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老夫的晚唱

本博客宗旨为介绍与交流有关文革历史的研究
正文

两窑死尸(广西文革暴行录)

(2019-01-15 17:39:13) 下一个

1968年4月2日,沙头公社思艾大队岭头塘下废瓦窑,一帮“四类分子”正被迫掩埋着一批血肉模糊的尸体,有的还在呻吟,有的正在蠕动。被打得半死的钟树英苦苦地哀求道:“兴机,我们是叔伯兄弟,你饶了我吧, 你打死了我,我的子女谁来抚养。”钟兴机说:“我也是没有法子呀。”钟兴机等在武装民兵的监视下挥动锄头把他们一个个殴打致气绝。有个叫钟继梅的女青年被打死后,民兵钟庆华用木棍撩拨她的乳房和下阴,手段之残忍凶暴,令人目不忍睹,这就是震惊全县的思艾大屠杀。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2月下旬,沙头公社抓促指挥部召开大队支书和社直单位负责人会议, 传达贯彻县抓促指挥部召开的抓革命、促生产会议精神。会议由陈乃义(公社武装部长)主持,黎以才(武装干事)传达。黎传达后陈乃义说:“思艾大队的‘四类分子’,不服从管制,到处乱窜,双尚大队的富农分子林茂芝也是如此,他们正在蠢蠢欲动。根据县抓促会议精神,为了开好三级干部大会,必须揪出几个批斗对象,放到大会上批斗。”当双尚大队支书林树熙汇报林茂芝写给上洞大队谭德辅的信中有“举目豺狼遍地”、“守株待兔”等词句时,陈乃义连声叫好,说这是一个最好的典型,要把林、谭拉到三级干部会上一道批斗,并吩咐林树熙、钟枢爵(上洞大队支书)在会上作揭发批判发言。

三月间,沙头公社召开大队干部、生产队长、贫协等1500多人参加的三级干部大会,会议由苏英华(公社抓促副组长)、陈乃义主持。会议期间按计划批斗谭德辅与林茂芝,追问他们关于反革命诗词的寓意,林茂芝作了解释,……接着追问到反革命组织问题,有多少人参加。他两人不承认有这事实,陈乃义下令将谭、林二人绑起来吊打,林茂芝被迫供认参加了“反共救国军”组织,他是司令,在信都(贺县一个公社)串连了十六七人,有十六七支新式歩枪,2挺轻机枪,在沙头有几十人参加,企图攻打信都银行,然后攻打沙头、梨埠、梧州,再从梧州逃出香港,随后又斗争谭德辅,陈乃义亲自追问他有谁参加了反革命组织,谁去串连,谭不承认,陈乃义下令酷刑拷打,谭的腰骨被打伤,大姆指被夹破,苦不堪言,就胡乱供认参加了林茂芝的反革命组织,到过思艾大队串连钟沛煌、钟兴谦等人,准备在农历3月3 日暴动,目的是“杀贫留中保地富”。陈乃义得到这口供,不加调查研究, 认定这是事实,必须乘胜追击。会议最后一天,公社武装部单独召开了各大队民兵营长会议,陈乃义对思艾大队民兵营长孔繁惠说:“这次大会,通过斗争,谭德辅承认出你大队的“四类分子”参加了反革命组织,还供认出什么時候接枪,什么时候暴动,经过三长四员讨论,具体措施已订了,绳已买好,先下手为强,你回去要组织好民兵,大斗他们。”在大会总结会上,陈又布置各大队要按照会议精神,联系实际,狠抓阶级斗争,把反革命组织深挖深揭,该批的批,该斗的斗,对阶级敌人决不心慈手软。

公社三级干部大会残酷批斗、严刑迫供的作法,为大屠杀定下了调子。思艾大队支书李桂超认为,本大队有人参加反革命组织,他们在“3月3”便要行动。他决心要赶在这时间的前面,对这些人实行专政。

