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老夫的晚唱

本博客宗旨为介绍与交流有关文革历史的研究
正文

武宣县杀 人 手 段残 忍 奇 特(广西文革暴行录)

(2018-12-16 21:59:42) 下一个

 

“文革”中杀人,气焰嚣张、疯狂亡命;寡廉鲜耻,手段残忍,后果严重,影响极坏,其手段有:敲死、溺死、枪死、捅死、砍死、拖死、活割、砸死、被迫上吊,更有甚者,杀父奸女、杀夫奸妻、围捕杀害,演出了一幕幕腥风血雨,血迹斑斑的悲剧。

1、敲死

1968年5月4日,通挽圩日,陈汉考、臧世赏、蒙志高、覃家琼、黄瑞成、甘德班被押到通挽圩游斗,行至邮电所门前时,均被棍棒敲死。   1968年5月X日,桐岭圩日,桐岭区新龙大队龚培民、龚培卫出于泄私愤,以龚姝颖是顽固地主分子为由,将龚姝颖捆绑押送到桐岭街游斗,边游边宣布龚姝颖的所谓罪行,当游到戏台前时,来赶圩的通挽大团村人臧东荡听到龚培民宣布龚姝颖怎样坏时,即用扁担打死了龚姝颖。

1968年7月1日晚8时在桐岭中学十丙班教室批斗黄家凭。校“革筹”副主  任谢东主持会议并讲了话,批斗会持续约1小时后,谢东宣布散会,覃廷多等4人,各持棍棒押解黄出会场,行至电话室门前时,覃廷多喝令“打”, 声落棍下,朝黄打了一棍,其他人不约而同地蜂拥而上,将黄家凭乱棍打死。

黄家凭同志,建国前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曾任一二一纵队第一支队第一中队政治指导员,桂中支队十八大队长,广西解放后,任过广西苍梧县副县长,桐岭中学副校长等职,“文革”中惨遭杀害,令人痛惜。

1968年7月17日,三里区上江乡“文革小组”在乡政府门前广场召开群众  大会,批斗廖天龙、廖金福、钟振权、钟少廷等4人,均被乱棍打死。

2、溺死

1968年5月12日,蔡友斌等5人在武宣武斗中突围泅游横渡南岸时,被韦 玉锦、李炳龙等人用铁线捆住手脚丟下河溺死。

1968年6月18日,禄新圩日,古禄乡治保主任覃袓月指使民兵覃廷笋、黄  天桃等人,抓覃太焕、江邓珍、钱家信三人上街游斗,游到十字街头,即令被斗者跪下,由乡民兵副营长秦大福宣布被斗者的所谓罪行后,覃延笋用棍对被斗者3人的头部各打一棍,随着黄天桃叫覃以群、覃以耐、覃泽才、黄凤廷、肖冠朝、肖锦寿等人,将被斗者3人拖往古灵塘。覃、江、钱三人一路呻吟,到古灵塘边时,覃延笋即令覃以群等6人,将被斗者3人丢下水,当  江邓珍浮上水面挣扎时,覃延笋又令覃以群用脚踩江下水,直至死亡才心甘罢休,被斗者3人均在水中命绝身亡。

 

3、枪杀

1968年3月19日,三里圩日,陈北福等15人,被押到三里绕街游斗一周,  回至三里区公所球场,休息片刻,民兵陈立生、何才兴将陈北福枪杀于球场西侧30余米的塘边田角处。陈文权(工人)随后用“五·四式”手枪对陈北  福补打两枪,由此拉开了全县“文革”中目无法纪的乱杀人的帷幕。

1968年5月14日,倾向造反大军观点的刘志远同志(生前任县交通局 长),在武宣武斗期间被抓进“联指”总部私设在黉学的牢房关押,被梁春林等人拖到县城十字街枪杀,这位南征北战的老干部,当年曾在枪淋/林弹雨中出生入死,如今死于非命,实在令人痛惜。

1968年6月3日晚,李光伟、李春会、李光仁、李树兴、张兴昌以不服从 管制为由,被集体枪杀于二塘街边果园内。

1968年6月15日,李赞龙、李锦良、刘业龙、陈天掌在三里车缝社门前(旧称石排坊)游斗中被枪杀。                                    

1968年6月15日,黄礼康、黄荣昌、覃乃光、覃伟成、黄德安在黄茆街口游斗中被枪杀。

 

4、捅死

1968年6月12日,武宣区在县城街上圩亭召开批斗会,王春荣亲自押送被  批斗的周忠等十多人入场,在批斗会上谭启欧被打死,黄振基被打休克,王春荣令周忠等四人将谭启欧、黄振基往中山亭拖至途中黄振基醒来抬头向王春荣求饶说:“同志,原谅我嘛!”王春荣摇晃着闪闪发光的五寸刀,气焰嚣张的说:“嘻!嘻!原谅你五分钟”,随即令拖的人不停地向前拖,到达中山亭时,王即令停下,同时手持五寸刀,一脚踏上黄振基胸上,活生生地剖开腹部,挖出心肝而死。

 

