所普照。普济众生的佛教传统在柬埔寨延绵千年,至今信奉佛教的人口仍占全国人口百分之八十。但1975年到1978年“红色高棉”的血腥统治,几乎腰斩了吴哥的历史文化传统。

二,罪恶庙中“红色高棉”的狰狞面目

我们在柬埔寨的第二天,参观了暹粒市中心的“罪恶庙”。这里当年是“红色高棉”的杀人场。“红色高棉”于1975年到1978年曾统治柬埔寨三年。 “红色高棉”领导人波尔布特曾多次访问中国,深受“四人邦”的理论家张春桥的所谓“破除资产阶级法权残余”的理论影响。他们要在柬埔寨建立一个没有城乡差别、没有私有财产、没有货币、没有商店市场,没有宗教和学校教育的社会。他们还借鉴中国的“文化大革”的做法,用大屠杀、大清洗的手段去推行他们的理想社会。在三年中,屠杀二百多万人,全国人口的五分之一,惨死于他们的屠刀之下。当年,“红色高棉”的杀人场遍及柬埔寨全境。事后,好多地方都在杀人场旧址中,建立了类似暹粒市罪恶庙这样的纪念寺庙,以超度枉死的亡灵和揭露“红色高棉”的罪恶。

三,曾先生痛陈“红色高棉”的罪恶

暹粒市罪恶庙中有介绍“红色高棉”暴行的图片展览。

曾先生以亲历者的身份给我们作了解说。他说,当年“红色高棉”几天之内把全国城市居民赶往农村。强行驱赶之中,不少老幼病残经不起折腾在途中死去。在农村,家庭被拆散,男女分开集中住宿,吃大锅饭,如集中营一般,敢于逃跑者,格杀勿论。

在“红色高棉”的士兵看守下,他们天天被迫从事超强度劳动,旱季一天十四小时,雨季十二小时。波尔布特政府学习中国1958年的“大跃进”,要全国粮食产量翻一翻,迫使各地村长虚报高产数量,因上缴粮食过量,口粮不足,导至全国饥馑,饿死不少人。

“红色高棉”不仅在推行这些社会经济政策中,造成了民众的大量死亡。他们还疯狂地进行政治大屠杀。曾先生说,“红色高棉”刻意制造社会仇恨,把国民分为互相对立的“旧人”和“新人”。所谓“旧人”是跟随“红色高棉”打天下的农民,这些来自穷乡僻壤的农民多是文盲,经“红色高棉”洗脑,不再信仰佛祖,个个嗜血成性。由这些“新人”中的青少年组成的“黑衣军”,杀人不眨眼,是“红色高棉”大屠杀的工具。所谓“旧人”是城市的居民,有产者和知识分子等,他们是要被管制或从肉体上消灭的革命的敌对势力。华侨是事柬埔寨中最富有的和有文化的社会阶层,便成为了“红色高棉”迫害和屠杀的主要对象。曾先生说,他舅舅一家七口全死于大屠杀,他妈妈的家族有二十多人被杀,有的也是灭门。“红色高棉”杀人多采用集体屠杀的方式,被杀的人头上被蒙上布袋,跪在预先挖好的坑边,逐一被用重锤朝脑后猛击至死,跌落坑中,加以掩埋。“红色高棉”垮台后,到处都发现这种杀人坑。曾先生还说,当时中国在柬埔寨有援助项目,需要华侨当翻译。翻译者工作一年后必被杀掉,杀一批换一批,然后再杀再换,“高红高棉”统治的三年中,不知有多少充当翻译的华侨被秘密处死。曾先生还说,“红色高棉”不但对国内知识分子大开杀戒,还千方百计诱骗在国外的留学生回国加以杀害。可见波尔布特之流对知识分子的仇恨,达到了何等丧心病狂的地步。

曾先生还给我们介绍了“扁担山惨案”的经过。扁担山位于暹粒省北部与秦国接壤处,山上地雷密布。1978年越南进攻柬埔寨时,大量柬埔寨难民拥入泰国境内,联合国难民署在泰国边境内建立了难民营安置。但泰国却派出军队驱赶,迫大批柬难民从扁担山方向返回柬埔寨境内,无数难民在山上被地雷炸死,而敢折回泰国方向的,又被泰国士兵开枪射杀,漫山遍野都是可怜的难民的尸体。说到这里,只见曾先生眼眶盈泪,在强忍永存心中的悲痛,我们的团友也个个低头不语,宛如在为扁担山的死难者默哀。曾先生接着说,好在联合国出面干涉制止了泰国当局的暴行,派出直升飞机在扁担山一带寻找生还的难民,并对难民开放移民快速通道,让大批难民即行迁往西方各国。曾先生说,联合国功德无量呀。

四,小国柬埔寨的大国风度  直面历史 寻求国运的重生

柬埔寨,世界上最贫穷落后的国家之一,在当今国际社会中是微不足道的小国,但他的历史却有着让世界瞩目之处:其一是千年吴哥文化,让世界赞叹不已;其二是“红色高棉”的大屠杀,为世界所震惊。

千年吴哥窟,世界七大奇迹之一,吴哥文化光彩夺目,向世界展示高棉民族的智慧和活力。 1992年,联合国将吴哥古迹列入世界文化遗产,从此吴哥窟成为了世界性的旅游胜地。每年吸引了二百多万旅客前来观光。