公社三级干部大会结束后,思艾大队吹起了这样一股风,说本大队有反革命组织,他们企图联合西湾、贺县大平以及广州等地的同伙,荡平沙头, 抢夺粮仓,窜到信都,释放信都劳改场的劳改犯,然后联合起来,大动干戈。李桂超更加快了步伐,迫不及待地召集孔庆登(大队长)、孔繁惠(民兵营长)、潘永翰(大队贫协主席、人筹委头头)、孔祥禄(大队团支书)、钟家清(民兵副营长)、潘文贤(大队副支书)等人开会,研究如何落实公社三级干部会议精神,如何抓人,如何开批斗会。大家认为先排队, 批斗四类分子中排为三、四类的人及“行踪可疑”的人,就这样排出所谓有问题的共四五十人。考虑到大队只有三条枪,武器不足,分批抓人怕会打草惊蛇,一网全捕又怕力量不足,会出乱子。会议决定由李桂超与公社武装部联系借枪,并负责全面工作,孔繁惠负责安排民兵抓人和维持会场秩序,钟国进负责召开训示会和协助管理民兵生活,孔祥禄负责审讯及喊口号,潘文贤负责经费开支。会后李桂超向公社陈乃义汇报并提出要枪,陈乃义写了一张调令给李桂超去横江大队找关裕良(横江大队支书),下令调动公社武装民兵连18人协助思艾大队民兵抓人,孔繁惠和横江大队民兵营长关永美参与了这一行动,一天就抓了40多人。

3月25日,在大队礼堂召开批斗会,由潘永翰主持,李桂超讲话。李讲话后,斗争钟庆谦、钟沛煌,他俩否认有“3月3”暴动之事。接着斗争钟继德,用10根针刺进钟的10个指头,钟疼痛难忍,胡供有“3月3”暴动,群众听了一窝蜂拥上去拳打脚踢,将钟继德等6人打致重伤,然后,拉去岭头塘瓦窑由民兵钟益民等开枪打死。批斗会结束后,全体大队干部及生产队干部(每队1人)集中大队楼上开会,策划下一步的行动。李桂超首先发表意见,认为象今天这样的批斗会,斗争对象不承认有“3月3”暴动的事实,不能解决问题。大家七嘴八舌发表各人的意见:有的说管他承认也好不承认也好,照杀可也;有的对成批杀人有顾虑,说象这样打死人行不行;有的提出说要不要向公社汇报。唯有李永深(生产队贫协组长)的意见起到了一锤定音的作用,他说:“专政是群众的专政,干吗打不得,你们怕死就把他分到生产队去斗,这些人如果不干掉,你们大队干部的脑袋也难保。”与会者都同意李的意见,于是当晚就把这些监禁在大队部的人全部分配到生产队去斗争。

两天后(即27日),批斗会在岭头塘大禾地召开,由潘永翰主持,孔繁惠维持会场秩序,各生产队向斗争对象大打出手,大禾地上刀光棍影,打声杀声嚎哭声和痛楚的呻吟声四起,令人目不忍睹。有个叫钟维龙的被打昏在地上,苏醒后装死,在混乱中企图逃跑,被孔繁惠指挥民兵谭秀华开枪打死。就连东边生产队一个年方18岁的跛子,花名叫“摆脚连”的钟兴加也难逃厄运,生产队长林凤桂叫钟庆机把他背到斗争会上乱棍打死,这天共打死32人。

第三次斗争会于4月2日在人盛山召开,由潘永翰主持,李桂超讲话。接着,把外逃被抓回来的钟艺夫(民兵钟兴金从贺县大平蛇山抓回)、钟继红、钟继梅、钟继胜等9人用乱棍处死,还未断气的由孔繁惠指使民兵班长钟兴金叫“四类分子”补打死,统统扛到两个瓦窑掩埋。

思艾大队先后三次斗争会成批杀人,共打死47人,吊死1人;其中枪杀7 人,锄死41人;男性42人,女性6人;受害户32户,其中被杀绝10户,妻离子散14户。杀人之多手段之残忍,在苍梧县历史上是罕见的,这是“文化大革命”带来的严重恶果。1983年,广西区党委决定着手处理广西“文化大革命”历史问题,由县“处遗”办派出工作组,协同沙头公社“处遗”办领导小组进行调查处理,对死者进行平反昭雪,恢复名誉,对死难者遗属发放两费——埋葬费和抚恤费,对有关责任人员给予应得的党纪、法纪处理。判处:李桂超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孔繁惠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潘永翰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陈乃义有期徒刑8年,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给予:钟国进(“文革”时大队文书兼治保主任,后转为公办教师)开除公职处分。钟兴金(大队武装民兵班长)开除党籍的处分。潘寿宽(大队民兵)开除党籍的处分。孔祥禄(大队团支书)清除出党的处分。钟国赐(副大队长兼会计)开除党籍的处分。莫绍凤(生产队长)开除党籍的处分。林凤桂(农民)开除党籍的处分。孔庆登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上述材料摘自苍梧县整党办“关于沙头公社在‘文革’期间打死人问题及其主要责任人的调查报告”、“关于沙头公社思艾大队在“次革”期间打死人的调查及审理报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