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重开本人的博客

本博客宗旨为介绍与交流有关文革历史的研究
正文

容县万人专政大会杀人如麻(广西文革暴行录)

(2019-01-10 14:21:28) 下一个

1,杨梅区万人”专政”大会

1967年10月下旬,杨梅区武装部长兼抓促组长李世金到县开会,听了石寨区武装部副部长黄坤介绍挖出“反共救国军”搞“群众专政”的典型经验,和接受黎村区被“支多”阵线占据的教训,回区后召开区抓促及有关人员会议。李世金主持。参加会议的有李进南、杨惠伟、潘荣、伍宣强、陀云庭、于文淑、田瑞芝、韦永兰、李德光、马展荣、彭信书等。会上李世金提出要主动向阶级敌人进攻,要召开一个全区性的“向阶级敌人总进攻的动员誓师大会”。经研究后,决定11月1日召开,大会前的10月29日晚,由李进南负责召开了一次各乡抓促组长电话会,交了底,要求各乡在电话会后第二天报一至二名有破坏活动的“阶级敌人”的名单给区武装部抓促领导小组,作为召开大会时批判和游斗的对象,报区后经李进南审核定批斗对象有三德乡覃善思、潘琼津,和睦乡梁鲁南,四端乡苏振国,杨梅乡苏尚成,熊胆乡封家树,石岭乡封家祟,妙阳乡程朝宗,红石乡潘锡田、潘容生、李灿亮,成美乡何厚业等12人。11月1日上午,在杨梅中学礼堂召开了全区群众参加的“向阶级敌人总进攻动员誓师大会”,由造反派头头潘荣主持,抓促副组长李进南在会上讲话后,就把各乡送来的批斗对象,拉到杨梅圩游斗,后在法庭门口批判,批判中这12个批斗对象都被李焕华等人打致重伤。熊胆乡的封家树,会后被押回到河口乡横江处被梁寿祥、李绍南、封奕进打死,其余均由家属扶、抬回去抢救。

1967年11月中旬,杨梅区又召开区抓促、“联指”等有关人员会议,由抓促副组长李进南主持,参加会议有杨惠伟、潘荣、伍宣强、陀云庭、梁维骥、彭信书、李德光、黄洪友、马展荣等,会上抓促组长李世金传达了县“联指”彭昭南在县会议上介绍湖南搞群众“专政”“扫地出门”的经验,和石寨区黄坤介绍继续深挖“反共救国军”和“对敌专政”的经验,李世金提出“学石寨、赶石寨、超石寨”的口号,)决定11月14日,再次召开全区性万人参加的“群众专政”的典型示范大会,专政对象为黎昌元、李培熙、何厚业、何厚博、廖启炯、杨灼南、张大洪、李远光、陆进南、梁付其等15人。当时,毗邻的六王区“联指”也派了陈献等代表前来参加,大会会场设在杨梅法庭门前,由造反派头头潘荣主持,造反派头头伍宣强、区抓促副组长在李进南在会上讲话后,潘荣带头用木棍打,群众跟着用木棍打,一下子就把黎昌元、李培熙、何厚业、何厚博、廖启炯、杨灼南、陆进南、张大洪、李远光、梁付其等10人当场活活打死,五人被打致重伤,有的在抬回去的途中也枪杀了,有的回乡后被召开“专政”大会打死。

全区在“群众专政”典型示范大会的影响下,接着就有熊胆、成美、杨梅、三德、河口、和睦、六美、妙阳、红石、四端、石岭等乡都分别召开“群众专政”大会。据统计杨梅区在“文革”期间,各乡先后被“群众专政”(打死)的34人,逼死36人。

六美乡于1967年11月14日,参加杨梅区召开万人批斗会时,民兵营长李超文亲自把周恒志(侨属)押送区批斗大会,周被斗打后,当天晚饭前,李亲自把周送回家。这时,周的父亲周德、母亲覃福奎和妹妹周惠炎在家,李即以检查炸药为名,要周惠炎跟他入房内,李即乘机强奸周惠炎,周坚决反对,李威吓说,你给我搞一次,就可以保护你大哥和父亲不被打死,不然就从藤根牵到藤表,周仍不愿给李奸淫,李就用暴力捆倒进行强奸,周极力反抗,这次没有达到李的兽性的目的。

但李淫心未死,立心再找机会,继续奸淫周,可是又怕周惠炎的哥哥知道揭发报复,借当时所谓“群众专政”之机,有意把周恒志、周德杀掉,以免后患,一次在乡开会研究专政对象时,李提出周恒志极坏,又收藏炸药等要“专政”掉。1967年11月17日晚,在乡河洲召开“群众专政”会,当场把周恒志,杨炎陵打死、打死周恒志后,又怕其父周德以后报复,散会时把周德留下,李又集中民兵并亲自把周德搜身后押到周恒志的尸体边把周德活活打死,李在杀害了周恒志、周德后,1967年11月20日晚,带了一把刀,单独到周惠炎家,也是借检查为名,强奸了周惠炎。

