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老夫的晚唱

本博客宗旨为介绍与交流有关文革历史的研究
正文

1968年上林县三区万人大会杀人167名(广西文革暴行录)

(2018-12-19 02:25:54) 下一个

1968年8月16日,三里区革委会在三里中学广场召开所谓“阶级敌人”破坏“红色政权”万人大会。会后,将原区委书记覃修梅,区长、县委候补委员蒙文达、区妇联主任蓝秀飞(大会前,3人已被污蔑为“牛鬼蛇神”、“走资派”进行关押)及当时的“四类分子”、“二十三种人”共一百多人绑押到汇水桥打死。造成当天在三里打死167人的惨案。

一、革委会办公室被爆炸                                                                         

 1968年8月16日凌晨4时左右,三里区革委会办公室(内间是区革委常委、区文书、三里区“联指”总部常委马俊谟住宿)被爆炸,爆炸发生后, 吴福田(区革委会第一副主任兼区人武部部长)、莫荣光(区革委会副主任)等人赶到现场察看,办公室墙壁被炸开一个洞口;洞高3.7尺,宽4.5尺, 没有造成人员死亡。(1970年3月,据三里公社革委会查证,爆炸事件是当时的区干部黄仁恩所为,黄于1970年3月21日吊颈自杀身亡,后被定为反革命分子,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二、吴福田决定召开万人“声讨”会区革委会办公室发生爆炸后,吴福田指使肖立汉(区革委会常委、秘书组组长)、潘盛才(区革委会生产组组长)分别打电话向县人武部副政委黄兴芝(县革委会常委)、县革委会办公室、县保卫组汇报。汇报完后,吴福田与韦克星(区人武部参谋)一起到三里粮所,吹紧急集合哨声,召集区武装纠察队(发生爆炸前,区纠察队已集中在粮所住宿)开会,布置卡路任务。吴对纠察队员说:“刚才4时左右,区革委会办公室被爆炸,为了防止敌人外逃,现在你们分成4个组马上出去守卡,发现有人来往都要查问,对有可疑的人,抓回区里审问”。吴布置完后就赶回区里召集莫荣光、肖立汉、韦克星、潘盛才、覃彦闻(区人武部干事)、班全贵(区民政助理)、黄仁恩(区团委书记)等人,在区革委会楼下会议室开会。吴主持会议,他说:“区革委会办公室被敌人爆炸了。我们已向县革委、县武装部汇报,上级同意我们召开全区群众大会,把案件公布于众,由群众揭发坏人,现在召集大家来开会,研究一下怎么办。”会上莫荣光说:“炸到我们‘红色政权’的头上了,这是一个大案件,会要及时开,如果没有覃修梅、蒙文达这两个人公开表示支持他们(指‘四·二二’派),就没有造成今天的严重后果。”潘盛才、班全贵、黄仁恩在会中发言提出:“今天要做事(指打死人的意思),要干掉一批。”会议最后决定:1、大会场设在三里中学广场, 上午10点钟入场,11点正式开会;2、参加大会人员,全区贫下中农社员、各单位群众、直属机关干部、职工、学校教师(各单位留部分民兵守卫仓库、值班)、“四类分子”、“二十三种人”由各大队民兵营长负责押送到会, 社员群众由各大队革委会主任带队;3、具体分工:莫荣光主持大会,蓝财(区革委会主任,此时还在乡下蹲点)宣读声明,吴福田讲话,韦克星负责划分会场场地,潘盛才负责发会议通知,覃彦闻负责布置纠察队卡路。会后,吴福田和区武装部参谋韦克星、干事覃彦闻研究,决定给区直干部马俊谟、潘盛才、班全贵、黄仁恩、肖其文等人发枪支弹药,韦、覃两人办具体手续;吴还采取个别交底的办法,分别对班全贵、蓝财、韦克星说:“今天要处决覃修梅、蒙文达、蓝秀飞等一批人,注意不要在大会上乱打乱杀,散会后交由群众去搞。”

 

