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老夫的晚唱

本博客宗旨为介绍与交流有关文革历史的研究
正文

株连一家7口的人命案(广西文革暴行录)

(2019-01-15 17:51:35) 下一个

事 件 的 起 因                                              

1968年6月上旬,大坡公社念村大队干部周丽樟、钟旭平等在听取公社革委第一副主任杨迺福、武装部长覃羽丰传达梨埠抓阶级斗争现场会议精神后,于6月10日,将地主子女钟阳照等3人进行批斗。斗争后,素与钟阳照家不和的大队副支书兼民兵营长钟旭平,单独留下钟阳照交“卫红”民兵继续拷打,并令“卫红”民兵钟火木于次日将钟阳照押往对钟阳照家有意见的念村三、四生产队交由群众“专政”。由于钟火木麻痹大意,在押解途中被钟阳照夺枪逃跑上山,并向钟火木开枪,幸未射中。事情发生后,念村大队向公社汇报,公社武装部长覃羽丰闻讯马上赶到念村与钟旭平组织念村、河步两个大队民兵围山搜捕。由于民兵枪少,不敢深入山冲,覃羽丰即向钟旭平了解钟阳照家庭情况,并对民兵进行鼓气说:“你们不要害怕,谁要是被钟阳照打死,我们要他全家6口人填命。”接着即布置民兵当晚去钟阳照家围捕。围捕时其弟钟炳扬逃出屋外,被钟旭平追赶开枪打死。钟阳照逃跑上山后,不敢回家,逃到交村大队都彀生产队的山冲,被入冲背木扳的交村大队大联合委员会主任、都彀生产队队长覃崇文与其堂弟发现。覃与钟素未相识,即用调虎离山计叫钟阳照出冲到他家吃粥,以便乘机逮捕他。钟察知覃意,即便答允,叫覃先行,从背后开枪,把覃打死。覃的堂弟急忙跑回大队报告,大队向公社汇报,公社即派革委常委李文卿、“卫红”指挥长贺英雄等7人,乘自行车赶到交村大队,组织民兵,到都彀山冲围剿。钟开枪拒捕,被李文卿用冲锋枪击毙。

当晚,公社革委和武装部决定于6月13日在交村都彀生产队召开覃崇文追悼大会,并通知社直机关单位和各大队派代表参加。念村大队接到公社武装部电话通知后,即派钟旭平、林木清、林荣华、刘荫昌、黎炳荣以及民兵钟世廷、莫木辉等人前往参加。会前,公社领导杨迺福、覃羽丰、李文卿,交村大队干部李文荣、黄聘福、陈日林,念村大队干部钟旭平、林荣华等人, 先到覃崇文家对死者家属覃础朝(死者之父)进行慰问。覃础朝提出要求发给抚恤金,钟旭平说:“我们准备给100至200元作为安家费,钱不够就拆掉钟阳照的屋来拍卖补够,今后每年还到来慰问一次……。”覃础朝又提出要为儿子报仇,要求公社、大队为他作主,钟旭平即说:“我们准备把钟阳照家属全部杀死,送几个上来给你打。”钟旭平讲完后,即转口问覃羽丰说:“部长你说可以吗?”覃羽丰说:“可以,还要看他们(指覃础朝等死者家属)有什么意见。”看到覃础朝再没提出什么要求,全体慰问人员即入冲勘验钟阳照的尸体,途中覃羽丰对钟旭平说:“钟阳照家属的处理,对你交个底,押送3个给交村批斗,留3个给你们念村批斗,具体时间、人员由你们定。”

策划杀害钟阳照全家六口                                            

6月14日,钟旭平把覃羽丰对他交的底向大队支书周丽樟汇报,决定立即召开大队干部会,研究如何进行批斗。大队“卫红”负责人刘荫昌提出:“我们大队做几个大的。”大队干部同意刘的意见,确定念村大队批斗钟阳照的哥哥钟木原、钟金源和党兄钟木杨,交村大队批斗钟阳照的母亲肖佩云和弟弟钟柱源、钟火新。会上还在研究具体批斗的做法,公社干部李碧海从公社到来,也一起参加研究。刘荫昌提出要蒙住被斗人的眼来斗,大家一致同意。会议决定于6月15日召开批斗钟木源、钟金源、钟木杨大会。会议结束后,周丽樟打电话向覃羽丰汇报,覃说:“好呀!好呀!你们照斗,交村要三个照比(给),你们明天的批斗大会,交村可能有代表参加。”