同年11月间,当家庭地主成份的杨津陵被集中到乡训示,李又以检查为名,带枪到杨津陵家,强奸杨的妻子黄海仙,也是11月间,李还参与关萃修等人策划研究将杨灼南、杨炎陵列为“专政”对象,送杨梅区召开的专政大会,打致重伤后抬回到南界电站的岭上,由民兵把杨灼南打死,杨炎陵后被在乡河洲斗打致死。

李超文因“文革”杀人“有功”,69年11月上调红山煤矿当工人,75年被开除,81年5月30日被逮捕,9月被容县人民法院以强奸、杀人罪判处徒刑17年,处理“文革”遗留问题中,复审后改判死刑于1985年2月1日执行了枪决。

(据李世金、李进南、甘祥荣、李超文案卷)

2、自良区大塘万人“专政”大会

1967年11月中旬,自良区武装部长、抓促组长霍培仁主持,召开抓促成员会议,参加会议有抓促副组长潘振炎、胡赞金,成员覃启树、邱德潮、覃荣南、梁德持、袁郁祯等,讨论自良乡关押的社员陈七元供出同黄惠光有关系,经过传讯黄惠光承认自良医院中医陈汉明是“自良反共救国军”总司令,为了迅速弄清下面组织的情况,霍决定派武装干事覃启树负责带领民兵捕抓陈汉明,会议结束后,覃即同民兵曾昭才、刘福才、黎时贵等10多人到医院把陈抓到区来关押审讯。经过潘振炎、袁旭贞、胡赞金和民兵卢志南、黄恩杰、黎时贵、刘福才、陈桂光、黄洪光、刘志玲等日夜轮翻吊打刑讯逼供,陈被迫供认了自良“反共救国造反大军”、“反共救国造反大军第一方面军”、“反共救国军造反大军第二方面军”、“反共救国造反大军第三方面军”、“反共救国造反大军第四方面军”、“反共救国造反大军第五方面军、“反共救国造反大军第六方面军”、长寿“反共救国军”等反动组织, 接着抓一批审讯一批,供出一批又抓一批,全区很快刮起了乱捕乱抓人的现象。

为了打击阶级敌人的嚣张气焰。1967年11月15日,在区会议厅霍培仁主持召开抓促成员潘振炎、胡赞金、覃荣南、邱德朝、袁旭贞等人会议,研究自良“反共救国军”已经揭露出来了,要开个批斗大会,把“反共救国军”整个情况公之于众,以教育提高广大干部、群众阶级斗争觉悟。经研究决定于1967年11月16日,在自良大塘召开万人批斗陈汉明为首的“反共救国军”反革命集团大会,召开大会的时间确定后,由办公室覃荣南发电话通知各乡干部群众参加大会,并邀请了毗邻的县底、藤县岑景、象棋等区派人前来参加。大会前由公安员袁旭贞带领武装民兵押解关押在自良供销社收购大楼的40多人游自良圩,然后进入会场,当天大会由霍培仁主持并讲话,各方面代表发言后,大会开始批斗,批斗会即将结束,自良民兵陈孔文喊把黄瑞珍、黄郁金、陈善能三人留下继续批斗,批斗中黎时贵(自良治保主任)、胡仲彪(教师)、黄耀森(民兵)等人即把黄瑞珍等三人活活打死。

大塘杀人大会结束。即在区公所会议室,由霍培仁主持召开各乡支书、乡长会议,总结了大塘大会成功经验,潘振炎在会上公布了陈汉明供出的各乡“反共救国军”名单,布置回去抓来乡关押审讯,霍培仁也在会上强调各乡要抓紧追查。结果全区即全面开花,迅速行动,16个乡就有自良、大里、同江、龙镇、思旺、古济、司六、云松、河步、古旺、泗利、泗河、白饭、长寿等14个乡因受陈汉明“反共救国军”一案无辜被打死逼死的干部、教师、群众167人,(167人中打死的148人,逼死15人),其中公开宣布为“反共救国军”的99人,被群众活活打死88人,后果极其严重。自良乡经过治保主任黎时贵、支书黄乃宗、乡长陈善扬、民兵营长黄庆品、民兵卢志南等人策划,于1967年11月下旬至12月中旬,分别在乡或生产队召开了四次群众“专政”大会,或个别“专政”的办法,先后共打死30多人。龙镇大队, 经乡长肖友昌、支书肖积志、民兵营长肖海光、林业员肖俊华、信用社会计覃福光和县工作队黄征佩、张玉山、项桂芳等人策划分两批打死11人,最残忍的是肖奕昌在大会被打死。即将散会时,民兵肖海华以肖的儿子肖杰宁(l5岁在校读书)说要为父报仇为名,把肖杰宁从学校拉到其父尸体旁边用木棍活活打死。其他各乡继大塘会议后,均分别召开了专政大会,杀害了一批无辜群众。