5、砍死

1968年6月18日,三里区台村大队开会批斗陈汉宁、陈承云、陈除建等 人。“文革”主任陈思庭主持会场并讲了话,材料员陈竟明宣读被斗人的所谓“罪状”后,群众批斗发言继续约半小时,陈思庭问群众,“这些人怎么办”?群众异口同声喊“杀”!民兵即将被斗的人推出会场,陈志明用大板刀将这三人砍死,并剖腹取肝。

 

6、拖死

1968年6月X日,刘杰等8人在东乡李树岗村第二生产队刘达贵家开会, 研究对练平的处理时,梁树明、刘杰提出把练平杀掉,会后交雷保英、刘达耀、蒙惠强等人,押练平到后山松林枪杀未死,次日练爬回村边,庾日明得知后,又叫刘国谋用绳套练平的脖子在地下拖,他在呼救,惨叫,呻吟声中活活拖死。

 

7、活割

1968年6月17日,正值武宣圩日,蔡朝成、龙凤桂等人拿汤展辉上街游 斗,走到新华书店门前,龙基用步枪将汤击伤倒地未死。王春荣手持五寸刀剖腹取出心肝,围观群众蜂拥而上动手割肉,汤命绝身亡。当时在场的县革委副主任生产组长,县武装部副部长严玉林目睹这一残忍暴行,而一言不发。

1968年7月X日,通挽区大团村第七生产队甘克星组织开会批斗甘大作, 后将甘大作拉到附近田边,甘业伟喝令甘大作跪下,当甘业伟一棍往甘大作的头上打去时,尚未死,甘祖扬即动手脱甘大作的裤割生殖器,甘大作哀求说:“等我死先嘛!你们再割”。甘袓扬却无动于衷,惨无人道的继续割去甘大作的阴部,甘大作在撕人肺腑的惨叫声挣扎,令人毛骨悚然。甘维形等人争着割大腿肉,甘德柳剖腹取肝,其他人蜂拥而上将甘大作的肉割光,生割活人残忍至极,怵目惊心,惨不忍睹。

8、砸死

1968年6月21日,东乡区上棉村黄培刚参与该乡雷国保召开的批判张富展(当时18岁系武宣中学应届毕业生)的大会。批斗未久,黄海军(当时12  岁)用木棍敲打张富展的头部致使张昏倒在地。黄培刚即将张富展拖到一里多远的那凰岭放下,用五寸刀朝张的胸部捅一刀,张挣扎扭动着身子,黄培刚又在旁边拿一块石头砸张的太穴,接着又连捅了两三刀,从胸部直割到肚脐处,取出心肝,随着廖水光割去张的下阴,其他人即蜂拥而上把肉割完。

9、被迫上吊而死

1968年8月10日,江乃生从广东海康县堂兄江毅生住处避乱返回桐岭老 家,被桐岭区纠察队捆绑押进区公所院内,绑在树下。

自此之后,从当天上午9时起至午后3时许。曾三次对江乃生轮番刑讯逼  供。区武装部长曾两次劝阻无效,肇事者坚持己见,一意孤行,江忍受不了皮肉之苦,在被关的房内被迫自缢。

10、杀父奸女、杀夫奸妻

1968年5月20日晚,禄新区大榕乡党支部书记石朝宝等人,在桥巩村召开  批斗王德欢,王开华大会,在批斗会上被斗者王德欢遭乱棍打死。王开华被拖到会场外捅死。迨后,覃锦必伙同潘新德、覃汉民、覃世松到王德欢家, 轮奸正处豆蔻年华之次女王凡珍。

1968年6月23日,武宣街圩日,约中午时分,武宣镇对河生产队李炳龙等  人用铁线把黎明启、黎中元、黎中杰的脚扣住(只能艰难的走动),还用绳子捆颈绑手。李炳龙带领左伯洪等14人,各拿棍棒押送被斗者到县城区游  街,游到菜市时,即令黎三兄弟跪下,李炳龙当场宣布这三人的所谓“罪恶”,并高喊“该不该杀”,围观的群众答:“该杀”!李炳龙等人片刻即将被游斗者活活敲死。

将尸体拖至黔江边,黄启焕等人剖腹取肝,割生殖器后,弃尸于黔江。同日夜间李炳龙伙同韦炳文,左伯洪、韦志华轮奸黎明启之妻,并抄家洗劫财物一空。

这种杀人夫,奸人妻,灭人族,劫民财罪行,惨无人道,违法犯罪,触犯刑律。

 

11、围捕杀害

1968年6月29日,三里区“工农总部”常委周胜松对三里乡治保主任陈必  洪观点倾向造反大军,以有驳壳枪为由,6月28日调兵遣将100多民兵,于29 日凌晨包围陈必洪家院,9点左右,陈爬上房顶被枪击重伤,不久死亡。

1968年7月10日,东乡区武装部长兼纠察队长覃忠兰,革委副主任兼纠察  队副指导员李华天、授命纠察队副队长覃振权,率领纠察队3个班,并有金岗乡加强班配合前往金秀,武宣、桂平三县交界的驾马山,以剿匪为名,追捕少数派刁其棠、刁其珊、刁其瑶等人,刁其珊死里逃生,刁其瑶坠涧身亡,刁其棠被击毙。

《武宣县“?文?革”大事件》中共武宣县委整党领导?小组办公室编

1987年5月28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