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马克谈天下(21)回望六四 三十年后的中国

(2019-06-04 20:14:28) 下一个

今天是六四天安门事件三十周年,这个是一个全世界关注,但是在中国尤其敏感的话题,作为当年亲身参与的百万青年的我,也已经步入中年了,但是我们不应该,也不能够忘记当年的那些日日夜夜。今天不做叙事,就事论事,综合整理一些网上的资讯,然后发表一点个人的感受。

六四马上就到了三十年,而这三十年正是中国从改革初期,进入到改革稳定期的关键节点,但是六四好险打断了中国的改革开放进程,短暂的开了历史的倒车。

美联社报导,中国摇滚音乐家李志从公众视野中消失已有3个月了。先是他的巡演被取消,接着他的社群媒体被关闭,随后他的音乐也从中国所有主要的流媒体网站中被删除,好似他的职业生涯从未存在过。目前没有人确定他的行踪。经纪公司和唱片公司也都没有回应。

李志与中国大多数艺人不同,敢于提出1989年6月4日以流血事件结束的天安门广场民主抗议活动的禁忌话题,创作了歌曲《广场》、《1990年的春天》, 以及《人民不需要自由》等有关作品。与此同时,李志在中国网路上全面遭到封杀。根据“中国数据时代”,中国政府4月21日发出指令,要求所有网址删除李志5首歌曲的所有音乐和影像。日前李志在获颁地10届中国摇滚迷笛奖最佳年度摇滚男歌手时,有别于其他获奖者和歌曲的明确称呼,只被称作“南京市民李先生”。

三十年后的今天,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民生也有了巨大的改变。但威权下政治腐败,权贵与资本勾结,公民的很多诉求无法正常表达,以及外部政治、经济环境的的恶化,再次让这个国家乌云密布。

“八十年代是中国充满各种可能的十年,是思想开放的黄金时代,”当时在上海读书的中国问题专家、美国克莱蒙特·麦克纳学院政府学教授裴敏欣说。“那时的中国充满各种可能,既有回到毛时代的可能,也有走向自由民主的可能,还可能向新威权主义发展,”他向BBC中文表示。

“那是有一个思想的外部思潮大量涌入的年代,或者说是文化的某种复兴,狂飙突进,”那一年在北京电影学院做教师的郝建回忆道。“在中国共产党历史上从未出现过。

六四以后,民主、群众示威以及政治体制改革成为了中共眼中不可跨越的红线。“六四”,成为中共政治改良的分水岭。

“六四改变了中国整个国家和民族的轨迹,”裴敏欣说。“八九让中国不可能在所谓的和平渐进体制内进行自我政治改良,这条路被堵死了。”

30年来,在爱国主义思想教育与网格化管理体系之下,中国大陆未曾再见要求民主的大规模群众运动,但共产党治下的中国民主环境每况愈下。2008年12月,在《世界人权宣言》签署60周年之际,303名中国各界人士联名签署《零八宪章》,呼吁中国修改宪法,分权制衡,推进民主化进程。但宣言发布后数小时,“六四”代表人物、《零八宪章》发起人刘晓波被拘留,后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被捕。2010年,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成为首位获此殊荣的中国公民,而身在狱中的他无法现身领奖,直至2017年去世前,他一直与外界严格隔离,他的名字与“六四”一样,在中国都是禁忌。

高压“维稳”也成为中国“后六四时代”的一个重要特征。1989年2月26日,邓小平在会见时任美国总统老布什(George Herbert Walker Bush,又译布殊、布希)时强调,在中国“压倒一切的是需要稳定”。六四一周年之际,《人民日报》发表社论《稳定压倒一切》,之后“维稳体制”被贯彻到中国各个角落。

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刘能2010年撰文称,中国群体性事件自1995年起爆发上升,年增长率约为17% ,参与群体性事件人数也由73 万多人增加到307万多人。清华大学社会学系社会发展研究课题组2010年发表的报告也指出,伴随维稳投入不断增加,中国的社会矛盾和社会冲突数量非但没有减少,反而不断增加。

“这可能是早年共产党想象不出来的景象,”中国历史学者章立凡表示。“早年共产党还是想要均贫富、人人平等,但那个时候所谓的流血牺牲,不是想换来今天的场景。所谓的初心,早已经不存在了。”

在今日中国离民主与开放越来越远的同时,中共领导层对六四的态度没有丝毫松动,公开讨论、纪念六四仍然是政治高敏领域。就在六四30周年前夕,中国法院判定四名中国公民因自发制作六四纪念酒而犯“寻衅滋事罪”,反映出中共高层没有要反思六四的迹象。