三、黄仁恩、班全贵等研究杀人

当天上午11时,各大队、单位将押送到会的“四类分子”、“二十三种人”(约200多人)集中在三里中学,黄仁恩、班全贵在吴福田的指使下,在三里中学礼堂召开各大队、区直各单位“联指”负责人和大队民兵营长会议。参加会议的有覃立仁(三里区“联指”负责人)、廖志雄(区“联指”负责人)、潘盛才、韦克星、肖其文、韦振兴、韦增良、韦增新、韦如琼、韦建宝、蓝著英、梁仲美、梁焕展、韦可法、潘绍忠等几十人。会上黄仁恩说:“我们无产阶级司令部被敌人炸了,我们要把敌人打下去,必须拿一些‘四类分子’来木决(用木棍打死),但木决谁,由各大队选择那些比较坏的地主和现行反革命分子,要木决的人绑好绳子,不木决的不绑绳子, 由各大队派人送回去。”班全贵在会上杀气腾腾地说:“阶级敌人炸到我们头上来了,今天还能放得过去吗?各大队、各单位要考虑好,要排好队,他妈的,还留这些人干什么!”会中有的提出不敢杀人,班全贵煽动说:“你们怕什么,上面还有区嘛,你们不敢做事(不敢杀人)就是怕。”黄、班讲话后,到会的各单位、大队逐个排队,把处决的名单报给黄仁恩、班全贵, 班作了记录。会议还规定了杀人的符号、时间、地点,即把要杀掉的人押在受批斗队列的前排,以绑绳子为符号(受捆绑的人杀掉);大会散后开始行动;地点在汇水桥(离三里约300米远)。黄仁恩、廖志雄、班全贵、覃立仁还在会上研究决定将覃修梅、蒙文达、蓝秀飞交双良大队民兵去执行(杀害)。最后,黄仁恩再次强调各单位回去要按照上级的名单进行。

四、“声讨”大会散后打死一百多人

中午11点多钟,万人“声讨”大会在中学广场召开。大会开始时,班全贵等人将蒙文达、覃修梅、蓝秀飞押上主席台示众。莫荣光主持大会首先讲话。接着蓝财代表区革委会、武装部宣读“声明”,尔后吴福田讲话。蓝、吴的“声明”和讲话都强调了办公室被爆炸是“阶级敌人”破坏“红色政权”的反革命事件,要坚决镇压一切阶级敌人的现行破坏活动。当吴福田在台上讲话时,会场已出现纠察队和民兵毒打批斗对象。黄楚大队黄仁业(富农分子)、黄龙章(地主分子)当场被打死。大会结束,莫荣光宣布散会, 纠察队梁广典、梁克俊、覃忠华等人将覃修梅、蒙文达、蓝秀飞推下主席台。黄仁恩、班全贵、潘盛才指挥纠察队和民兵,将集中在三里中学准备要打死的一百多人押往汇水桥。这些人被连推带拉,边走边挨打,区长蒙文达因走不动,被打死在途中的路边。区委书记覃修梅被打得满脸是血。到了汇水桥,枪声、哭叫声、杀人口号声混成一片,区妇联主任蓝秀飞被打第一枪时,还高呼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有的被木棍打死后推下河去,有的几个人连绑在一起推到河中用枪打死。此时清澈的河水顿时变成了红水河。河中有一个穿红背心的青年挣扎往公路对岸游去,纠察队发现后一枪打过去, 将他打死。被推下河但没有被打死的人,躲在桥下和河岸的草丛里,也一个一个被拉出打死;有几个没有被打中,跑上山躲藏,但也不能幸免,被武装纠察队围追打死。

当天,大会中打死两人。散会后在汇水桥打死103人,散会后在回去途中和晚上,又打死62人,这一天共打死167人,其中国家干部6人,共产党员6 人。这是汇水桥又一历史惨案!明朝八寨农民起义在此也曾遭受镇压(三里一带曾是明朝八寨农民起义的领地,起义军在汇水河一带被镇压,后来统治者在汇水桥头刻写“千军镇”石碑,记载明王朝镇压农民起义的情况),“文化大革命”又在此留下了三里人民的悲伤,留下了血和泪,使子孙后代永远记住“文化大革命”这一场大灾难!

五、惩办凶手平反冤假错案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进行了拨乱反正,全面否定“文化大革命”。1982年2月19日至3月18日,自治区、地区、县三级党委联合派工作组到三里对此案开始调查。

1983年11月,新成立的县委,根据广西区党委[1983]54号文件精神,在原来调查的基础上再次派员进行调查。1984年4月报地委批准,先后逮捕法办了杀人罪犯吴福田(判死刑,缓期2年执行)、莫荣光(判无期徒刑)、班全贵(判有期徒刑15年)、潘盛才(判有期徒刑13年)等4人,对参与杀人的干部、职工、党员,根据错误情节,分别给予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等党纪、政纪处分。对受害者在政治上给予平反昭雪,发放了平反通知书;在经济上, 补发了安葬费、抚恤费,有的遗属符合招工和农转非条件的给予了安排。党和政府对此案的公正处理,受到了广大干部和群众的拥护。

中共上林县委整党领导小组办公室

1987年5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