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暖人生

偶尔来了兴趣,就动动笔,记点自己觉得好玩的东西吧!
正文

破茧师母 (13)

(2019-02-10 17:10:47) 下一个

肖立文到小教会后,看到教会人很少,尤其缺乏一批年富力强的中年人,大部分是老弱病残,不像她在中西部的教会那样人多而兴旺发达的气象,年轻人中也没看到什么热情洋溢生机勃勃的景象,心里未免失落。后来突然看到丁丁,倒是眼前一亮,觉得丁丁或许是个人物,有心结识她,便走过去跟丁丁交谈。俩人慢慢聊起来,丁丁简单地给她介绍了一下小教会的情况,肖立文问她教会里年轻人的活动,丁丁告诉她教会年轻人都自顾不暇,没有什么太多活动。丁丁刚说完,转过身去拣掉到地上的衣服,一眼瞥见破茧师母垂着眼睛,就站在她们身后不声不响地,很明显是在偷听她们两人的谈话。丁丁 心里明白破茧师母担心自己会在新来的人面前说什么言语,但也不以为意。看看时候不早,就跟肖立文告辞走了。

破茧师母初次见到肖立文时,对她并没有太大兴趣,听说她来这边不过是短期工作一年,以为她和其他那些惊鸿一瞥的访问学者似的,不会在教会留下什么痕迹。这天在教会看到丁丁和肖立文好像聊得很投机,她不由得也开始留意肖立文了。 丁丁走后,破茧师母马上走到肖立文面前跟她交谈,打听肖立文的来历。听说肖立文在国内就已经信教,并且是非常积极活跃的基督徒,参加过好几个有名的传教士带领的查经班,圣经知识非常熟悉,心里很是高兴。破茧师母一边跟她说着话,一边冷眼打量着肖立文的样貌性格,言谈举止,觉得她看起来是个可造之才。只需稍稍培训一下,应该可以在青年团契担任领导。

破茧师母于是告诉肖立文小教会有个很好的青年团契,但很多人都是信教不久,还很需要带领和指导,象肖立文这样有经验的老基督徒,正好可以在青年团契发挥作用,有很多事情她可以做。肖立文看着破茧师母一脸严肃,略带忧虑,跟她说话时神情非常郑重恳切,大有刘备托孤的驾式,心里不禁有点惴惴不安,便回答说自己能力也有限,如果是能力所及的,自然不会推辞。破茧师母又跟她聊了些其他的事,问到她是不是已经租好房子,安顿好了没有。顺便告诉她教会里库存有一些前人留下的锅碗瓢盆及简单家具,可以给她, 免得什么都要去买新的。肖立文心里生出感激之情来,顿时觉得跟破茧师母亲近了许多。 破茧师母便跟她约好时间让肖立文去她家车库拿东西,到时再接着聊。

肖立文按照约定时间到破茧师母家,破茧师母给她挑了些锅碗用具。俩人在破茧师母家又接着聊起教会和青年团契的情况。破茧师母听说肖立文多年来一直都交十一奉献,对她印象更好了。再次提到教会里年轻人还很需要带领,希望肖立文可以做表帅,在周五团契要多多发言,如果听到有人对圣经做出错误的诠释,或是不合教会精神的话,一定要出来纠正,给大家传播正确的信息和圣经知识。

这样聊了一个下午,到肖立文离开时,俩人俨然已经成了亲密的知己和战友了。肖立文没想到自己一来到小教会就这样被看重,张牧师和破茧师母都不拿她当外人,跟她讲了很多教会的事,她心里顿时感到很安稳, 有了依靠,完全没有了初到一个陌生地方的胆怯和拘谨。从此她在周五的团契也成了经常发言的人,而破茧师母又让她主持带领查经,俨然是青年人的模范。因此她现在在青年团契的影响力是不亚于丁丁了。而她的发言正是破茧师母乐于听到的,当众人对经文不解,或是有疑虑时,她总能用最正统的观点做出圆满的解释,大家听了不但挑不出破绽,也不会对圣经里的教导和教会的精神产生歧义。

看到肖立文在青年团契的正面影响,破茧师母总算是舒了一口气。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破茧师母继续考察着肖立文,发现她果然坚持交十一奉献,在教会里看到新来的人, 也都会热情主动地去打招呼聊天。破茧师母很是赞赏,就安排肖立文在星期天跟她一起登台领唱诗歌,还要她在教会做见证,给大家说说自己多年来交十一奉献的心得和获得的祝福。肖立文就在一个星期天登台讲述了自己虽然一直以来收入微薄,但还是坚持交十一奉献,说到自己决定受洗成为一个基督徒时,就承诺要把自己全身心献给神,要先追求神的国和公义,不能把心放在世俗的财富上。说着说着,她情绪激动起来,在台上几次哽咽。讲完下来,心情还是不能平静,忍不住哭了。不知道什么原因,她那天没有留在教会跟大家一起吃午饭,做完见证就匆匆提前走了,走时还是泪流满面。

丁丁很快看出破茧师母大力启用肖立文的的用意。她和肖立文除了那一次的谈话,后来再没有什么密切来往,在教会也不过点头之交。她本来以为肖立文既然是语言学的博士,应该是思想开放,独立自由的,或许可以多交流交流。但不知怎的,每次看到肖立文对人刻意热情地问候,一板一眼地问长问短,她心里就觉得不舒服。再加上看到肖立文在周五查经时,动辄大段的长篇大论,好像一个老气横秋的传教士,说的每一句话都很完美, 中规中矩,就像考试题的标准答案,让人听了说不出话来。她于是觉得肖立文也不过是个微缩简易版的破茧师母。因为年轻还轻,还没有太世故,但也学会了在某些场合只说一些标准的套话。只有在人问到她的工作时,她总算还会流露出一些 真感情,跟人家说起前途的不确定,心里的担忧和不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