(据霍培仁、潘振炎、袁旭贞、黎时贵、肖友昌案卷)

3、六王区万人“专政”大会

 

1967年11月上旬,六王区武装部长、抓促组长张君辉在区武装部楼上会议室主持召开抓促成员会议,参加会议有副组长全文超、徐德海,成员彭伯钧、罗绍章、黄桂、黎文宏、陈启超、梁兴祚等人参加。会上张传达县抓促会议精神,介绍石寨区破获“反共救国军”一案的经验。决定召开一次全区性万人参加的“向阶级敌人总进攻誓师大会”。会上“专政”(杀)几个罪大恶极的阶级敌人,给各乡作个示范。

为了开好杀人示范大会,抓促领导成员和部分区干部、分头下到各乡了解“阶级敌人”的破坏活动情况。从中掌握典型,几天后大家带了情况回去进行汇报研究,后于11月16日召开各乡抓促组长、文革组长、区直单位群众组织头头、区干部会议,由区抓促副组长徐德海主持。各乡上报大会“专政”的和陪杀的名单。布置了准备召开大会的有关事项。11月17日早上,由张君辉主持在武装部楼上会议室召开,抓促成员会议,审查各乡“专政”名单,经讨论确定大会“专政”六王乡潘旭章,双善乡盘家武,古泉乡黄静荣、崔旭华、龚庆新为陪杀对象。                                                                

  1968年11月18日,在区礼堂召开了“向阶级敌人总进攻的万人誓师大会”,大会由区办公室梁兴祚主持。抓促组长张君辉作了动员报告后,武装民兵押着被“专政”对象,从区游行到六王圩,然后在税所门口的宣传棚上,由教总头头杨春明主持大会,联指头头罗绍彰指挥各乡宣布“专政”对象的“罪状”。六王校教师梁忠贤上台首先揭发和用棍打了盘家武,并号召大家有冤报冤,有仇报仇,接着六王乡湴塘二队的黎善华(猪头佬)和一些群众一拥而上用木棍把潘旭章、盘家武、黄静荣活活打死。陪斗的崔旭华被打重伤,抬回家的当天晚上即死去。全区“向阶级敌人总进攻誓师大会”打死人后,接着谭和乡于1967年11月下旬,经乡文革组长黄容华,乡长黄德才,会计郑德初,支书潘福光,教师郑德泽等人研究策划,先后于11月28日和12月5日两次在乡召开群众专政大会,活活打死陈其才、梁尚宏、梁文浔、梁文武、郑邦珍、郑德树等六人。塘洞乡于1967年12月初,经乡长占国贞、支书陆振才、会计辅导员蒙福江、治保主任余立志、信用会计区进广、民兵邓成光、植品尧、陈禧元、教师马伟南、杨光成、陈会元和区干部陈彪等人策划,采取大会专政和个别处理的办法打死黄仁光、蒙锡毫、杨世明、杨柱明、杨开政等五人。更有甚者,1986年冬连塘乡支书黎富琼整理材料诬陷黄志猷(连塘乡人在自治区交通厅任秘书、国家作协成员)并发动不明真相党员、群众88人签名盖章,向区交通厅要求把黄送原籍批斗,69年1月12日,黄志猷被派去的民兵抓回乡关押,经黎富琼审斗毒打,黄感到痛苦难忍,再无出路,于同年1月15日在被关押的房中死亡。全区“文革”期间还有六王、陈村、谭螺、尤华、大公、双善等大队采取大会、小会或分散等方法搞“专政”,共打死26人,逼死16人的严重后果。

(据张君辉、陈树章、罗绍章、梁兴祚、黎付琼、黄容华、陆振才案

卷)

4、容中大操场万人“专政”大会

1967年11月的一天,县“联指”头头吴业常找了容城镇书记林茂枝,副书记泰国才,武装部长陈鲁东到县第一招待所中厅楼开会,吴说:“石寨区古兆乡破获了‘反共救国军’,现在你们身边也有‘反共救国军’,不警惕人头落地还不知道”。要镇立即派人去石寨区古兆乡弄清情况,他们回到镇后,“联指”头目黎福海等人研究,决定派出秦国才和街道干部黄祝君等五人到石寨区古兆乡找黄珩甲了解古兆破获的“反共救国军”供词中有牵涉到街道的“四类分子”名单。回来后,1967年11月的一天,陈鲁东在镇(公社)中厅楼上主持召开了部分干部和街道主任、乡干部会议,县“联指”吴业常、卢爱琼、李怀坤等也参加了会议。会上陈鲁东强调要迅速弄清街上的“反共救国军”情况,吴业常会上布置要把容城21种人抓起来,送招待所关押审查。接着各街道便把“四类分子”排出好坏名单,即由治保主任通知到工农兵戏院门口集中,镇“联指”头目黎福海作训示讲话,读公安六条。宣布审查的对象留下,交民兵押送招待所关押审讯。审讯中采取刑、讯、逼、供的办法,逼出了所谓参加“反共救国军”和容城七街联防同盟安全队,暗杀队等反动组织及参加人员名单。

