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老夫的晚唱

本博客宗旨为介绍与交流有关文革历史的研究
正文

灵山县东岸二小时六十二人惨死(广西文革暴行录)

(2018-12-17 15:57:29) 下一个

 

灵山县檀墟公社东岸大队,在1968年3月10日,只用2个多钟头,便害命62条,这是骇人听闻的惨痛事件,令人发指,这件事的经过是怎样?现综述如下:

 

一 、 事 件 起 因                                                                                         

 1968年元月至3月初,大队民营长邓创兴、支书劳加世,参加县武装部在灵山由单德、徐广杰主持召开的“抓促”会议,会中与会者传阅了兰考县“专政是群众的专政。靠政府抓人不是好办法……”的传单,并观看灵城公社陈荣等人被杀死摆在丰收桥底下沙滩23具尸体的“示范”以及多次参加檀墟公社“贫委”由曾荣邦(公社干部)、李雄(退休干部)、陈凯(小学教师,判5年徒刑)分别在黄楼铺、财管所召开的会议,听曾、李讲所谓阶级斗争形势,说什么地主搞复辟,各大队要学习兰考扫地出门,大讲“群众专政”的经验,会后由曾荣邦决定并布置以大队为单位规划杀人,并由陈凯催报杀人进度的数字。邓创兴回大队部将县、社会议布置的精神在大队干部、贫委、“文革”成员等会议上传达,这是造成杀人的起因。

二 、 策 划 杀 人 经 过                                                                           

 1968年3月9日(即杀人前一天)上午,由邓创兴召集大队支书劳加世、治保主任劳创略、“文革”主任谭枝能、副支书谭作辉驻地公社干部劳志实共6人在大队楼杭开会策划杀人。邓创兴说:“专政是群众的专政,靠政府抓人不是好办法,龙窟塘、沙井大队都杀地主了,财管所会议催要杀人进度。现在地主很嚣张,晚上地主去敲梁福生(大队干部)的门,如果梁福生开门就被地主杀害了……。”邓问到会人员说:“我们大队怎么办?现在我们要研究怎样对付地主的问题了,如果我们不杀他们,他们就要杀我们,如何做好?靠大家商量!”接着支书劳加世讲:“我看这件事(杀人)很难讲。不知正确不正确,上级又没有指示,人家做(杀)了,我们不做不好, 是否做(杀)三几个民愤大的顽固分子、靠大家研究决定。”劳创略说:“现在人家四边杀了,今后不知是谁错,人家大队杀人了,我们大队不杀也不好办”。谭枝能(大队“文革”主任)讲:“杀人上级没有指示,上级文不制止,是不是正确我分不清,要是杀三几个民愤大的分子可能问题不大,但象人家大队那样大小老幼一起杀,我认为太残忍,恐怕杀不了,但要杀我也不能拒绝”。劳志实讲:“人家如何做你们跟着做总不错。错,也不单是你大队,你们讲要政府下令发指示是没有的,专政是群众的专政,现在人家已经有样板嘛!只要看你们的具体措施了,决定几时动手,人力如何安排,大家统一好,不要拖长时间啦!”邓创兴接着讲:“不一起杀留下来谁养?是谁杀了他家的亲人,今后长大了会报仇。”谭作辉(大队干部)接着讲:“今日小是猫仔,今后长大了就是老虎。是否决定明天做(杀)。”劳志实讲:“明天就明天嘛!要抓紧,否则走了就抓不到。”支书劳加世讲:“既然明天动手(杀),我意见明早是否召开一个生产队长会议,一方面通过队长们,另外叫队长安排人力上来,否则我们无人近身怎么办!”会议一致通过明天开各生产队会议,会议将结束时,劳创兴即布置劳加世去买绳子(缚人用)。当天中午,劳加世就到檀墟买20对麻绳交给梁福生和邓卓拿回大队。

1968年3月10日早上7点半钟,劳创略从大队出来回天顶山村,回到大队部底水沟边见到地主出身的谭文高、谭文经、谭锡蕃3人去斩木尾,便怀疑他们想逃跑,劳创略上前拦住问他们去那里,他们回答讲是生产队长叫斩木尾围秧田,劳创略便放他们走。劳创略也走开,没多远。碰见劳志实从天顶山去大队路过此地,便将3个地主上山斩木尾向志实讲,然后劳志实讲:“醒喂,把他们拦回来,劳创略便叫在附近劳动的劳家善、劳创绽、劳加章等人一起将谭文高等3人押回大队,当时已惊动四方各队社员,民兵陆续到大队,大队干部劳加世、邓创兴、谭作辉也相继到大队,原定当天早上召开的队长会议开不成了,谭作辉提出:“现在有的地主想逃跑上山,我们要抓紧时间把所有的地主都抓来,迟了就抓不到了。”于是劳创兴分工,由谭作辉、劳加略、劳加世、谭枝能、邓创兴5人分别负责第2、3、4、5、6生产队抓人上大队。约中午11时,总共抓了男女老幼60余人,关押在大队,并派民兵看守。邓创兴即打电话到沙井和龙窟塘两大队要求派民兵来支援,并打电话到檀墟食品站找到在那里参加公社召开浸种会议的梁永裕,叫梁安排人去谢赖大队将当时在那里建房的谭锡幸抓回来。梁永裕即派当时一同参加会议的梁福生、劳创佐去抓谭锡幸回大队。

中午饭后,在大队部楼上召开大队干部会议,会上邓创兴提议讲:各大队的干部群众都来了,干脆召开一个群众大会,叫群众表态杀与不杀,作为通过群众。并研究先杀地主分子,如果是贫下中农嫁来的妇女不杀。这时沙井大队由劳政强、劳延芳带队的十五、六个民兵和龙窟塘由姚善芳、姚实修带队的10多个民兵已赶到东岸大队部,并催促赶快行动(杀),否则就用枪打死在大队屋里,东风场六卢山看林员职工伍辉、公社畜牧场职工劳秀兴也随后到来,劳创兴、劳加世就分头行动。邓创兴将在押的计划杀与不杀的人分开关在屋里。杀的交给沙井、龙窟塘的民兵去捆绑,劳志实负责割绳(将一条绳割做2用)。劳加世、谭枝能等人召集在场的干部、群众到第二生产队晒场开大会,先由谭枝能讲几句话,接着邓创兴拿出一把斩柴刀作假证据说:“现在地主想逃跑,想搞复辟。现在我们要进行第二次反霸……!”。最后大声问群众:“要不要杀地主!”。当时有很多群众不出声,只有少部分人讲要杀。支书劳加世又宣布:“各生产队把地主抓来,杀一个得钱3元6。”这样就宣布散会。

1个钟头后,各队已把地主出身的男女老少押到大队,劳加世指挥邓创兴把谭文高等第一批28人押到三庙岭交给本大队民兵和沙井。龙窟塘大队民兵杀害。接着民兵劳强章、劳朝秀等38人把其余被害者34人押到杀场用刀、鸭利、木棍、铁锹打死。这样东岸大队仅用2个钟头就杀害了62条人命,悲惨至极。

东岸大队乱杀人事件,在1983年“处遗”期间,对事件的策划者和凶手进行了严肃处理。其中劳加世被判9年徒刑,劳创兴判处15年徒刑。对受害者进行平反、昭雪,并做好了遗属善后工作。(以上材料来自县《“文革”大事记》及整党办核查组存档中“文革”问题被捕判情况《花名册》)。

(《灵山县文革大事件》中共灵山县委整党领导小组办公室编1987年6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