批斗大会杀死三兄弟                                               

 6月15日上午10时,在念村小学操场召开批斗钟木源、钟金源、钟木杨的群众大会。大会由钟旭平、林木清共同主持,林木源维持会场秩序。钟旭平在会上讲话后,便宣布把“犯人”押入会场。接着,9个“卫红”民兵把捆绑得结结实实、蒙住了眼睛的钟木源等3人押上了会场,大队“卫红”负责人刘荫昌马上喝令他们跪下,开始批斗。刘荫昌首先开火发问:“钟木源你做了什么坏事,去了那里?参加了什么组织,你弟弟金源又做了什么坏事?”钟木源只说了几句“没有”,“不知”,钟旭清就上前用早已准备好的木棍钟金源头部猛打,接着,钟旭兴、钟振生、钟金朝等人一拥而上,乱棍齐发,把钟木源、钟金源、钟木杨打倒在地,钟木源、钟金源当场死去, 钟木杨还未断气,覃沛彬等又用锄头猛砸,把他打死。在处理尸体时,公社“卫红”负责人黎锦州(已故)告诉刘荫昌说:“覃部长交带不准公开, 在埋尸前要向各个尸体打一枪。”刘荫昌即派“卫红”民兵林植源、莫木辉等人用七九枪对尸体各打一枪,然后埋尸。批斗大会刚结束,周丽樟即用电话向覃羽丰汇报当天批斗杀人情况,覃表示满意。

交村批斗大会惨杀母子三人

16日早上,念村大队部派“卫红”民兵押送肖佩云、钟柱源(17岁)、钟火新(13岁)母子三人到交村批斗。批斗大会会场设在鸡礼山(平山), 公社领导干部杨迺福、李文卿,交村大队干部黄聘福、李文荣、陈日林、沈阳德,念村大队林木清出席了批斗会,武装部长覃羽丰则站在会场边的大树底下观看。大会由黄聘福主持,他说:“今天公社在这里召开批斗大会,这个地主婆是钟阳照的老母,这两个是钟阳照的弟弟。”杨迺福接着讲话:“今天这个大会为什么在这里召开?因为地主仔钟阳照跑到交村大队都彀生产队枪杀队长覃崇文,在这里开会的目的,是为了给死者家属报仇……。”杨迺福讲完后,黄聘福又请李文卿讲话,李说:“现在阶级敌人非常嚣张,阶级敌人不是在睡觉,对阶级敌人是非杀不可。钟阳照不是我们大队的地主,为什么跑到我们都彀枪杀我们的队长覃崇文,血债是要血来还的……。”李文卿讲完后,沈阳德带领群众高呼口号:“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有仇报仇!有冤伸冤!”接着,黄聘福宣布斗争开始,死者家属覃础朝当即上来追问肖佩云:“你的仔为什么杀我的仔。”边问边用尖刀把肖佩云、钟柱源、钟火新3人的耳朵割得搭拉下来,同时用尖刀照肖佩云、钟柱源、钟火新的背部各捅一刀,当即鲜血淋漓,惨不忍睹。随后由覃沛彬、覃沛洪等用木棍把肖佩云母子3人打死。后发现肖佩云尚有一丝游气时,念村民兵林木桂补打一枪,肖才断气。这场批斗杀人,手段极为残忍,致使部份群众,心惊胆战,不敢观看,纷纷提前离开会场。最后,李文卿叫黄聘福派人把3具尸体抬去牛儿冲掩埋。

钟阳照全家8人被打死,完全是由于社、队负责人贯彻梨埠会议精神, 大搞阶级斗争扩大化的结果。钟阳照夺枪杀人,自属罪有应得,但由此而动用割耳、刀捅、棍打、枪杀、锄头砸等手段,把全家杀绝,就连13岁的小孩也不放过,这种株连无辜、草菅人命的极其残忍的行为,是很不得人心的, 在群众中造成很坏的影响。在这次处理“文革”遗留问题中,已将这些社、队领导班子中的主要有关当事人,给予了应得的处分。

中共苍梧县委整党领导小组办公室

1987年8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