镇会议结束后,东光乡干部,根据镇党委副书记泰国才传达介绍参观石寨区古兆乡搞出“反共救国军”的经验和要抓紧追查“反共救国军”问题的指示,回去,当天晚上,在乡召开了干部及部分民兵会,支书林盛支主持, 有杨国成、郑振林、植伟光、张振全、陈伯清、粱耀南,驻乡的县干部苏炳光也参加了会议,会上将全乡的“四类分子”进行排队,核定关押对象名单,抓到第一招待所集中关押、审讯,经过严刑逼供,打死了龚品荣、龚耀彬两人,其他也被迫供认参加了“反共救国军”11月21日林盛文主持在县一小红楼地下教室召开党员、队干会进行批斗。同时讨论定于11月22日,在容中大操场召开全乡群众及县直机关干部和公社群众大会批斗龚蔼扬、龚耀津、龚建新、覃立天、覃绍煌、覃立堃、梁佐伯、龚建球、梁锡钦等十人批斗大会,大会由陈伯清主持张振全作揭发龚志扬等人组织“反共救国军”的罪状,在批斗中,许绍东上台用桑枝先打龚志扬,接着县“联指”头头韦浩芝冲上去用一条约三尺长的木棍朝龚志扬等10人的头部打跌倒落台下,翻转来又用驳壳枪每人打了一枪,跟着民兵刘海宗也用枪打,结果龚志扬等11人当场被活活打死。

同年11月下旬的一天,县“联指”彭昭南、卢爱琼、韦浩芝、韦聚贤等人,在东风大楼开会进行策划。决定11月28日在容中大操场召开三区一镇万人群众“专政”大会,大会前彭昭南指派卢爱琼、吴业常到镇找陈鲁东、泰国才等人研究,后召开镇“联指”头头会,研究“专政”对象(当时县武装部科长肖文彬在场),因争论“杀多”、“杀少”无结果。第二天早上在镇覃绍林房间,由陈鲁东主持,召开镇骨干会议,参加会议的有泰国才、黎福海、林茂枝、覃绍林、周达生、黄旭贞、黄祝君等,研究确定“专政”梁三山、黄东、潘佐良、李友芳、卢惠芳5人,彭昭南等为了把大会开好,又派梁耀东同镇“联指”李伟志在原工商联楼上研究开“专政”大会的具体事项。后来县武装部郭世公发现这个情况,通知彭昭南、韦浩芝、韦聚贤、卢爱琼、杜汉善、李怀坤、陀家坚等到县武装部开会,陈林主持,郭世公讲话强调不能再杀人,中央己制止,并进行了严肃批评。彭昭南等表示愿意回去做工作,但他们回到东风大楼四楼讨论研究,大家认为黎村“文多阵线”杀那么多贫下中农没见追查,大会不管怎样都要召开,并决定“专政”(打死)方法改为由联指“为真理”的学生用木棍、长茅杀死就了事,大家(彭昭南等)不参加大会,以后无法追到他们的责任,当天大会由容城镇“联指”李伟志主持宣布“专政”对象梁三山等5人的罪状。黄进儒作批斗发言后,“为真理”的学生江焕芳、何晏容、陆伟世、王萍、张耀祖等用木棍和长茅把梁三山、潘佐良、黄东、李友芳、卢惠芳等5人活活打死。

在容中大操场两次“专政”大会的影响下,红光、厢南、华南、乡及街道相继召开了“专政”大会或分散进行杀害的办法搞群众专政。红光乡于1967年11月26日晚,经农场“联指”头头邹永安、李庆余、区海林、董俊鸿等人研究策划,17日早在农场召开‘‘群众专政”大会,由许治忠主持,李庆余宣布罪状后练美球等人用木棍把潘武军、潘武杰、申武显、黄观芳、黄林芳、谢楚臣、陆仕先、凌展松、凌展业等10人活活打死。容城街道于11月底经过周达生、覃绍林、植伟光、黄祝君等人的研究策划后,先后于11月28 日,30日和12月14日分三批在猪花行,南门桥头河滩等处,把何国南、黄茂任、麦慕鉴、欧汉祥、麦怀新、龚品全、罗昭恂、刘祖柱、周亦成等9人活活打死。“文革”期间,全镇共打死51人,被迫害死26人的严重后果。

(据龚志扬等10人和梁三山等5人的被害调查报告及李庆余、秦国才、覃绍佳、周达生等人案卷)

 

5、灵山区万人“专政”大会

1967年11月中旬,灵山区武装部长杨辉根据县武装部、“联指”在第一招待所召开县直和各区群众组织头头会议时指出黎村被动挨打的教训,石寨区破获“反共救国军”实行“群众专政”的经验,和湖南某地杀人扫地出门,斩草除根的做法很解决问题的精神。