习近平2012上台之后,在政治上保持高压下,党内推行了中共数十年来力度最强的“反腐运动”,打散诸多利益集团,清洗范围下至街道干部,上至政治局常委。据中国经济网报道,中共十八大习近平上台至今年5月,中国省部级及以上落马官员(不含企业任职)已达180人,其中包括一名正国级官员周永康,以及五名副国级官员徐才厚、令计划、郭伯雄、孙政才及杨晶。过去三十年间,中共体制不断自我进化、适应中形成的“后六四体制”虽一定程度上有效支撑了社会发展,但集权政治下不断累积的问题让习近平面临更大挑战。

“专制体制下的经济发展使得共产党内部退化很厉害,完全靠利益驱动,而不是用任何价值观念、理想主义、意识形态作为后盾经营。过去20年中,中国的精英和权贵全是机会主义分子,这种体制对政治强人上台根本没有任何抵抗能力,所有人都有可能被反腐清洗出去,”裴敏欣解释道。“而体制内没有真正有信仰的人,他们完全没有忠心、忠诚,很容易被各个击破。”

“专制体制下的经济发展使得共产党内部退化很厉害,完全靠利益驱动,而不是用任何价值观念、理想主义、意识形态作为后盾经营。过去20年中,中国的精英和权贵全是机会主义分子,这种体制对政治强人上台根本没有任何抵抗能力,所有人都有可能被反腐清洗出去,”裴敏欣解释道。“而体制内没有真正有信仰的人,他们完全没有忠心、忠诚,很容易被各个击破。”

“中共政权的支柱也就是这些特殊既得利益集团,”吴国光说道。“习近平相当于是撸起一把大刀砍掉了自己的胳膊。砍掉一只可以,但他还能砍掉第二只吗?”

在吴国光看来,习近平接下来“显然要走毛的模式”。但在用毛泽东模式理政的同时,如何避免毛路线的最大弱点——无法发展经济,是习近平面临的一大挑战。自2012年习近平反腐运动开始之后,中国GDP增速连年下降,而2018年开始的中美贸易战,更给未来中国经济带来诸多不确定性。

回顾30年来中国走过的道路,裴敏欣对当下中国较为悲观。 “现在的体制要比09年的体制看上去更没有希望,政治上压抑更重,经济也没有改革迹象”。“要说六四30年的中国跟20年、10年的中国相比,肯定是一个倒退,没有进步。”

总结一下,六四当年是民众对于腐败的强烈反应,但是腐败作为一个在中国这种特殊的政经结合体制下,不可避免的产物,后来的历史证明,反腐败只会产生更多的,不同形式的腐败,腐败本身已经不是能不能铲除,而是谁被铲除,利益重新分配而已。同时,它有几个有趣的附加效应。

第一,中国在六四后受到严厉的国际制裁,但是同时反而改革开放的大门开得更大,1993年的邓小平南巡成为一个新的转折点

第二,中国的利益集团重新分配利益,江泽民突然走上历史舞台,而他主政的十年,几乎是中国全面腐败,登峰造极的开始

第三,大陆华人因为多国对于六四绿卡(有点称之为血卡)的大规模开放,而出现井喷式增加,这个也奠定了工农兵学商,人人都出国的基础

回望六四,三十年弹指一挥间,当年追求民主自由的一代人,已经在中国全民向钱看的氛围下,被迫向生活低下了高昂的头颅,但是他们心里的那一种信仰可能永远也不会改变,但是后来的80后,90后呢,他们还会有兴趣去了解六四吗,这个可能只能留给历史去回答,如果有80后,90后的文学城城友也可以留言表达你们的感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smithmaella 回复 悄悄话 胡做过重庆头?啥时候?
fonsony 回复 悄悄话 下任应是胡春华做一哥。胡做过重庆头广东头在广东先打粤语。性格强硬。合做大陆头。
明月天天有 回复 悄悄话 共产党知道老百姓既不会赞同,也不会遗忘,但是它希望老百姓保持沉默。打破沉默就是拆掉那堵烂墙的开始。
好奇与探索是人的天性。我认识很多八零后,九零后,零零后。他们思想犀利,观点鲜明。他们根本就不会接受似是而非,他们有自己的独立思维,他们翻墙看到了外边的世界。他们看穿并痛恨江习的倒行逆施。他们尤其痛恨掩耳盗铃的防火墙。
真理不会因被消音而消失。共产党倒行逆施了几十年,它哪里还有什么威信,它虚张声势,声名狼藉,自顾不暇。如果它敢开放言论自由,顷刻而亡!
markyang 回复 悄悄话 马克的文章都是个人观点,尽量客观公正,不带入自己的个人喜好,希望大家评论时也是就事论事,不要发表太多情绪化的留言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