我们有幸,在小吴哥观光时,适逢暹粒市隆重举行小吴哥申“世遗”成功二十五周年的庆典。可惜,我们不能久留,等不到活动正式开始,只好匆匆拍下几张会场盛况的相片作留念。

战乱过后,柬埔寨政府十分珍惜祖宗留下的瑰宝,在国际援助下,一直有专门的团队对吴哥窟进行维护和研究,还在不断完善有关吴哥窟旅游观光的规定,以防止旅游资源过度开发而受损。

在柬埔寨继承吴哥文化精神方面,最重要的一点是佛教重新被奉成国教,佛教教义为民族的共同信仰和精神支柱。

我们在柬埔寨的短短几天,到处感受到这个国家为佛教精神熏陶的百姓的友善朴实和社会和睦。洪森作为政治强人掌管国家几十年,虽被诟病多多,但他的政府对内对外政策,以和解为主,并颇有成效,也应是佛教精神的一种体现。洪森提倡民族和谐,视华裔和越裔为高棉族人的兄弟姐妹。曾先生说,华人这几十年来恢复了活力,在柬埔寨的经济主化发展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好多华人重新成为社会的富有阶层。对于柬埔寨的宿敌越南,柬埔寨民众和政府也以和解精神化解了多年的仇恨。在暹粒附近的东南亚最大的淡水湖-萨里洞湖上,有着好几万的越南水上居民生活,他们以捕鱼和旅游业为生。曾先生说,这些越南人已是没有国籍的居民了。尽管如此,但柬埔寨政府在湖上设立了一些行政管理机构,还有教育医疗设施,以保证这些“无国籍”的越南人能安居乐业、繁衍生息。

柬埔寨首相洪森和他的政府好多成员,曾是“红色高棉”中的一员,在“红色高棉”血腥统治中,他们都有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所以,在柬埔寨民众要求清算“红色高棉”罪行之初,洪森等是顾虑重重的,曾一度以种种借口阻挠审判“红色高棉”的领导人,要让民众淡化和忘记这段历史。政府于1993年至2002年期间,将所有关于红色高棉政权的记载从教科书中删除。

后来,洪森和他的政府终于放下了这一沉重的历史包袱,直面历史,开展对“红色高棉”罪恶的清算,1997年,审判红色高棉委员会成立,2003年柬政府与联合国共同成立审判红色高棉的特别法庭,2010年7月,法庭指控红色高棉前监狱长康克由犯下战争罪、反人类罪、滥用酷刑等罪名,判处他35年徒刑(后改判为终身监禁,不得大赦)。康克由在庭审前后,都公开认了罪。特别法庭还原定对前红色高棉领导人农谢、乔森潘、英萨利及夫人英蒂迪进行审判。因英萨利已去世、英蒂迪患老年痴呆症无法受审。2014年7月,特别法庭指控乔森潘和农谢犯下了灭绝和危害人类罪,判处农谢、乔森潘终身监禁,同样不得大赦。乔森潘农谢虽否认控罪,但都表达了悔意、道歉。

“审红”特别法庭,历时十年,耗费大量的财力和人力,终于通过法律程序,惩罚了大屠杀元凶,为苦等38年的受害者及其家人讨回公平和正义。当时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指出,审判“是一次重大的胜利,审判具有里程碑意义。”前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对此也有所表示,他说许多人以为二战中的集体灭绝、大屠杀等,永远不会再发生。“但是它们还是一再发生了:在柬埔寨,在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在卢旺达。‘种族灭绝’已经进入我们时代的词汇,针对这个可怕的现实,我们必须付出历史性的回应。”

所以,在我看来,特别法庭的审判的意义,并不局限于柬埔寨,而是有世界性的,为世界各国可以借鉴。还有,法庭裁决给柬埔寨社会带来的公平和正义,也不仅仅在于对大屠杀元凶的惩罚,更在于以法律的尊严揭开了“红色高棉”的历史真相,为给受害者以精神补偿和社会精神重建,提供了坚实的历史材料。

柬埔寨政府和民间社会,为让民众不再忘却这段惨痛的历史教训,作出了很多具有实效性的努力。如金边建立了大屠杀的展览馆,各地也有类似的观光点,供国内民众和外国游客参观。有关“红色高棉”的历史书籍到处公开出售。以大屠杀为题材的电影同样可在各地公映,其中著名的影片,如1984年罗兰·约菲导演的英国电影《战火屠城》、2003年柬埔寨导演潘礼德拍摄的文献记录片《S-21:红色高棉杀人机器》,2017年,由好莱坞巨星、联合国难民署亲善大使、高级专员特使安吉丽娜朱莉导演的电影《他们先杀了我父亲:一个柬埔寨女儿的回忆录》也在柬埔寨全国公映了。这部电影是从一个当年的儿童的视角来反映有关“红色高棉”大屠杀的劫难。所以,这部影片,对柬埔寨年青一代特别有教育意义。2009年开始,“红色高棉”的历史重新列为教科书的内容,在高中讲授,让学生对知道这段历史真相。
    柬埔寨国会通过一项法案,将否认红色高棉时期发生的反人类行为的言行视为非法.在该法案生效之后,任何否认或淡化红色高棉反人类行为的个人可能面临最长两年徒刑.该法案由执政党柬埔寨人民党领袖、柬埔寨首相洪森提出。

柬埔寨从清算“红色高棉”的罪恶开始了国家历史新的一页。但旧历史的影响太深远,国运的重生,路途是难辛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