杨辉回到灵山后,立即召集武装干部林振才,领导干部陆佳世,余桂光,群众组织头头杨桂春开会研究;布置抓阶级斗争,提出“学石寨、赶杨梅”的杀人口号,拟订“专政”(杀人)条件。决定11月26日召开机关头头和各乡民兵营长、抓促组长预备会议,进行传达布置,这次预备会由杨桂春主持,区和区直参加会议的有陆佳世、林振才、周明芳、吴国湘、张焕炎、李祁超、周祖林、覃武南、彭如勤等,杨辉在会上介绍石寨区挖出所谓“反共救国军”,搞“群众专政”的做法后,提出灵山也有“反共救国军”要求各机关和乡回去发动群众清查,并指定灵山造反总指挥杨桂春具体负责。散会回去,各乡即组织民兵,发动群众去挖“反共救国军”,抓人批斗,大搞刑讯逼供。还分别派抓促成员、造反派头头到各乡检查协助。这样,全区先后挖出了灵山乡“李德武为首反共救国军”、华垠乡“李大林为首反共救国军”、“李贻津反共救国军”等。五个所谓“反共救国军”组织有司令、军、师、团、营、连长共80多人。区万人“专政”大会审定“专政”对象由杨辉、林振才、杨桂春、陆佳世等人负责。决定11月29日在区召开万人大会,杀掉“反共救国军”分子李大林、封生芳、夏来起等3人。作为全区示范的样板,向各乡推广。正当召开大会杀人的当天早上,县抓促指挥部发出不准随便捕人和杀人的通知,但杨辉等人拒不执行,仍坚持按原定计划召开并说:“大会照开”,“专政”(杀人)照“专政”,就是不能动用民兵武器,中午杀人大会按原计划进行。大会由“联指”头头吴国湘主持,杨辉在会上讲话,“联指”头头李祁超宣布李大林等人的罪状,后由杨金生、李祁南等人活活把李大林、封生芳、夏来起3人打死,大会后,还召集紧急会议,继续布置各乡回去按照区的做法。紧接着各乡分别召开了群众“专政”大会,全区有六良、六图,华垠、灵山、仁勇、罗权、守善、当中、六肥、天堂、大陆等乡先后打死29人,逼死25人的严重恶果。

仁勇乡1967年12月中旬,由植振西主持在乡召开有秦宗才、李均华、温宪宏、邓汉祥,封忠芳等人的会议,研究决定专政封高卓、梁侃臣、张树松、张树鹏四人。12月18日,在乡门口河边桥头召开“群众专政”大会,秦宗才主持梁积臣宣布罪状,由打手梁积巨、陆金旭、陆金奎、张维振等人当场活活把封高卓、梁侃臣、张树松、张树鹏四人打死。

(据杨辉、杨桂春、陆佳世等案卷)

6、杨村区万人“专政”大会

1967年11月30日,杨村区在六居中心校操场召开“群众专政”杀人大会,到会约5000多人,会上共“专政”(杀了覃敏祥等11人。)

1967年11月下旬的一天,区武装部长、抓促组长余继球从县开会回来后,在区公所二楼中厅会议室,由抓促副组长覃瑞棠主持,召开各乡抓促和“文革”负责人,区直机关群众组织头头会议,参加会议有余继球、浦文荣、陈经才、潘泉华、韦树经、黄奋尤、梁会祥等,会上余继球传达县会议精神,讲了石寨、县底、自良等区挖出“反共救国军”实行了群众“专政”(杀人),提出我们也要抓阶级斗争,对民愤比较大的,而群众要求“专政”的,不能阻止。并讨论确定开一个全区性的“群众专政”大会。各乡要把有现行破坏的四类分子报来,现在不能报的回去研究后用电话报区办公室。会上还决定了11月30日在六居中心校操场召开“群众专政”大会。相隔两天,在余继球房召开区抓促成员、区直造反派头头会议,有浦文荣、梁会祥等人参加,研究确定专政对象为林荫常、林荫韩、黄敬贤、黄汝成、梁元兴、吴家俊、李子煜、许仿宏、封同芬、覃敏祥、黄大芳等11人。

67年11月30日上午9时许,各乡群众陆续到来参加大会,大会按原定计划进行,大会由梁会祥主持,余继球讲话及各方代表黄奋尤、许乃绍、莫达英发言后,即进行揭发批斗,接着杨创胜、莫展树、莫展祥就把“专政”对象覃敏祥、黄汝成、黄敬贤、梁元兴、吴家俊、李子煜、黄大芳、林荫常、林荫韩、许仿宏、封同芬11人用木棍打倒在地,梁会祥随即令陪斗的四类分子把他们抬到黄京湾河垠,再次由民兵刘达群、刘武荣等人用枪一一把他们打死。大会后,东华、大军、马良、六福、鱼产、杨村等乡仿效区的方法继续搞“群众专政”。东华乡于1967年12月初,区武装部长余继球委派韦树经到东华乡同乡干部研究“专政”问题,决定召开群众大会“专政”陈祖华、陈祖发、盘原明、盘家谨、黄文宏5人。12月5日,在东华小学开“专政”大会,由许成章主持,余志华宣布罪状后,民兵许振佳、余志表等人即把陈祖华等5人押到学校后面用七九步枪打死。

杨村乡1967年冬的一天,关审伍廷锐供认任“反共救国军”军长,叫李义旭当参谋长。1968年2月29日,县文艺队李义旭随队从黎村区到杨村区演出,获悉伍廷锐供认他为“反共救国军”参谋长,李对伍极为气愤,当晚演出结束,李即找乡民兵营长刘达群商量批斗伍的事,策划后刘派民兵莫彬杰把伍叫到乡进行审讯,批斗打了一段后,刘达群即授枪莫彬杰、蓝聚彬等人同李义旭一起把伍押到杨村桥头河滩处,李开了第一枪把伍打倒,接着莫彬杰打了第二枪伍即死去。全区“文革”期间共打死60人的严重后果。

(据浦文荣、陈训海、梁会祥、李义旭、黄积禧、梁继兴等人案卷)

7、小型分散搞“专政”

(1)城厢区,1967年冬的一天,区武装部长、抓促组长封树清去县开会回来,当晚在区南边楼上会议室召开全体抓促成员梁明源、黄立光、黄国荣、彭淑珍、区海荣、杨汉辉、彭桂青、钟文清等人会议,由封树清传达县会议精神。两天后召开乡抓促组长,民兵营长会议,梁明源主持,封树清传达县会议精神时,结合本区实际情况,谈到“反共救国军”问题时说不单古兆有,我们同古也有,“造反大军”(又名反共支修集团),还牵涉到各乡,古兆能做(杀)同古也能做(杀),各乡听你的啰!。从此之后,同古乡追查出所谓“反共救国军”进行了专政。各乡很快把“四类分子”集中关押审讯、斗争,接着各乡相继召开“群众专政”会。结果全区19个乡,除木井外,18个乡都召开了“群众专政”大会,先后乱杀死133人,逼死50人的严重后果。

五一乡67年11月底,经过支书钟庆文和乡干部、民兵郑汉全、覃仕彬、张展其、刘俊全、张玉强、覃国标等人的讨论策划后,于11月26日在乡召开群众“专政”大会,会上群众用木棍把张卓彬、钟亮如、刘俊才、张锦林、刘桂堂、张庆新、张华兴、刘俊奇、刘俊光、张炳辉、张玉龙等13人活活打死。西山乡于1967年11月28日,经民兵营长梁家琨和乡干部谢金昌、黎振贤、梁德光、梁守贤等人研究策划,决定专政对象后于11月29日在乡大炮岭召开群众专政大会;由民兵梁守昌、林福成等人用木棍、大刀把刘荫禄、刘良佐、刘兴华、刘良文、谢桂金、刘祖新、袁运琼和当天北流县民乐区塘头乡押来陪杀的徐文林、林彬、冯青林等统统活活打死。(据林树青、梁明元、钟庆文、梁家琨案卷)

 

(2)十里区1967年11月中旬,武装干部梁德念到县参加武装部长会议, 学习贯彻湖南某地对地、富、反、坏牛鬼蛇神开展“群众专政”,扫地出门和石寨区武装部副部长黄坤介绍古兆查出“反共救国军”搞“群众专政”经验。会议结束,11月20日回去即向区武装部长翁业成和区领导核心组彭振才、李全盈、王俊芳、周孟光等汇报,研究贯彻措施,并即召开各乡抓促领导会议进行贯彻。这样,几天内全区便有大鹏乡清查出“反共救国军”、“自卫兵团”、“杀人战斗队”、“反共救国军第三军”、“江西地下反共救国军”、“反共救国团”、“红总兵团”。大萃乡查出“反共救国造反大军”,大坡乡清出“反共救国军”,十里乡逼出“8326大队”,塘冲乡挖出“救民族大军”,黎续乡挖出“0624反共救国军”等,从而全区迅速掀起乱捕抓人之风。1967年11月初大鹏乡首先杀了罗芝兴一人。11月12日, 区抓促副组长彭振才,区武装干事黄俊芳到这个乡检查工作,听了支书林盛文、乡长罗传才汇报阶级斗争情况后,乡干部说罗芝兴讲要杀党员、干部怎么办?彭振才说:“交群众处理,专政是群众专政嘛!”第二天林盛文、罗传才、覃志豪、熊木庆、陈兴华、陈志新、覃成伟等研究策划后,于11月14 日、22日、29日和12月8日、12日、19日、22日等分七批召开群众大会或小型“专政”会,全乡“文革”期间总共“专政”(杀死)了37人,创全县一个乡杀死人之最。

大鹏乡开了杀戒后,区抓促即组织下片各乡干部造反派前往参观取经。同时,为了全面开花,区抓促又在上片的甘旺乡召开“专政”现场会,全区在两个乡的专政典型推动下,迅速开展了群众性的“专政”,全区12个乡“文革”期间,共打死、逼死118人的严重恶果。(据彭振才、梁德念、林盛文、罗传才案卷)

 

(3)县底区武装部长莫远志参加县召开的武装部长会议回去进行传达贯彻后,又于1967年11月16日组织区乡干部前往参加自良区大塘万人批斗陈汉明为首的“反共救国军”大会。自此之后,全区就有荣塘、复联、古例、古燕、泗关、河儿、县底、金村、古练、古长、竹山、龙山等乡相继召开群众“专政”大会,总共打死35人,逼死48人的严重恶果。古燕乡于1967年12月初旬到中旬,经文革负责人陈武球和乡干部邓善维、谢树高、周明森、吴绍佳、吴绍基、吴绍才、吴立超等人的讨论策划,决定全乡分四批在古燕小学球场召开群众“专政”大会,会上民兵把吴立汉、李深、李兆森、李铸华、李楚樵、李统军等人活活打死。龙山乡67年11月间,经乡长陈蔼家文革组长陈文生、造反派覃必雄、韦汉辉等人策划,以追查“反共救国军”为名,用批斗的办法打死李伟忠。11月29日,县已发出不准乱捕乱杀人的通知,30日早上又已传达到乡干部,2号乡抓促即召开紧急会,研究加紧“专政”(杀人)决定由民兵出面继续开群众大会打死李杰中、李正中、刘寿仁、刘克昌4人。68年1月24日晚,又以叫陈恕贞去通知李琼中到新光片批斗,事先派出民兵在塘湾咒鬼田埋伏,当陈恕贞同李琼中行经此处时,民兵陈胜家等即用木棍把陈、李二人活活打死。

(据何成中、陈蔼家、邓武球等人案卷)

(4)松山区1967年11月中旬,武装部长、抓促组长卢标参加县武装部召开的各区武装部长会议回来后。当晚,在区中楼办公室隔离房召开抓促成员传达县会议精神,参加会议的有卢标、高守忠、李培付、余怀忠、黄盛军、黄绍冠等人。第二天晚上,在区小礼堂召开各乡支书、乡长、民兵营长、治保主任会议,由高守忠主持,会上卢标传达县会议精神后,布置各乡把四类分子关押起来追查“反共救国军”问题。结果全区18个乡先后把175名“四类分子”关押了起来。经过逼、供、讯清查出松山乡“反共救国军”、下河乡“反共救国军第四集团军”、文仰乡“反共救国军”、慈堂乡“反共集团笫四军”、黎木乡“反共救国军”、大石乡“反共救国军第四集团军第三师”、顶良乡“反共支修集团”、半月乡“反共笫一方面军”、三岸乡“新编步兵师第一独立师”、沙田乡“反共救国军第三集团军”、石扶乡“反共救国军”、大水乡“反共救国青年独立团”、寻阳乡“反共救国军第七军”等。1967年11月下旬,区抓促召开各乡干部会议,首先由各乡汇报关押“四类分子”和清查出“反共救国军”的情况,会上卢标叫下河乡乡长梁志成、副乡长梁文政介绍他们用刑、讯、逼、供等方法查出“反共救国军”问题和开展群众专政的经验。下河乡于1967年10月间,经过梁文政、梁志成、江树南等人的研究,集中各生产队武装民兵采取突击的办法,利用一个晚上把全乡的“四类分子”捕捉到乡进行关押审讯,经过残酷斗争的逼供讯手段,逼出了“反共救国军第四集团军”和成员名单后。1967年11月29日晚,梁文政在乡主持召开乡干部、民兵骨干会议进行策划,决定30日召开群众“专政”大会,确定“专政”韦文超、韦饶培、韦次胡、韦文柱、韦饶甫、韦饶聘、韦饶兴、江胜其、梁耀其等9人。当天的“专政”大会前,用民兵押着“专政”对象从乡出发经松山区公所到大山口(圩)游斗、宣传揭发“反共救国军”罪行后,游斗回到乡大坪坡开大会,大会由梁文政主持并讲话,李成初宣布“专政”对象罪状,后由民兵梁现英、植成林、江德、江振元等把韦文超等人押入会场,民兵群众用尖刀、木棍活活把韦文超等9人打死。接着他们又于12月5日和7日分别在柳洞片和合水片召开群众“专政”大会,打死韦可柱、韦灿生、韦有海、韦饶果、韦八正、韦可芳、潘柱才等7人。“文革”期间,下河乡前后共打死25人的严重后果。

沙田乡经过黄才(副支书抓促组长)、廖朝高(乡长)、廖伯芳(副乡长)、陈庆坤(民兵营长)等人对“四类分子”的逼、供、讯等办法,逼出沙田乡“反共救国军第三集团军”的所谓“反动组织”后,经过黄才等人的策划,决定11月下旬的一天在立业片沙田中心校和大中片长田生产队召开群众大会,批斗夏立志、夏应振。批斗大会上,夏立志和夏应振均被民兵活活打死。12月1日制止乱捕乱杀人的通知已传达下去,可是,他们仍继续批斗夏晶辉、刘坤林两人,会上民兵廖桂华等人用木棍活活把夏、刘二人打死。大洋生产队经过乡干部廖朝高、廖伯芳等人去同队长李广新策划,宣传各地已搞群众“专政”(杀人)的情况。动员李广新说:“你队地富子女多,又嚣张,不服管制,要‘专政’几个,刹下歪风”。晚上李广新找队贫协组长梁达昌研究,确定召开批斗“专政”几个。第二天晚上的批斗会上把刘允愈、刘吾兴、刘兴禄打死。过了一段时间,已传达制止杀人会议精神,一天李广新到沙田供销社挑化肥,在二石桥碰见廖朝高,廖又对李示意要把关在乡的地主仔杀掉,李回到队里同梁达昌等人研究后,就同李树德、夏朝伦等人到乡把刘兴同、刘棣吾、刘棣炎、刘棣坤、刘兴中、刘端侃、刘端进、刘祖德、刘棣成等领回生产队,回到荔枝社洞就把刘祖德等4人交给廖绍鉴带到沙田中心校批斗,后押到马路岭顶由廖志明、廖贵华、廖绍鉴、廖贵金等人把刘祖德等4人打死。李树德、夏朝伦带回的刘棣炎等5人,押回到大洋冲口茶根处时,就由刘中超、李树德、李电华、李广新等人把他们打死。梁达昌还剖开两个死者的胸部取出两付人肝拿回去煮吃,手段十分残忍。全乡“文革”期间共打死28人,其中大洋生产队因家庭出身不好的青壮年18人,除刘端仕外逃外其余在家的17人统统被打死了。

(据卢标,高守忠,梁文政、廖朝高、李广新、梁达昌等人案卷)

(5)石头区。1967年11月20日,武装部长、抓促组组长陆家许和抓促成员姚德勇从县开会回来,向区抓促领导成员刘绍德、郑乃才、陈少初等人传达县会议精神,大家认为要认真贯彻县会议精神,学习湖南、石寨经验, 搞“群众专政”。并决定区成立一个“群众专政”领导小组,陆家许任组长、成员有郑乃才、刘绍德、姚德勇等6人。当晚,由刘绍德主持召开抓促成员、武装干部、公社“联指”成员会议,第二天召开乡抓促负责人会议传达贯彻后、区干部、抓促成员、武装干部分头下去检查“专政”情况,回来汇报情况后,即召开各乡电话会议、表扬大良行动快,批评和衷、石头、营洞行动慢,强调坚决贯彻电话会精神,特别泗福乡“四类分子”多,要对有破坏活动的打死,照湖南经验办,致使石头区各乡杀人进度大大加快。“文革”中被杀死和迫死78人。水口乡经区抓促副组长郑乃才下去同乡干部黄慰岩、吕风光、梁适礼、教师梁世坤等人进行策划后,于67年11月30日在水口铺河坪召开群众“专政”大会,会上民兵邓春、吕荣华等人把梁耀时、梁茂彬、梁中钊、梁茂全、陈德贤5人用木棍活活打死。当时梁耀时还未断气, 郑乃才、梁清林即用驳壳枪和步枪各打两枪才死去。接着又于12月6日、22 日、25日召开群众“专政”大会或个别“专政”的办法,再打死陈亮然、陈沛然、陈焕志、陈焕华、梁务萱等5人。上石乡从1967年12月中旬至68年1月中旬这段时间,经抓促组长梁清文、支书覃品瑞、乡长黄志华、副乡长高胜全和造反派黄杰英、覃积杰、覃佐芳、李学坤、覃柱安等人研究,定于67年12月7日、18日在牛屎湾口河坪和独珠生产队地坪召开群众“专政”大会,这两次大会打死黄榜兴、梁茂仙、李维才、李春才4人。后又于68年1月中旬的一天,经石头乡支书黎亮荣和区抓促副组长郑乃才研究,把石头乡“四类分子”黄冠豪、黄玉瑞、黄治宪、甘遇辉、李进培、黄鹤洋、黄宗宪等7人送去上石修公路,然后以逃跑为名加以杀掉,1月14日晚11时以转移驻地逐个用麻绳绑着,分组押出离原住地(猪场)不远,民兵陈英仁就减“四类分子”逃跑了,即开枪,接着各组同时行动开枪把石头乡的黄冠豪等7人和上石乡的梁茂壮、梁茂传2人共9人当场活活打死。

(据郑乃才、刘绍德、黄慰岩、梁清文案卷)

中共容县委员会整党办公室1986年12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